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解答 > 文章详情页

九一三事件 介绍

有个时期,毛泽东主席分析国际形势时,爱用“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一名句。可以说,从1970年8月九届二中全会,到1971年“九一三”林彪叛逃,这一年时间里,我们党内的斗争,也是一个“山雨欲来”的形式。

9月12日,毛主席巡视南方归来在丰台车站,与李德生和纪登奎、吴德、吴忠谈话,并单独交待给李德生一项任务,调38军一个师到南口待命。

47年前的今天,李德生坐镇空军,处置“九一三”事件

中共中央委员会原副主席李德生

1971年9月12日晚8点钟以前,李德生来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参加周恩来召集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内容是讨论四届全国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稿。

刚过午夜12点,周恩来把李德生叫到电话间,神情严肃地对他说:“现已查明,有一架空军256号三叉戟专机,从北京飞到山海关机场,林彪要乘这架飞机逃跑。主席已经知道,并且作了指示。你的任务是立即到空军指挥所,代替我坐镇指挥。发生重要情况,必须立即用电话向我报告。”李德生马上明白了,毛泽东担心的事,已经发生。周恩来在毛泽东领导下,正在指挥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于是,李德生坚定地回答:“明白了,有情况我随时报告。”

李德生接受周恩来交给的任务后,快步走出人民大会堂,只带着随身警卫参谋,乘车沿着长安街向西,直奔空军司令部而去。

47年前的今天,李德生坐镇空军,处置“九一三”事件

1971年4月14日,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来华访问的美国乒乓球代表团。

李德生进入作战值班室,已是13日凌晨零点以后。正在值班的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副参谋长白云出来迎接。他们满腹狐疑,不知道总政治部主任为什么半夜来到空军机关。

李德生告诉曹里怀:“在北戴河海军机场,有一架空军的三叉戟飞机,可能要不经批准,突然起飞,中央命令我来直接掌握情况。”

很快,各个地面雷达网站的信息直接传来,山海关机场的三叉戟飞机已经强行起飞。标图板上,跟踪记录着三叉戟256号的航行轨迹。空军参谋长梁璞对空军指挥业务很熟悉,李德生要值班室立即通知梁璞迅速返回司令部。空军政委王辉球接到通知,不一会儿也赶到作战值班室。

47年前的今天,李德生坐镇空军,处置“九一三”事件

1971年毛泽东与林彪等五一节在天安门晚会上。这也是林彪最后一张照片。

在人民大会堂,周恩来交待李德生坐镇空军以后,派中央警卫团政治委员杨德中随同吴法宪到西郊机场掌握动向,派纪登奎到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掌握情况。在林彪乘坐的256号飞机起飞后,经毛泽东批准,中央向全国发布禁空令:关闭所有机场,所有飞机停飞,开动全部雷达监视天空。

李德生在空军作战值班室,始终注视着飞行标图,只见256号飞机的标志已经从山海关向北移动。

李德生一边听着参谋人员的报告,看着标图;一边紧握专线电话,随时将256号飞机的走向报告周恩来。周恩来准确弄清飞机不是向南,而是不断地向北飞行,立即要与飞行调度员通话。

调度员按照周恩来的指示,连呼三遍,得不到回答,只好如实报告总理:“他们不回答。”

李德生听到256号三叉戟飞机不作任何回答,立即要空军值班参谋向空三十四师(即专机师)索要有关256的一切资料。很快得知256号飞机的机组人员情况、飞行油料储量。李德生继续注视飞行标图板上的飞行轨迹,只见256号飞机先是向西飞行,仍然在我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到接近边境时,突然转头向北飞去。

整个空军作战值班室的人员同时密切注视着航行标图。空军参谋长梁璞也注视着图板,此时他向李德生报告:“256的飞行异常,已经不是常规飞行了。”

李德生再次用专线电话向周恩来报告飞机的位置、高度、方向,以及对飞机续航能力的判断,请示周恩来飞机一旦出境,应该如何处置。

周恩来在电话里告诉李德生:“已经请示过主席,主席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了’。林彪还是我们党的副主席呀,不要阻拦,让他飞吧。”周恩来又说:“林彪是党的副主席,把他打下来,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当时,中央并不掌握林彪的反革命政变阴谋。

