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尤氏 的资料

过去女子的身份与丈夫有关,贾赦贾政贾珍皆是官员,若如此说来,尤氏也该被唤作夫人的,也不知是她娘家门第太低,还是因了续弦的身份,一直都没有得这个称呼,可是这不影响她实际的权力,她毕竟是东府的女主人。

虽然人们可以背后轻视她的出身,可是不能忽略她现如今的权利。

(左一为尤氏)

这三位名义上都没凤姐风光,可是却也有着不同的背景与身份。

王夫人不用说了,虽然在贾母面前是木纳了些,不讨喜,可是她有个皇妃女儿和凤凰儿子,都是作奶奶的人了,又有王家作靠山,这样的身份下来,谁敢小视。

王夫人年轻时被刘姥姥称作待人接物极是爽快,在贾母面前如何只一个木纳了,也许这是王夫人的一种保护色,她作为媳妇的身份,又不能如凤姐般彩衣孝亲,所以干脆以稳重示人,不言不语就是了。

邢夫人作为长房夫人,纵然娘家背景差了些,可毕竟是凤姐名义上的婆婆,这个身份压下来,凤姐在风光也要低眉了。

尤氏本是宁府的女主人,与荣府的关系只是表面上的客气与亲切,毕竟不用参与荣府内部事宜,与凤姐本来矛盾不大,但是尤二姐的事,还是让尤氏扫了面子。先是凤姐大闹宁府,当着家下众人给尤氏没脸,弄得尤氏灰头土脸形象扫地。

当时尤氏一味讨好,事后如何不放在心上。后来二姐被凤姐逼死,终还是成了一根刺扎在了尤氏心上。不遇事的时候,尤氏乐得做个老好人,给尽凤姐面子。可是终还是会在某时某刻找一个机会爆发的。

王夫人扶植了凤姐,充当了自己的先锋,在李纨不能主事宝玉还小的时候,凤姐是王夫人最好的帮手,可是宝玉要长大,宝二奶奶终要进府,那时候,凤姐的权利终是要收回的。可是王夫人也要铺垫一下,把权力正在顶峰的凤姐寻个机会打压一下。而邢夫人呢,久怒凤姐于心。凤姐当时威风的时候轻视邢夫人,邢夫人早恼于心,又暗恨凤姐在园中行事并不维护大房体面,早存了一段怒火。

终于三个各有权势的女人终于在一个机会上联手一次,起因是凤姐教训了得罪尤氏的婆子,这个婆子偏和邢夫人的陪房沾亲,邢夫人故意公开场合说情为难凤姐,以老太太的千秋为借口,说凤姐折磨下人。

邢夫人开了第一炮,尤氏忙补了上来,一句我不放心上,你太多事了。王夫人紧随其后,一句珍哥媳妇也不是外人,这些虚礼也不用讲了,还亲自命人放人。

这一下子,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细品之下,却是各有深意,邢夫人公开发难,为了自己陪房的亲戚而说情,本为尤氏之事,尤氏反而不领情,说凤姐小题大做,王夫人本是凤姐的靠山,却此时出来难堪凤姐,指责凤姐讲虚礼不务实没有大局观念。这三个人微妙的联合,把执行人凤姐一下子逼进了死角。

她是作事的,却成了错事的。别人观礼的都有了礼。

凤姐灰心泪下,自然不能与人知。一向要强的她,如今落了下风,怎输得起。邢夫人上车走了,心中自然出了口气,尤氏自然也去东府了,心中暗生得意,她等了这么久,不能恼不能怒,她的身份自然惹不起凤姐,可是如今凤姐的姑母和婆婆发难,她跟一下风还是行的。王夫人才是最大的赢家吧,她给足了邢夫人面子,又从容地打压了一下凤姐的气焰。

一切尽在王夫人的掌握之中,她能把凤姐扶上去,一样有机会把凤姐压下去。当然聪明的王夫人,总不会自己直接冲上去,而是借了邢夫人的力,就是最后事情论下来,起事的还是邢夫人,她不过是懂得尊重嫂子罢了。所以无论风起风落,惹事的都不是她,贾母听闻也只说邢夫人生事,不会说她。

可知王夫人无论进退,都是赢家。

当共同的敌人凤姐出现的时候,有了一场王夫人邢夫人尤氏的大联手,输家当然只有一个凤姐了。

女人间的明争暗斗,比男人更狠。

【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作家荟》等刊物。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贾琏和王熙凤开初是有感情的,为何后来发生了裂变?

清朝老百姓怎样过年?颠覆你的想象,最重要的两件事一个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