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解答 > 文章详情页

Dyatlov事件 详细始末

他们的目的地是乌拉尔山脉的otorten山,这也是此次行程的惊险所在。此山被人们认为是邪恶之山,otorten在当地曼西语中的意思是 “不要去” 的意思。

Dyatlov事件,有飞行球体路过,一种极端力量让登山队10人9死

但这些不但不是团队的顾忌,还是最令人兴奋的点,团队的领导人迪亚特洛夫登山经验丰富,也从来不相信这些危言耸听的传说。

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发生事故,整队死亡。之后对此事的调查显示:这些登山者的帐篷是从内部割开的,他们在厚厚的雪上赤着脚,尸体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其中一个颅骨断裂,两个肋骨断裂,一个舌头失踪,还有一些人被破烂的衣服包裹,而这些衣服又好像是从已死的人身上剪下来的。

研究发现,死者的衣服含有很强烈的放射物,尽管这些放射物有可能是后来被添加进去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相关涉及。一位调查的医生说三名死者的致命伤可能不是由人造成的,而是一种极端力量。迄今为止这种未知力量仍是个谜。

Dyatlov事件,有飞行球体路过,一种极端力量让登山队10人9死

细节:

1.帐篷由内被割开。

2.几个死者离帐篷由近及远分别是:三个明显想回来帐篷的依次排成一队、在树林里火堆旁两个应当是最早死的,他们被剥成了一丝不挂,衣服被供给其他人穿。最远的是死在河涧里的。一个女生的舌头不见了。一个男人颅骨碎裂了。

3.几人全部衣不蔽体,鞋子和大部分衣物留在帐篷里。

4.他们的衣服发现有放射线,有家人声称葬礼上发现他们的脸色变得像是晒过,头发是灰白的。

5.有生火迹象,甚至5米高的树枝也被折断。

Dyatlov事件,有飞行球体路过,一种极端力量让登山队10人9死

调查员们把足迹和滑雪队队员们进行了匹配,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发生过搏斗,也没有证据证明有外人进入过营地。

足迹往山坡下走,指向森林,但是500米后即消失不见。

Sharavin在森林边缘的一棵高大的松树下发现了最早被发现的两具遗体。这两具遗体是24岁的Georgy Krivonischenko和21岁的Yury Doroshenko,光着脚而且只穿着各自的内衣。

1990年,首席调查员Lev Ivanov在一次采访中说,他得到地区高级长官的命令结束案件调查而且调查结果全部被列为机密。他说,官员们因为1959年2月至3月期间在案发地区出现多起“明亮的飞行球体”目击报告而担心,包括气象部门和军方都有目击报告。

“我当时怀疑现在几乎可以确信那些明亮的飞行球体和滑雪队的死亡有直接联系。”Ivanov告诉一家名叫Leninsky Put的小型哈萨克报纸说,Ivanov在哈萨克斯坦退休然后去世。

Dyatlov事件,有飞行球体路过,一种极端力量让登山队10人9死

秘密文件中包括事发当晚在事发地南侧50千米处宿营的另一个探险队的领队的证词。他说他的探险队看到Kholat-Syakhl山方向的夜空里漂浮着奇怪的黄色球体。

Ivanov猜测一位滑雪队员在晚上走出帐篷,看到球体,就大喊叫醒了其他人。Ivanov说,在他们跑向森林的时候,球体可能爆炸了,杀死了那四位遗体上有重伤的队员,而且使Slobodin的颅骨骨折。

Yudin说他也认为是一个爆炸杀死了他的朋友们。他说这个事件享受的保密级别说明滑雪队可能无意中进入了军方的一处秘密试验场。他说衣服上的辐射支持他的说法。

Kuntsevich同意这种说法,说和死亡事件有关的另一个线索是先被发现的那五具遗体有明显的灼晒痕迹。“我参加了第一批找到的五位受害者的葬礼,我记得他们的面孔看起来好像是被晒成的那种深褐色。”他说。

Yudin还说,公开的文件中没有包括任何滑雪者内部器官情况方面的信息。“我确定我知道当时用专门的盒子装了他们的器官送去检验的。”他说。

不过,在Kholat-Syakhl山周围地区没有发现任何爆炸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