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讲历史网

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司马昭,司马昭的介绍

2021-01-15 00:26:01
字号
放大
标准

  很多人都不了解司马昭和司马炎的事情,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前言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实是伪命题,司马昭这样的谋略家,他的心思怎么可能让普通的路人知道?

image.png

  所谓“路人皆知”这句话,其实来源于被司马昭所杀的魏国第四位皇帝曹髦,他知道司马昭之心,为了多拉些同盟力量,就把广大的路人代表了一把,其实路人连他们两人的面都见不着,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心思。

  原话记载在《三国志.魏书四.三少帝纪》中:

  帝见威权日去,不胜其忿。乃召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谓曰:“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废辱,今日当与卿〔等〕自出讨之。-《三国志.魏书四.三少帝纪》

  司马昭心思缜密,他的心思别说路人不知,就是他亲近的人都不知道。

image.png

  在立两个儿子司马炎和司马攸谁为太子的问题上,司马昭就玩了一把“司马昭之心,少有人知。”

  一、复杂的二选一

  诛杀曹髦后,司马昭立十四岁的曹奂为帝,此时司马昭虽然未有天子之名,但此时国家的所有运作,皆政出司马昭。

image.png

  灭蜀之后,司马昭威望更升级到顶点,他自封晋王,跨出了向皇位挺进的重要一步,而有了王爵,便要立继承人,即世子。

  司马昭子嗣不少,却大多短命,最让他自豪的有两个,老大司马炎和老二司马攸。

  世子人选只能在司马炎和司马攸两兄弟之中产生,这是路人皆知的。

  照理,老大司马炎是顺理成章的世子。

  但是司马攸不仅仅是司马昭的二儿子,他还有个身份,是司马昭哥哥司马师的儿子,因为他已经过继给了司马师,继承的是司马师的衣钵,而且在大家看来,他还比司马炎优秀,这个问题就复杂了。

image.png

  对司马昭而言,司马师是他的哥哥兼导师,因此他现在面临的选择,不仅仅是选老大还是老二的问题,还有选择将来的江山归属,到底是司马师一脉还是他司马昭一脉的问题。

  二、司马攸优势明显,将没有悬念的成为司马昭继承者

  司马攸,小字桃符,《晋书》上记载,司马攸从小就很聪明“少而岐嶷”,爱读经籍,文章也写得好,而且性格温和,亲近贤才且乐于助人,当时人们都认为司马攸的才干强于哥哥司马炎,因为他具有最被儒家看重的优秀读书人气质,也因为如此,司马懿特别喜欢这个乖孙,趁自己还在位置上没有退下来,想法给司马攸搏了个功名,公元251年,司马攸才6岁,未到上小学的年龄,司马懿就带他一同出去平叛,回来再把小司马攸的名字往功劳簿上一记,结果小司马攸被封长乐亭侯,司马懿了此心愿后终于在这一年寿终正寝,堪称伟大“爷爱”。

image.png

  大伯司马师没有儿子,于是司马昭就把司马攸过继给司马师。司马攸的孝心在当时也颇为出名。

  司马攸10岁的时候,继父司马师去世,司马攸伤心欲绝,哭得惊天动地,“哀动左右”,此后,司马攸担负起了这个家庭男人的责任,对继母景献皇后羊徽瑜悉心侍奉,就如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般;司马攸对司马昭也同样孝顺,公元265年司马昭去世,司马攸又要绝食,可见其孝心。

  司马攸虽然是司马昭的亲生骨肉,但过继给了司马昭的哥哥司马师,已非司马昭一脉。日后司马攸子孙家中祖先的牌位上,他们的直系祖先是司马师,而非司马昭。

  司马师在世时,司马攸就受到了司马昭相当的疼爱,司马师去世后,司马昭的这种疼爱有增无减,甚至相比起司马炎来,司马攸还得到了一份偏爱。不管是闲聊还是在正式场合,司马昭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现在这个岗位本来是不属于我的,现在我只不过是帮哥哥管理一下而已,所以等我百年之后,一定会交还给哥哥那一脉的。”每次见着司马攸,都拍着自己座下的椅子,唤着司马攸的小名:“此桃符座也。”

  每曰:“此景王之天下也,吾何与焉。”将议立世子,属意于攸。-《晋书.武帝传》

image.png

  司马攸又孝顺,又有才,名气大过司马炎,《资治通鉴》上说司马攸“名闻过于炎”。

  三、司马炎积极运动要扳回劣势

  司马昭如此的表现,他的长子司马炎着急了,可是他扪心自问,从能力和声望看确实不如弟弟,弟弟现在人气很高,又得人心,怎么办呢?

