讲一讲历史网

首页 > 战争风云 > 正文

长春围城,长春围困战 人吃人是什么意思?

2021-01-05 11:41:12
字号
放大
标准

 

长春围困战

长春围困战历时5个月,粉碎了蒋介石以长春守军牵制东北野战军主力,使其不能向南机动的企图。辽沈战役开始后,围困战配台丁东北野战军主力在主要方向上的作战,为全歼东北国民党军创造了有利条件,开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上经过长久围困、瓦解守军、解放大城市的先倒。

长春围困战

郑洞国回忆录揭孙立人与杜聿明在东北的矛盾

孙立人将军是一位治军严整、才华横溢的优秀将领,在抗日战争中以卓越战功闻名中外。新1军开入东北不久,他应英皇之邀,前往伦敦授勋,以后又去美国游历了一番。蒋先生对此事曾大为不快,但考虑到同美国人的关系,一时对他也无可奈何。在四平街会战后期,孙氏方回到部队,很想借攻占东北名城长春使新1军扬威东北,却未想到杜将军把攻击长春的任务划归了新6军,因而心中十分不满。孙将军一向认为新6军廖耀湘部,是杜聿明将军的基本部队,怀疑杜有偏心。这次事情未能如愿,便不大高兴,不愿积极执行杜将军的命令。

当时我正在泉头指挥所指挥作战。听到新1军仅派50师向公主岭、长春方向推进,主力尚未出发的报告,十分焦急,即与新1军联系,要该军主力迅速出击。但孙将军在电话中吞吞吐吐地强调部队耗损太大,需要整补,就是不愿服从追击作战的命令。我与孙氏于抗战期间在印缅战场虽曾一起共事几年,彼此相处甚好,但亦知此时他与杜将军矛盾较深,一时很难说服他。正踌躇间,杜聿明将军忽然于20日清晨乘专车来到泉头指挥所,我便委婉地将此事告诉了他。杜闻言大怒,连连问我孙军长为什么不肯服从命令。我担心杜将军性情急躁,倘与孙将军一下子闹翻,后果更难收拾,所以有意不提孙氏对杜的不满,只是建议一起找孙将军谈谈再说。杜将军略想了想,也只好同意了。

于是,杜将军与我马上乘车赶往四平街,到达双庙子车站后,得知通往四平街的桥梁尚未修好,即在该站停留指挥。此刻,杜将军心急如焚,显得十分焦躁,一边皱着眉头,怒气冲冲地在室内来回踱步,一边焦急地对我说:“现在左右两翼都在追击作战中,只是孙军长的中央兵团不能配合行动,倘被解放军看出破绽,集中主力向新6军反攻,我们会吃大亏的。”我心里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却又怕给杜增加烦恼,所以只说了些宽慰他的话,同时劝杜见到孙氏时,最好以大局为重,对孙多加劝导,尽量不发脾气,切勿将两人关系彻底搞坏。正说话间,孙立人将军赶来见我们。他仍以部队作战过久,必须整补为由,当面向杜提出宽限追击期限。杜将军压住火气,向他详细分析了北满战场情势及我们的处置决心,希望他能遵令率部向长春追击前进,并提醒孙说,50师孤军深入,倘在长春附近遇敌反扑,必遭覆没,应当迅速前往接应。我亦从旁多方规劝。无奈孙氏坚持不肯前进。这时时间已到正午,杜将军见反复劝导均无结果,不禁勃然变色,站起身厉声对孙说:“现在廖耀湘、陈明仁两部进展极为顺利,并未遇到敌人有力抵抗。新1军应迅速照令前进,否则长春攻不下,部队遭受损失,你是要负责任的!”孙氏见势成僵局,才怏怏回部,但始终未按杜的命令行事,只是担心北进的50师受梨树方面解放军的袭击,曾派遣一部前往扫荡。当晚,我们接到新1军的报告,说“梨树之敌经派队扫荡后,已向辽河北岸撤退,正面50师到达辽河南岸附近”。素以办事强硬果断著称的杜将军,此时也只有长叹一声,别无他计了。

幸亏后来情势的发展并未出现我们担忧的情况,解放军主力无意恋战,便纷纷撤到松花江以北。杜聿明将军和我紧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长春围困战——百姓从尸体上爬关卡出城

1948年5月23日到10月19日解放军发起进攻国军的长春围困战。被困在城里的百姓为了逃避饥饿,要通过一道道关卡……

八路军(实际上已是解放军)围困长春那会儿,爹娘带着三个姐姐住在平治街的一处平房子里。爹娘就开了个小饭店,挣钱养家糊口。大姐15岁,帮助爹娘端盘子洗碗,二姐8岁,也能扫地抹桌子,我才3岁。

进了三月,城四边的枪声稀了,听说八路军把长春城围困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入。3个月后城里存粮已空,我家里除了一些黄豆外再没有其它粮食。眼看炒黄豆也快吃不上的时候,爹看看自己身边的三个孩子,把几件衣服卷了卷,长叹一声说:“往外跑吧!跑出去兴许有条活路!”

