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尤三姐 资料

公众号ID:hlmyj001

dongzhu1968

投稿:hlmyj001@163.com

作者

杨文娟

古龙说,天生聪敏、天生勇敢的女孩都不如天生幸运的女孩。

其中的宿命味道不言而喻。

诚然如斯。

红楼女儿命运具有强烈宿命感的人物,我以为一个是香菱,另一个是尤三姐。

且说尤三姐。

她是一个有眼光的女人,其识人能力在红楼人物中堪称翘楚,可从以下几方面得见。

01

识凤姐

尤三姐的眼力比尤二姐好多了。

二姐与贾琏对上眼,作了二房,也启动了作死的节奏。

贾琏虽为一好色膏粱纨袴,秉性还不坏,从石呆子那件事可知他并非奸恶之徒。

出身富贵,风流倜傥,是二姐看上他的主要原因。

找个好码头靠岸,不失为一个失足女青年的上上之选。

然而跟了贾琏,非但没有过上想象中的豪门生活,反把性命搭上了,虽是受凤姐虐待致死,也得归咎于眼力不好,下错赌注。

贾琏贪图的无非是二姐的美貌,时日长了也不过抛在脑后。

二姐进府受虐时非但没有丝毫保护她的能力,且只顾与秋桐干柴烈火,连对二姐的心“也渐渐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

二姐虽是水性之人,到底奔着上岸找终身依靠去的,找了贾琏这花心窝囊关键还有一妒妇悍妻的主,还妄想入主豪门,其悲惨命运势必注定。

被凤姐几句花言巧语哄得团团转,轻易认定她“是个极好的人”,乖乖被诓入贾府,这一去如羊入虎口,只等着任人宰割。

纵然如花美貌,温柔和顺,痴心单纯……

若不具备一双慧眼,不明辨是非善恶,这种种优点也不甚有用咯。

最后落得吞金自尽,惨惨戚戚,悲乎哀哉。

当然,凤姐实在太厉害,巧言哄骗,暗里藏刀,借剑杀人的伎俩一出,估计没几个人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然而尤三姐就不会上这个当。

她聪敏灵巧,甚会看人。在二姐被金屋藏娇之际就表示过对此事的忧心:

“……他家有一个极厉害的女人,如今瞒着呢。他不知道一日,咱们方安静一日。倘或一日他知道了,岂有干休之理?势必有一场大闹……”

对凤姐的泼辣烈性了然于心。

虽然还一时未能预见其隐藏更深的狠毒,但这见识已经比安心当金丝雀甚至痴想进门“以礼相待”的二姐强了不是一点点。

待二姐受尽凤姐荼毒:

“恹恹得了一病,夜来合上眼,只见他妹妹手捧鸳鸯宝剑前来,说:‘姐姐,你为人一生心痴意软,终久吃了亏。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外作贤良,内藏奸滑。他发狠定要弄你一死方罢。若妹子在世,断不肯令你进来;就是进来,亦不容他这样……’”

“外作贤良,内藏奸滑”,一语中的,虽为梦中所言,与秦可卿托梦凤姐的写法相类,反映的是三姐的眼力之锐。

仔细想来,若非三姐自刎早逝,二姐或许真不至于丢了卿卿性命。

02

识宝玉

三姐的好眼力还可参见兴儿点评大观园众姐妹那一段,说到宝玉:

“成天家疯疯癫癫的,说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好清俊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里头更糊涂……每日又不习文,又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儿里闹。再者,也没个刚气儿……”

耳根子软的尤二姐一听就信了,三姐却说:

“姐姐信他胡说,咱们也不是见过一面两面的,他行事、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那是只在里头惯了的。若说糊涂,那些儿糊涂?……我冷眼看去,原来他在女孩儿跟前,不管什么都过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们不知道。”

若宝玉听见此言,大概也会如轰雷掣电,直认三姐为知己。

世人对宝玉多有误解,非但常被小厮婆子们背后非议,连自己的父母都视其为“混世魔王”、“孽障”,姐妹众多,真正了解他的人也只有黛玉。

人人都诟病宝玉的呆气傻气,三姐却看到“不大合外人的式”之言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是与一切道貌岸然、腐朽虚伪之流的本质区别。

宝玉对女儿的体贴怜惜之情,三姐一一看在眼里。

她与宝玉相处时日并不长,接触也有限,却善于观察,从微小处洞全貌。

对人对事有一个自己的判断,不轻信妄听,不人云亦云,拥有独立思考能力。

就是在今天,这样的女性也是不多见的。

其实宝玉与三姐倒是能玩在一起的小伙伴,举个栗子,三姐择定柳湘莲后:

“(对贾琏说)‘我们不是那心口两样的人,说什么是什么。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儿起,我吃常斋念佛,伏侍母亲,等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头上一根玉簪拔下来,磕作两段,说:‘一句不真,就合这簪子一样!’说着,回房去了,真个竟‘非礼不动,非礼不言’起来。”

这情景,这言行,这簪子的下场,有木有很熟悉?与宝玉赌咒发誓时的行径是不是很相像?