  解铃还得系铃人,主要矛盾在司马昭这里,只要把司马昭搞定了,一切便迎刃而解。

  司马炎跟随父亲日久,知道攻克堡垒要找薄弱环节,而父亲雄才大略,却有个弱点,那就是迷信,尤其相信面相,当初为司马炎选老婆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image.png

  他找来好哥们,尚书仆射裴秀喝酒,酒过半酣,司马炎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人有相否﹖”“当然相信了,有啥面相就有啥命。”司马炎微微一笑:“那你认为我老爸的面相如何?”裴秀一听,拿起酒杯和司马炎一碰,然后一饮而尽:“这还用问,贵不可言。”司马炎这时突然站起来,打开头发,标准一个立正姿势,直盯着裴秀:“那你看我面相如何?”裴秀此刻看到的,是一个长长的头发拖在地面上,垂下的双臂长度超过膝盖的人,这可是帝王之相。一个激灵,裴秀的酒劲马上就醒了,他太了解司马昭父子了,今天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马上站起来,对司马炎深深一鞠躬:“世子在上,请受臣一拜。”司马炎大喜,看来自己找了个明白人,也立马对裴秀深深一躬:“拜托了,裴兄。”

  四、司马昭的谋略

image.png

  司马昭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要传位给司马攸,可是他心里却并不如此想,司马氏家族迟早是要问鼎天下的,到时候这份九五至尊的荣耀和权力,不传给自己直系一脉,那自己百年之后,有何面目面对子孙的祭拜。

  因此司马昭要立司马攸为继承人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其实他心里实在是很希望有人出来反对一下,但一来司马攸实在比司马炎优秀得太多,朝野上下都看好他;二来自己演戏太过,司马昭暗自担心收不了场。

  更重要的是,司马昭身体越来越不济,自感时日无多,他在和时间赛跑。

  正在司马昭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急为领导所急的几个关键人物上场了。

  首先出马的是“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

  山涛对司马昭说:“主公,有件事憋在我心里已经很久了,今天我不吐不快。”司马昭一听,心想:这倒新鲜,这家伙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和我说话,看来对我有很大意见啊。“哦,什么事情让先生如此动怒啊,说来听听。”

  山涛说:“废长立少违礼不祥。”

image.png

  山涛出马开了第一炮,急坏了旁边的贾充,贾充是司马昭最信赖的人,当然深知司马昭所想,但司马攸是他的女婿,二者之间如何取舍一直是让贾充头痛的问题,从贾充的内心来看,自然希望司马攸当选世子,可希望是一回事,实际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之前他一直保持沉默就是因为内心存在幻想,他幻想着司马昭当真能兑现自己的承诺,或者不得不假戏真做,可山涛一席话,使贾充顿时从幻想中清醒过来,这种时候,他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做出正确表态,任何的迟疑都将危及他的仕途。

  贾充急忙上前:“主公,在下也认为,当立中抚军(司马炎官职)为世子啊。”司马昭颇感意外:“哦,你也这么认为?”

