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多隆阿 的故事

晚清名将江忠源一次兵败被太平军追赶,眼前就是一条河,江忠源及所率湘军无路可逃。江忠源料定自己难逃一死,想到自己中计损兵折将,羞愤难当,拔剑就要自刎。正在这时,后军队伍中跃出一员大将,飞身而至,夺过江忠源手中的利剑,扔到地上,一马当先为江忠源杀出一条血路。

江忠源脱险之后,对这位勇猛的四川汉子说道:“若非将军相救,江某今日死无葬身之地了。大恩不可不报,大才不可不拔,江某当奏知朝廷,破格录用。”江忠源到达桐城,立即写奏章自贬,并请求奖赏擢拔这员大将。

这员大将便是湘军名将鲍超。

鲍超

鲍超以镇压太平军发迹,不识字,但作战凶猛,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身负轻重伤108处,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猛将。鲍超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很为曾国藩重用,所部“霆字营”,驻军布防于皖南,护卫湘军于祁门司令部,为太平军所忌惮畏惧;封赠太子少保,官拜浙江提督。

咸丰八年(1858年)冬,陈玉成在安徽三河全歼六千湘军,统将李续宾自杀。明年春,在官亭生擒李孟群。至此,陈玉成惺惺相惜的三位湘军名将已被他收拾掉两个,接下来,该轮到鲍超了。

咸丰九年(1859年)十二月,鲍超率三千人驻小池驿,助攻潜山。陈玉成率兵五万来援,连营百馀里,修堡数百座,将霆军围得严严实实,拟以此役终结他个人对三位湘军名将的“仰慕”。

陈玉成兵力占绝对优势,却不急于进攻,这是他高明之处。最大的恐惧,乃是对恐惧的恐惧;陈玉成老于军事,盖欲以猫捉老鼠的姿态,彻底摧毁霆军的士气。除夕日,霆军外出砍柴的一队炊事兵被陈军俘虏,这是两军对峙半月以来陈军首次军事行动。警报传到中军帐,鲍超沉吟片刻,传令:晚餐聚饮,并召戏班演剧。入席后,戏班曲目都是“古昔英雄名将战场健斗奏凯”的故事,观者以之下酒,皆为神往。

待到酒酣时,震耳金鼓之声一变为“丝管清幽之曲”,鲍超以此为背景音乐,起立致问:“日间探报,我营有人被俘,其事将如何?”冷不丁这么一问,众人一懵,旋有人长叹,曰:“死矣。”鲍超又问:“死?太容易了。只是,是毒死呢,勒死呢,还是被砍死呢?大家说说,怎么个死法爽一点?”此语峭冷,甚于腊月寒风,立时让众人清醒;此语又悲壮,足以激发勇气。立时便有人站出来

,大声说:“吾诚死!吾拚一死冲贼,或贼死,吾犹可不死!”

鲍超拊掌大笑,说声:“好男子!”

旋又开始第二轮激励:“营中兄弟三千人,战而乐者,老子跟他一起去;怯而伏者,可以就地退伍,老子与他喝一杯离别酒!”随即吩咐各营统计欲战欲留人数,结果无一人愿留营。

于是,在新年甫至、天尚未明之际,三千霆军一齐冲出营门,以军人特有的方式向陈玉成“恭贺新禧”。霆军此次突围,挑的是敌营驻军密集之处,十分高明。若冲击人少处,敌援很快就可再次组织包围,前功尽弃,徒劳无益;而冲击人多处,敌军仓猝接战,易致奔逃,一旦敌军奔逃,则阵脚大乱,反不易迅速组织包围。果然,一冲之下,陈军“大溃,相率奔避”,霆军成功突围。

鲍超算是常胜将军,几乎没打过败仗。他帮过多隆阿,帮过曾国荃,救过江忠源,救过胡林翼,救过曾国藩。甚至英法联军攻打北京的时候,满清慈禧太后和皇帝都要他去保驾。后来捻军兴起,僧格林沁消灭不了,曾国藩消灭不了,李鸿章消灭不了,最后调鲍超去,一战而胜。

陈玉成

鲍超的弱势就是带兵太少。所以他经常被太平军包围,但是即使是太平军最猛的陈玉成也无法吃掉他,反而被他打败。此人猛到什么程度?鲍超字春霆,他的部队的旗号是“霆”。

太平军只要看到“霆”字军,就不敢打,不管真假。后来左宗棠一打败仗,就把自己部队的旗号改成鲍超的旗号,太平军就不战而退。

陈玉成最精锐的刘昌林部,就是被鲍超歼灭的。陈玉成曾经以10倍的兵力包围他,都消灭不了他,他的部队就是不怕死的代名词。

胡林翼

鲍超虽作战勇猛,但军纪败坏,郭嵩焘说他“所过残灭如项羽”。陕西巡抚刘蓉曾写信给曾国藩,庆幸“霆军”不入陕:“鲍军无意西来,所过又多残暴,诚不愿其复至,恐如梳如篦,遂至如剃,则困苦尤所难堪。”曾国藩的好友王柏心之子王家仕更痛斥鲍超“军无纪律,旌旗所过,仅存焦土”,“至若一时将帅,使东南数千里民之肝脑涂地,而诸将之黄金填库,民之妻孥亡散,而诸将之美女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