03

识湘莲

三姐独具慧眼,不然也不会倾心于柳湘莲。

对比宝玉、秦钟,柳湘莲更具刚毅之气;对比贾珍、贾琏、贾蓉、薛蟠等一干纨绔子弟,云泥之别更显而易见。

潇洒俊美,玉树临风,多才多艺,大气豪爽……

柳二郎可谓光芒四射,极具魅力。

最重要的是品行也十分过硬。

因雨水勤,想着秦钟的坟会松动,就弄了钱雇人去收拾;自己一贫如洗,还打点给秦钟上坟的花销。对朋友尽心尽力,一片赤诚。

薛呆子垂涎柳的美貌,出言调戏,行为下作,挨湘莲一顿暴揍,被打成猪头,薛因而出门躲羞,柳也远走他乡,这梁子结得不小。

谁知薛蟠货物被劫,柳湘莲如天兵降临,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救了薛蟠一干主仆的性命。

不计前嫌,仗义出手,“侠士”二字实可担当。

如果说对秦钟的情谊是尽朋友之道,那么救薛蟠却是在帮助一个曾经羞辱过自己的人,这样开阔大度的胸襟,实属难得。

如此一个有情有义之人,三姐慧眼识得,一见倾心,暗恋五年无怨尤,连贾琏都赞叹她“眼力不错”。

04

识自己

三姐对自己有着清楚的认识。

早年失脚,“淫奔不才”,其中复杂的主客观因素暂且不提,终究是犯了女人致命的错误。

她对二姐说过:

可见其反省与自悔之心,不愿再坐在宝马车里哭。

当贾琏不顾廉耻欲将三姐“说给”贾珍以实现同室淫乐的肮脏欲求时,她被彻底激怒。

忍无可忍,撒泼发作,将珍链戏弄股掌之际,也看清了当下,痛定思痛,她决定扼住命运的咽喉,为自己的前途奋力一搏。

她在自择柳湘莲时说到:

“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我如今改过守分,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

这话若从现在任何一个女孩嘴里说出,都不足为奇,选择自己可心的对象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然而二百多年前的尤三姐能说出这话,真可谓惊世骇俗。

在女性没有话语权选择权的封建时代,三姐开始自我觉醒,认识到了人的自我价值,也意识到人的自主权。

她不愿再接受别人的支配了,即便是面对旧时代约定俗成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多么痛而珍贵的领悟啊。

三姐是书中唯一一个超越时代、自主抉择命运的女性形象。

她知错能改,当断即断,知耻近乎勇。

虽然失脚在前,却不自怨自艾,不自卑自怜,更没有破罐子破摔,就此低至尘埃里;

而是选择正视现实,迅速改错,重新做人,努力为新生活的到来奋力拼搏。

不论是自择柳湘莲,还是后来的嫁娶无望,选择结束性命,她都是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其改变命运的坚定决心与强烈愿望无人可比,可堪称红楼梦里最勇敢的女人。

目光如炬,识人精准,不可谓不聪敏,也不可谓不勇毅,却难敌冥冥中那只操纵命运的手。

三姐最终落得与二姐同样的命运,自尽而亡,玉山倾倒。

娇杏因两次回望,被雨村认为此女是个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己,从此命途两济,嫁与雨村,“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这自然是娇杏的因缘,两相对照,也唏嘘三姐这个真正有着慧眼的人却没落个好结果。

其实尤柳事件中有一个地方是有可能出现转机的,就是贾琏在为柳湘莲说亲的时候,“不说三姐自择之语”。

这当然是为女方的面子考虑,以免有“上赶子”之嫌,原也无可非议。

但若是如实告知湘莲,说三姐在五年前就看上了你,想要嫁于你,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如果说了,三姐大概也会被湘莲认为是个巨眼英豪、红颜知己,对自己又如此痴心多情,满足了被崇拜被仰视的男性心理。

就算后面知道是东府的亲戚,感受到的冲击力也许不会那么强烈,态度也不会那么决然、

至少不至于觉得自己是个被当成接盘侠的“剩王八”,总归还有商榷思量的余地。

如果再让湘莲“偶然”亲眼见到拥有惊人美貌的三姐,两人的结局就完全不一样。

然而你永远不知道上帝在下着怎样一盘棋。

三姐与湘莲,本可以成为神仙眷侣的两人,因造化种种,一个耻情而觉,回归情天;一个由此度化,遁入空门。

为之惋哀感叹之余,细思量之,他们借由彼此的牵扯与共力完成了对各自的救赎,走向彻悟的彼岸。

比起人间短暂的欢合,或许这才是生命的本来面目和意义所在。

雅物 · 红楼梦研究

热/卖/推/荐

喜鹊梅花·春喜上眉梢

双鱼戏莲·年年有鱼

黛玉原是草胎木质

宝玉也只是一块顽石

长按购买

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公众号

红楼梦研究

投稿:hlmyj001@163.com

婵娟文苑

一个女老师和师范院校女生组成的写作群体,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