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讲历史网

首页 > 战争风云 > 正文

细菌试验,日本细菌试验话题

2021-01-07 17:10:47
字号
放大
标准

细菌试验

伪满最早使用华北战俘劳工是1937年。日军占领平津后,把29军的战俘押往热河修建承古铁路,把解除武装的冀东保安队押往吉林丰满水电站工地服苦役,而大规模地强迫战俘当劳工,则是1941年。为了把伪满建成扩大战争的军事基地,日军接连制定第一次产业五年计划,北边振兴计划,第二次产业五年计划,日本关东军和伪满洲国急需大批劳工输入。从此,华北的日本侵略者就成批地把中国战俘卖给伪满的日本财阀,每送一个“特殊工人”,华北日军当局就可以得到50元的报酬,因此,每当华北集中营的战俘快要送完时,日军又到处抓捕无辜民众,扣上“八路军嫌疑”的帽子,关进集中营再送往伪满。

细菌试验

日本惨无人道的细菌实验,被实验者被称为——原木

大家都知道,日本在侵华战争时期,成立了不少细菌部队,例如打着防疫给水部队的“731”、顶着中支那防疫给水部的“荣字1644部队”、以及华南防疫给水部的“波字8604部队”。这些部队,打着防疫的旗号,结果却干着制造瘟疫的罪行。

在惨无人道的兽行实验中,那些踏上“死亡之旅”的中国战俘们被抹去了姓名,一律被称为“原木”。这些无辜的中国战俘被日本侵略者当作最好的实验品,在他们身上进行了几乎所有令人谈之色变的细菌研究,包括鼠疫、霍乱、伤寒、炭疽、结核菌等烈性传染病。

在这些细菌部队中,最为臭名昭著的就是“731”部队。

一个代号为“马路大”的特别项目进行人体试验:受试验者从中国的住民中抓来,也被称为“原木”
。此项作业的要点是:必须保证解剖对象是绝对清醒的状态,也就是说,绝对不能麻醉。因为日本军医认为麻醉后的研究数据是不真实的。其解剖场景惨绝人寰。解剖时,那凄厉的惨叫声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此项工作也是731部队所有医师所必备的基础技能。

人类所能想到的各种惨无人道的试验,尤其是那些可用于大量杀伤敌人,医治自己人的项目,731部队的官兵们竭尽所能都做过了。

因为他们清楚,这些试验在和平时期是不可想象的,但为了天皇的所谓“圣战”,他们并没有任何罪恶感,唯一让他们感到不忍的是那些动物们(比如;白鼠)。

战后,他们为那些动物树立了一块纪念碑。那些惨死的数万名罹难者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待遇连动物都不如。

所以,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铭记我们中华民族所遭受的无数苦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日寇细菌试验过程是什么样的?将人放澡池里用数千跳蚤叮咬而死

抗日战争时期,日寇在北平都犯下什么样的罪恶呢?我们从1855部队开始。

北京天坛公园的神乐署里,二战期间,这里曾驻扎着一支神秘的日本军队,对外称为北支甲第1855部队,而实际上这是一支跟731部队一样的细菌部队,只是因为它规模小,人员少,所以才一直没有被关注到了。

这支部队主要负责研制和生产鼠疫、霍乱、伤寒、痢疾、黑热病、疟疾等细菌和原虫等致命细菌,在里面干活的士兵几乎不穿衣服,只挂一小块兜裆布。在阁板上有近万个石油罐,里面蠕动着密密麻麻的跳蚤。

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危险呢?有一次,因为试验室出了问题,跳蚤跑了出来,一个小时之内在这里工作的士兵就有三分之二被咬伤,并被送到医院抢救。

士兵被咬,会被迅速送去抢救,而面对这些细菌,最惨的还是那些试验品。

1855部队也用中国人作过“活体实验”。据曾在该部队服过役的卫生兵松井宽治的报告说,1943年有两个中国人被切断跟腱和声带,然后横放于西洋式的澡池里,用数千跳蚤叮咬,不到几天这两个中国人就在无法想象的痛苦中死去。

在1855部队,日本人也用中国的战俘来试验,据该部队的老兵H氏回忆:“1944年夏天在丰台俘虏收容所就有20个人被送进试验室,并注射了细菌,没过一天,这些战俘就全部死了,尸体又被送去解剖。”

根据1950年1月10日,日共《赤旗报》登载的在日军筱田队(即第三课)当过卫生兵的松井宽治文章称:“松井宽治从尾崎技师那里听说,‘在1942年有一次日军大量生产跳蚤,运到外面去。同时据说还进行过对空中实验,得到了圆满的结果’”。

那么这个结果是什么呢?据媒体公开的数据显示,1938年至1945年日军在中国大量进行细菌战,仅在华北地区有记载的细菌战就达33次之多,造成数十万平民死亡(不含军人的死亡数字)。

当然,日军的这个细菌战试验部队,除了在室内进行细菌试验,他们也曾把试验结果拿到社会来上,再用并不知情的中国人民进行实战试验。据史料记载,1943年8月,1855部队在北平地区撒布了他们刚刚试验出来的霍乱病菌,致使霍乱疫情迅速在市内外蔓延,大批群众感染了霍乱。

事后,日寇诈称这次霍乱是自然发生的,他们乘机还进行了防役抵制试验,强迫北平的居民注射疫苗,以掩盖其残暴罪行。

老兵觉得对于日寇的细菌战,好多真相还真的有需要去解开,或者是去怀疑,据老兵了解,从一些长辈的回忆中,可以肯定在抗战时期中国不少地方都发生了霍乱以及鼠疫等很严重的传染病,整个村全部病死的都有很多。然而长期以来,善良的中国人一直以为这些都是自然发生的,但是随着一些历史资料的暴光,我们也渐渐发现这些多少跟日本人的无耻恶行还是有关系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为什么会发生细菌试验?细菌实验的背景是什么?