于是爹背起三姐就上路,娘和大姐背了些黄豆跟在爹的后面,二姐自己走。

爹领着一家向东走,出了伊通河边国民党的哨卡,过了南关大桥,进入了伊通河对岸。再往前走就是八路军的哨卡了。

八路军用铁丝网圈成的哨卡处只留下一个窄窄的出口,出口处设有重兵把守。饿得不成个人形的老百姓们蹲在野地里,等着八路军的路条。一个小个子当官模样的人出来了,他管发放路条。路条只发给城里出来的真正穷苦人,判断是不是穷人的唯一标准就是饿得瘦不瘦。谁饿得精精瘦,就可以拿到出城的路条子逃出鬼门关。

娘也饿得精瘦,又带着三个精瘦的孩子,军官围着娘前前后后看了两遍,才撕了张路条给娘。哪知刚走出两步,就听身后那军官喊了一声:“你留下!”

军官是让爹留下,爹生来就胖,再加上是开饭馆的,自然比别人家油水多些,脸还胖胖得有些肉,不像个受苦的人。

爹百般求告只是无用,就让我们先走

“不!”娘在后面大喊着追爹,“我带着三个孩子,出了城也不知道往哪里去,还不是一样饿死?要走咱一起走,要留咱们一起留!”

爹的泪也流了下来,他抹了抹脸,回身抱起三姐,说:“回吧!”

爹娘带了孩子们往回走着,哪知再走到南关大桥时,被伊通河东岸的国民党军的哨卡拦住了。全家5口人,进不得退不得地夹在国共两道防线之间,爹无路可行,他想起有个老乡住在这一带,爹就去投奔了他。

爬卡子子弹贴着头皮过

我们在老乡家住下后,天天到八路军的哨卡处等路条,爹还有一些黄豆吃,不见瘦,路条就落不到爹的手里。黄豆吃完后爹已没有办法可想,这时听人说伊通河里有一处河床草深,有人曾从那里偷偷爬出去过。爹就动起了偷爬卡子的主意。爹当天去看了地形,回来对娘说:“明天!咱一家人都去爬卡子!”

第二天,爹带着一家人上了路。路上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年青妇女跟了过来,说啥也要跟爹一起走。爹在前面带着路,一家人就奔了那河滩。

伊通河高岸上到处都有重兵把守,八路军在城外设下三道岗,别说过人,就是草棵子里蹦出只蚂蚱,岗哨都看得清清楚楚。饿昏了头的爹,却带着他的老婆孩子想从这里突围出去,爹的想法够大胆的。

天黑了,爹指指前面的草滩悄悄地对娘说:“就从这爬吧!手脚麻利些,爬过去一个算一个!”

爹爬进草丛才发现草丛里一个接一个的死尸,横躺坚卧,都是没爬过去饿死在草里或打死在草里的人。突然,跟在爹娘身后的妇女一下子绊在死尸身上,怀里的孩子吓得大哭起来。哭声一起,就见一梭子子弹已从爹的头上掠过。

二姐原是趴着的,听到枪响,一下子从草丛里站了起来,一道滚烫的东西贴着二姐的头皮飞过,她的头发被烧焦了。

那年青妇女被枪声吓得慌了神,一把捂住孩子的嘴,猛地把孩子的头按进河水里。枪声还在热热闹闹地响着,孩子却没有丁点声音了。一个两三岁的男孩子,就这样被他娘活活浸死了。

