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尤二姐 历史解读

王熙凤的厉害是公认的,只要她的名誉、地位、利益受到威胁时,必然出手,一旦出手准快狠,就好比打中蛇的七寸一样,因此人们对她的评价就是心狠手辣。

为了更立体地了解情节,我们有必要赘述一下。贾瑞是贾府义学贾代儒的孙子,贾代儒虽说是贾府代字辈的,但是他连个举人都没有考中,,又不是贾府的嫡系,没有世袭官职的机会,一生落魄,靠贾府的照顾在义学教学来贴补家用。

贾瑞父母双亡,在这样贫穷的家庭长大,自然也享受不了荣宁二府的规矩“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前先放两个人服侍”。作为大龄单身青年贾瑞到了婚恋年龄,在宁国府遇到王熙凤,产生了非分之想。

这对于王熙凤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那一回的回目是“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这个“淫”字是贾瑞对王熙凤的主要情感,就连贾瑞的死,也是和“风月宝鉴”中的王熙凤纵欲过度,这在礼教森严的古代,是非常龌龊的念头。

对于他太过轻佻露骨的挑逗,王熙凤非常反感,试想一下,贾瑞如此的举动和行为,把王熙凤看成了什么人?王熙凤可是大家闺秀出身,脂粉堆里的英雄怎能容忍他如此这般勾搭,假装应承略施小计,让他领教一下自己的厉害。

无奈贾瑞执迷不悟,有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瑞丧命。在这个环节中,王熙凤后来没有出面,借贾蔷和贾蓉的帮助,轻松地把贾瑞给解决了,这一次,可以说王熙凤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荣誉。

贾琏在外面偷偷娶了尤二姐,王熙凤这个正室居然不知道,就算是王熙凤不吃醋,这样的瞒和骗让她自尊心也不容忍受,何况在贾琏嘴里王熙凤还是个醋缸!

尤其是贾琏不仅仅娶了尤二姐,还在花枝巷给她置办了房产,把自己的积蓄全都拿过来让尤二姐打理,俨然就是把她当妻子对待,甚至还说出“不出三年五年,我那婆娘死了,我就把你扶正”,这一次是王熙凤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和挑战。

心思极细密的王熙凤“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必须要捍卫自己的地位。她先是假意将尤二姐迎进贾府,接着清除尤二姐身边的丫头,换成自己的人。然后指使尤二姐的未婚夫状告贾琏,虚张声势将事情闹大,试图让尤二姐知难而退。

同时趁着官司起来的时候,去宁国府大闹,对尤二姐的姐姐尤氏和贾蓉大闹,顺水推舟到贾母那里求情,让贾母留下尤二姐。借秋桐的醋意布局,借刀杀人除掉了眼中钉。

王熙凤这一步步的连环计,足以显示出她的手腕。这两个人都是间接地死在王熙凤的手中,除掉贾瑞和尤二姐是她们的家事,作为管家的王熙凤能如此游刃有余可以理解,但是在她除掉尤二姐这个事件中,我们能看到,都察院简直成了她手中的棋子。

都察院是明朝洪武年间设置的官署,它主要的职责是监察弹劾官事,是最高的监察机关,参与和审理重大案件。

而王熙凤唆使尤二姐的未婚夫张华到都察院状告贾琏,罪状便是“国孝家孝期间,依财仗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这三桩罪状其中任意一条都是触犯国法。在清律中明确提出:凡豪势之人,抢夺良家妻女,绞。

而张华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不敢造次,王熙凤后边跟的这句话可是根本不把都察院放在眼里“就是告我家谋反也没事儿,告大了,我能够平息”

后来都察院成了王熙凤手中的棋子。来了以后,只是按照王熙凤的要求虚张声势,次日回堂的时候,只说张华无赖,捏造事实,诬赖良人。

王熙凤精明能干,处理那些家事杀伐果断可以理解,但她毕竟是一界女流,为什么监察机关都能让她玩弄于股掌?细看原文有一个王信的人在其中周旋。

“凤姐又差了庆儿暗中打听告下来了,便忙将王信唤来,告诉他此事,命他托察院,只要虚张声势,惊唬而已。又拿了三百银子给他去打点。是夜,王信到了察院私宅,安了根子”

而王信之所以能游走于都察院私宅,就和护官符有关系了,护官符中有“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这个金陵王就是王熙凤的娘家。

王信是王家的一个有身份的奴才,和王夫人的哥哥王子腾关系很近,王信帮王熙凤办完这件事情后,只是回去和王子腾说了一声,没有提前告知,看来王子腾势力是非常大的。

都察院之所以当应声虫,也是看王子腾的面子。王熙凤染指官司,还不仅这一次,她在铁槛寺的时候,就插手张守备之子和金哥的婚事。那一次是打着贾琏的名义,借的是贾府的声望。

可见王熙凤之所以能够底气十足,和护官符关系密切,否则任她再有本事,对于男人出入的官场之事也是无可奈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