9.18事变后日寇侵占辽宁省北票炭矿,在那里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暴行,有3万多劳工被日寇活活折磨死。不过据史料记载,在北票炭矿里日寇甚至还用中国工人做细菌杀人试验。

日本人为了能统治劳工,实施“人肉开采”政策,他们组织军警宪兵残酷统治劳工,在炭矿所里养了1130多名军警。这些军警分为三个机构,他们相互勾结,抓捕劳工,催逼劳工上班,把特殊工人押到井里,同时还到处搜集情报,对可疑劳工进行审讯刑罚。他们还设置了刑讯室,里面设有捕绳、铁链、电椅、脚镣、手铐、战刀、烙铁、老虎凳等刑具,用以对劳工实行恐怖统治。

关于日寇在北票炭矿里的暴行,最为残忍的还是他们拿工作做细菌试验。据日本特务、北票炭矿台吉医院化验员张绍恩自供,他先后协助院长做过两次试验:一次是1941年冬的一天日本人院长坂本领一名日本护士来找张绍恩,进到台吉“建国寮”的一间小房子里,他看到日寇将10几个健康的劳工绑在柱子上,或者是铁床上。由护士从伤寒病人身上每人抽出5毫升血,然后又将那些带病菌的血注射到健康劳工身上。几天后,这些身体健康的劳工全都患伤寒病死亡。

同时,张绍恩还讲述了另外一起日寇做的细菌试验,那是1942年春天,他协助院长又做一次试验,是在医院门诊室做的。那次是将回归热病人的血取出,给4个健康劳工各注射10CC,三四天后那四人发冷、发烧到40℃以上而死。

除了细菌试验,煤矿里的各种事故也是夺走劳工生命的凶手。在北票炭矿里的重大恶性事故几乎都是人为的。因为日本人在北票炭矿推行的是“人肉开采”、“要煤不要人”的政策,所以他们强行要求矿工们乱采乱掘,根本不采取什么安全措施,致使人为的重大恶性事故屡屡发生。冒顶、片帮、瓦斯爆炸等重大伤亡事故时常出现。

以下是史料部分太难的记载:

1934年,冠山竖井四道巷发生瓦斯爆炸,死亡52人,伤者甚多。

1942年6月15日,台吉一并五片因瓦斯超限,日军还逼着劳工放炮,致使瓦斯爆炸,他们不但不组织抢救伤员,反而将井口封闭,使50多名劳工全部丧生。

1945年1月,由于日军逼迫劳工冒险作业,造成台吉一井三片采场发生一起最大的瓦斯爆炸,由兴城抓来的70多名劳工全部死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细菌实验为什么在中国进行?原因是什么?

731部队全称为日本关东军第731防疫给水部队,也被称为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虽然这个部队的名字很普通,但是它做的事却不普通。该部队属于日本陆军的秘密部队,其任务是制造细菌武器和发动细菌战,而想要制造出适合战场的细菌武器就必须以大量的实验来支撑。为了得到完美的数据,731部队病态的以活体为实验对象。日军深知此举必将受到世界各国的唾弃,所以731部队所有的实验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日本不惜给731部队配备战斗机,有权利击落一切从基地上空的飞机。该部队两千多人被要求将秘密带进坟墓不得外泄。按理说为了保密日军应该将731部队的大本营建在日本本土,但是日军却将其建在距哈尔滨市中心向南20公里的平桥区(当时叫平桥镇),那日军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先来看看731部队的总务部长少将川岛在军事法庭上的回答。

检察官问:你们为什么不在日本本土而在中国进行细菌实验。

川岛答:中国和苏联相邻,战争期间在中国使用细菌武器比较容易和方便。而在中国进行实验非常方便。

由上我们可以明白日本为什么要在我国进行我国进行细菌实验了。当时日军的主要对手是我国和苏联,在我国制造细菌武器可以距离战场更近一些,使用起来比较方便。更主要的是关东军可以源源不断送上用来做实验的俘虏,如果在日本国内做细菌实验的话这一条件是无法被满足的。

日军731部队队员将用来做实验的俘虏称为“马路太”,平均每两天就会有三名俘虏因实验死亡,据不完全统计1940-1945年共有3000人死在日军残忍的实验中。丧心病狂的日军为了得到一个个冰冷的数据,将我们的先辈视为可以消耗的材料任意的残杀。这样怎能让人不气,如果先辈们可以听到我说的话,我想对他们说:“国未破家还在,日军入侵华夏之举将永不再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细菌试验,日本细菌试验话题》由讲一讲历史网收集编辑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删除或修改,谢谢!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