  贾充立刻说:“中抚军有君之德,不可易也。”

  在场的还有何曾和裴秀。

  何曾也是司马氏的坚定拥护者,司马昭自封晋王后,封何曾为太保兼司徒,即太子老师兼主管全国官员的行政总理,可见对何曾的信任。

  此时司马昭在立世子的问题上需要有人配合,何曾自然更要出手了:“主公,中抚军不仅聪慧明智,而且功夫也不差啊,可谓文武全才,在当下很难再找到与之争锋的。而且中抚军还有个区别于常人的特点,主公是一定要考虑的。”司马昭一听,很好奇:“哦,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中抚军聪明神武,有超世之才。发委地,手过膝,此非人臣之相也。”-《晋书.武帝传》

  旁边的裴秀本来就是带着任务来的,只不过在这几个人里面,他的资历和职务最低,所以还没有轮到他发言,现在听何曾说到此处,心中大喜,忙见缝插针说了一句:“主公,何大人说得不差,我也早认为中抚军有天子之相,立中抚军为世子乃是顺应天意,望主公三思啊。”

image.png

  司马昭此刻泪流满面,长叹一口气:“这位置本是我哥哥的,一直以来我想的是现在如何帮我哥哥管理好,将来再还与我哥哥。唉,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既是天意不可违,为子孙后代计,为天下黎民百姓计,我又计较什么呢,只是心中感觉愧对我那亲爱的哥哥,不过相信他在九泉之下,一定也会支持弟弟我的做法的。”

  晋王由是意定-《资治通鉴》

  公元二六四年十月,司马炎顺利上位。

  五、上位之后的司马炎如何对待司马攸

  扶司马炎上位后,司马昭算是了结了他的大心事,按理他可以放心离去,其实不然。

image.png

  司马昭明白,自古皇家参与皇位争夺的继承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好结局,他也担心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家,因此反而放心不下司马攸。他临终前把司马炎叫到床前,司马昭平素阴险凶狠,但在儿子面前却是一片慈父柔情:“朝廷上我早就安排好了,上上下下都是我司马家信得过的人,你可以放手去干,我对你的能力是放心的,但为父还是有所担心啊。”

  司马昭润了润嗓子继续道:“我放心不下的是你弟弟桃符,他虽然自小过继给了你大伯,但不管怎样他都是你的亲弟弟,我知道在立世子的事情上,你还有些耿耿于怀,认为我一直偏爱你弟弟,哪里知道为父的苦衷啊。”

  “父亲,您千万别这么想,父亲怎么做,孩儿都会听父亲的,断不敢有其他想法。”司马昭没有理睬司马炎,继续说道:“按礼制,在你和你弟弟之间,我别无选择。但血缘是改不了的,你和你弟弟的秉性,我最清楚了,远有汉武帝刘彻和淮南王刘安两兄弟,近有魏文帝曹丕和陈思王曹植两兄弟的悲剧,你千万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你弟弟身上啊。”说到这里,司马昭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司马炎心中难过,用泛着泪水的眼睛望着父亲,眼前的父亲,是曾消灭叛军诸葛诞、扫平西蜀强邻、诛杀魏国皇帝曹髦,有着赫赫武功的铁血强人,不管历经多重的艰难和凶险,最后总能化险于谈笑之间。可此时这个让自己骄傲,满朝文武敬畏的父亲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他跪在父亲的床前,梗咽着说:“父亲放心,孩儿绝不会亏待桃符。”

  司马昭将司马攸的手拉过来放在司马炎的手上,司马炎和司马攸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这段史实被记载在《晋书》里。

  及帝寝疾,虑攸不安,为武帝叙汉淮南王、魏陈思故事而泣。临崩,执攸手以授帝。-《晋书.齐献王攸传》

image.png

  相信这时候的司马炎确实下了决心要好好对待司马攸,可是两人之间有了权力分配这档子事儿,在心里始终是个结,这让两人的关系很微妙。

  对司马攸来说,更可怕的是司马炎的儿子也就是太子司马衷有些弱智,朝臣们都希望他在司马炎之后主政,这无疑是将他放在火上烤。

  及帝晚年,诸子并弱,而太子不令,朝臣内外,皆属意于攸。-《晋书.齐献王攸传》

  对司马攸来说,他的头上犹如悬了一把司马炎的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把剑就会落在自己身上,因此他扛着极大的心理包袱,时时刻刻如履薄冰,终于在年仅三十六岁时重病而死。

《司马昭,司马昭的介绍》由讲一讲历史网收集编辑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本站删除或修改,谢谢!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