瘦脱像的爹终于领到路条

一阵枪响后,岗哨更盯牢这处河滩,草丛晃一晃,就有枪子飞过来。爹和娘在河里趴了一夜,也没有机会爬过去,看看天快亮了,爹挥挥手,全家人只好爬回去。

爹和娘在河滩里趴了三天三夜,夜夜担惊受怕,夜夜失望而归。

三天里全家人已无一粒粮食吃,也无一夜安稳觉睡。紧张劳累饥饿,使爹这个胖人彻底变了样子,两腮塌成深坑,眼睛像个黑窟窿,牙也呲出老长,活脱脱一副活鬼的样子。

娘喘着气对爹说:“还是回去等路条吧,你都瘦成这样了,估计人家也不会再难为你。”于是半死不活的一家人拖拉着两腿,就往八路军的哨卡处走。

这一路走着,几乎到处都是死人。终于看到八路军的哨卡了,爹已累得脸色腊黄,两条腿抖成软面条。娘再也不能向前挪一步,大张着嘴喘了半天对爹说:“你走,你带孩子先走出去,我不行了!”说完,娘就要斜斜地往地上躺。二姐吓得尖叫起来,大姐挣扎着扶起娘。她们哭着一前一后拖起娘走,她们说啥也不叫娘躺下。

死拉活拽,娘和爹算是走到了八路军的哨卡处。那里仍然挤着一团团等待路条的难民们。发路条处换了人,军官看到爹已一副饿鬼相,二话没说,给爹开了路条。爹接过路条时满身抖得站不住,一手举着路条,一手扶着背上的三姐就往外跑。快死的娘也得了路条,全家拼着全力迈过鬼门关,浑身都软成了空口袋。

便有八路军的战士来把爹娘和姐姐们领到哨卡外的难民收容站,每人给了一碗热橡面粥。粥苦而涩,爹娘和姐姐们却喝得香甜,喝完了热粥,再歪倒着歇一会儿,爹娘觉得像是又从阴间回到了阳世,眼珠才转动起来。

从长春回到老家农安,一百多里路,8岁瘦弱的二姐硬是一步步走了回来。回到家后,二姐病倒在床,双腿瘫痪,三个月不会走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揭秘:解放战中长春围困战究竟死了多少人?真相是什么?

10月19日是长春解放70周年纪念日。长春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第一个不攻而克的大城市,长春围城不但揭开了辽沈战役大幕,也体现我军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

长春全部解放后,我军在市中心广场吹起胜利号角。

“长春围困战”惊心动魄。多年前,台湾作家龙应台撰写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书对这场战役的描述曾引发巨大争议。日前,吉林省作协副主席李发锁发表的报告文学《围困长春》,则以详细史料揭秘“围困长春”真相。

为什么选择“围”而不“攻”?

在长春外围战中,林彪动用了十几个师,只截住了国民党的5000余非主力军,而自己损失了2000多人。守城的城防司令是名将郑洞国,他所带领的军队都很有战斗力。当时长春的城防工事也是“坚冠全国”,据长春市委的材料,解放长春后,进城拆除的碉堡,仅5个区的统计就有1291个。因此,当时的长春是很难硬打下来的。

除此之外,两个攻坚战的失败也对林彪造成了心理阴影。一个是攻打德惠,林彪曾经动用东北民主联军主力六纵等4个师及80门炮,围攻国民党王牌部队新一军50师,打了好几天,一直没攻下来。被杜聿明抓住战机,马上调动主力军压过来,于是林彪下令撤退。

撤退到松花江的时候,杜聿明下令让小丰满开闸放水。严寒冬天不少战士被冻死在江里。应当承认,虽然我军当时的运动战要比国民党强,但在攻坚战上,我们的确不如国民党。尤其是国民党的新一军。他们都是在印缅战场上参与过松山战役,跟日军比拼活下来的人。

第二个攻坚战是攻打四平,国民党陈明仁带领35000人守四平,林彪动用了7个师,打了13天,死伤13000人,最终形成胶着状。蒋介石下令,让郑洞国带领9个主力师来解围,林彪无奈撤退。

林彪认为这两个城市都打不下来,打下长春的胜率太低。于是他改主意说要围而不攻。共产党内部当时也讨论了起来,朱德、黄永胜等人都参加了意见,毛泽东最终批准了围困方案。计划经过对长春三四个月的围困,使敌人断粮疲惫衰弱,或者投降,或者在逃窜的途中歼灭。从战略需要和战争的规律上来看,对长春围困,是当时正确的战略选择。

国民党何时开始驱赶百姓?