梁璞等人没有听到周恩来的讲话,只是看得出飞机的乘客非比寻常,眼看着飞机即将出境,显得十分焦急,他再次请示李德生怎么办。李德生只好告诉他和在场的人员:“这架飞机不能拦截,不能打,让它飞。这是总理的指示。我们要始终掌握它的飞行动向,不能放松。要通过各种手段,侦察一切有关情报。”

在此期间,李德生接到中央办公厅秘书处专人送来的电报,中央命令全国关闭所有机场,停飞所有飞机,实行全国禁空。此时,周恩来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给各大军区下达命令,立即派陆军部队进驻全国所有军用和民用机场。周恩来电话通知李德生,要求李德生通知各地空军配合陆军行动。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掌握着全局的动向,指挥各地的应急部署,随时向已经转移到人民大会堂的毛泽东请示报告。

13日凌晨1时50分,256号三叉戟飞机飞出国境,进入蒙古人民共和国。

13日上午,李德生接到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关切的电话:“德生同志,我们已经按照总理的指示,部队已经进驻了所有机场。听说你在空军坐镇,你一定要好好地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

与此同时,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亲自用保密电话,向各大军区,各省、市、自治区主要负责人,通报“九一三”事件。为了保密,又为了便于对方听明白,他按照不同对象,说“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发言的那个人”,或者说“经常生病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坐飞机逃往蒙古人民共和国方向去了。你们要听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挥,从现在起,立即进入紧急备战状态。”同时通报了党中央、毛主席采取的措施。讲完以后,直到对方表示“听懂了”,他才放心。

13日上午,李德生请北京军区陈先瑞政治委员和作战部长来到空军机关,亲自向他们部署了部队战备工作。

14日下午,我国驻蒙古大使馆给外交部发来电报,说是有我国一架飞机,于13日凌晨2时30分,在蒙古温都尔汗附近坠毁,机上八男一女全部死亡,蒙古人民共和国对我国提出严正交涉,大使馆不知怎么回事,请示如何处理。256号三叉戟是1时50分出境的,到大使馆报告中所说的坠毁时间共40分钟,按时间、地点和携带油料计算,必是256号。周恩来接到电报后说:“摔死了,摔死了。”

47年前的今天,李德生坐镇空军,处置“九一三”事件

林彪坠机现场及林彪死亡惨状(左下) 资料图

为了进一步证实此事,李德生指示有关人员计算,得出的结果也是出境后,飞行不可能超过一个小时,情况完全一致。李德生报告周恩来,周恩来很高兴,当即报告毛泽东,毛泽东听了也高兴地说,这是最理想的结果。周恩来指示外交部发电给我国驻蒙古使馆,立即派人到现场勘察。

李德生受命坐镇空军,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迫降直升机。

与256号三叉戳飞机外逃的同时,北京沙河机场又发生一起直升飞机强行起飞的事件。

256号三叉戳飞机飞越国境,很快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作战参谋无法报告坐标,标图员无法标图,作战值班室一片寂静。13日3时15分,突然电话铃响起,空军沙河机场报告:“起飞了一架直升飞机!正向张家口方向飞去。”

此时,中央的禁飞令已经下达到所有空军部队和机场,李德生认定,必须起飞战斗机,迫降直升飞机!他请示周恩来同意后,命令北京军区空军,派8架歼6战斗机起飞,一定要拦击住直升飞机。

在李德生部署歼6战斗机打直升飞机时,周恩来布置吴德、吴忠,派出大批民兵,在地面待命,不让直升飞机上的一个人跑掉,直升飞机上的一件物品、一张纸片都不得丢失。

在李德生的坐镇指挥下,直升飞机终于被迫降成功。后来查明,机上乘坐的是林立果的亲信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机上李伟信被活捉,周宇驰、于新野开枪自杀身亡。

47年前的今天,李德生坐镇空军,处置“九一三”事件

飞机残骸

这就是李德生坐镇空军,监视256号三叉戟飞机,从起飞到消失,直至在蒙古坠毁的全部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