郑洞国到了长春后,下令长春市市长用一个月的时间,地毯式调查城内的两个重要数字:居民数及粮食数。得出的结果是——城内共有40万居民,加上10万部队一共50万人;城内的粮食平均每人45斤,够吃两个半月。这就意味着长春如果守城,只能守两个半月。但郑洞国也有另一种计算:如果没有40万居民,城里现存两个半月的粮食,守城部队可以吃上十个月。即使不能把40万居民全部撵走,但赶出去一半也能维持六七个月,这就能把我军的围困战彻底打败。

由于当年农业歉收,我军中的不少人都是挖野菜或是吃黄豆,所以国民党军队不用打,四野就可能会先把自己拖垮。

为了把守城时间延长,郑洞国采取了三个办法。第一个是发行本票,通过本票将市场上的粮食劫掠一空。第二,出台了战时粮食管理办法,名义上只允许老百姓有三个月的粮食,超过的都要上交。实际上,老百姓家里的粮食,搜查出来便全部拿走。这是纵容国民党军警宪特公开入户抢粮的法律文件。

第三,制定了关于往外疏散人口的规定。向外驱赶百姓是在6月15日正式开始。也就是说,在百姓还有一个半月粮食的情况下,就将人赶出城,从而把粮食留给守军。而郑洞国坚持说是在7月底根据蒋介石的命令才开始驱赶百姓出城的,实际上,6月15日他签批了“准照办”,在还有粮食的情况下撵走老百姓。

为何死的全是穷苦老百姓?

在围城之初,我军采取的是使民就食于敌的策略从而加快守军粮食的消耗。但由于郑洞国上述三项手段措施,将老百姓的存粮搜刮一空,共产党不得不改变策略,分了三个阶段往外放百姓,并不是一些人所说的没有放。开始发现有人饿死后,在8月初我们放了第一批百姓。通过登记放出2万多人后,城里的粮价由原本的700万一斤掉到了500万一斤,于是又重新围起城来。

结果围起来还不到三天,哨卡内又被赶进了数万人,因为郑洞国还在往外撵人。于是在8月14日,改变由基本不放人,为有选择(粮尽及贫困百姓)地放人,这是第二阶段的放人并救助。

郑洞国驱赶百姓目标为20万,不达目标不罢休。9月11日起,只要是愿意出来的百姓全部都放,并给予救助。我军三个阶段共收容接济15.4万多人,加上被敌军饿死的五六万人,郑洞国疏散20万居民的计划得逞。

这些年来,个别人偏信谣言,作为一个49年前的老兵,我希望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可以还英勇牺牲的将士们一个公道。所以我现在来给大家说一下百姓死亡的主要原因。

长春城内大批百姓饿死,和国民党军队、警察、特务的奢侈糜烂有很大的关系。10月17日晚,郑洞国和尚传道的饭桌上是四菜一汤;军统督察处督察长关梦龄的33岁生日,一桌酒席就花了900亿元;国民党军统长春站站长项乃光,夏天求大补,一次摆三桌全羊席;新38师军需处长,一次娶两个日本女人做小妾。

从9月11日完全放人到10月19日长春解放的这段时间,只许老百姓出城,不许军警人员出城。被多困了38天的国民党10万部队却一个没饿死,警察一个没死,国民党的眷属一个没死,政府工作人员一个没饿死,死的全是穷苦老百姓。因为他们虽然手里没粮却有枪,老百姓虽然手里有粮却没枪,有枪的抢了没枪的粮食,所以有枪的活下来了,没枪的不幸送命。

围困长春究竟饿死多少人?

长春市的史志记载,当时围困长春饿死了十万人左右;国民党的军统少将段克文则说,当时饿死了65万人;1948年10月19日长春解放,仅仅5天后,国民党《中央日报》10月24日出的数字是饿死15万人;还有一个数字是当时几个日本人爬哨卡出来报的二三十万人。台湾作家龙应台的观点是饿死30万人,但她并未经过艰苦调查与数据考证。为了使饿死30万人站得住脚,龙应台又毫无根据地开始文学“想象”,把长春围城内的人口翻了两三倍,即围城内可能是80万到120万人。她的书出版之初,就受到了李敖的批评。

究竟死了多少人?我的观点是58063。这是共产党进城后4次通过数尸头调查的结果。需要说明的是,我不认为58063是个准确数,58063只是一个参照数,是最接近当年历史事实的数据。

围城内当时的40万人,就是国民党长春市市长尚传道经过地毯式一个月调查得出的数据,一年后又被共产党所证实。史志中记载,当时的围城人数有390765人,和国民党的数据基本一致。解放后围城内还剩17.9万人,放出城的人数有15.4万人,两项相加为33万余人。距离40万(390765)尚有6万余的差,就应当是饿死的百姓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长春围城,长春围困战 人吃人是什么意思?》由讲一讲历史网收集编辑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删除或修改,谢谢!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