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尹嘉铨 历史解读

大家好,欢迎回来观阅小编的原创文章,今天继续为大家输出有质量、有内涵的最新资讯,喜欢的朋友欢迎点击关注。

尹嘉铨是历史上“不作不死”的家伙,套用一句通俗的话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说白了就是找死!

我查了一下资料,清朝“找死”的人,除了被慈禧凌迟处死的康小八外,就是本文的尹嘉铨被乾隆凌迟处死了。

不过两人的身份有天壤之比。

清末的康小八康八爷是土匪,被捕后他在狱中寻事滋事,为了立光棍竟辱骂慈禧,最后气得慈禧把废除多年的凌迟重新恢复,康小八如愿以偿“享受”了凌迟之刑。

探寻康的心路历程,康小八奉行的是“不求万古留芳,但求臭名昭着”的理念,属于变态行为。

而尹嘉铨是清朝的高官,和康是两个阶层人物,老尹本来已经功成身退,享受着美好的退休生活。可他却放着好日子不过,“作死”惹怒乾隆,最后被乾隆砍了。

莫非老尹也有变态想法?

还真被你猜对了,老尹在70岁退休后,竟然向乾隆提出要为老爸请“谥号”及从祀孔子庙的非分之想。

何为谥号呢?谥号是对死去的帝妃、诸侯、大臣以及其它地位很高的人,按照生平事迹,给予评定的称号。

换言之,尹嘉铨想让乾隆把自己死去的老爸提到和孔子一样的高度。让死去的老爸和孔子一样享受人间烟火。

说实话,他的想法和康小八的想法截然相反,老尹想让老爸万古流芳。

那么,尹嘉铨的老爸够上请谥号的资格吗?

尹嘉铨的老爸叫尹会一,雍正时期的进士,历任吏部主事、扬州知府、河南巡抚、江苏学政等职。

从官职来看,尹嘉铨的老爸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官员,根本没有资格拥有“谥号”,更没有资格和孔子平起平坐。

果不其然,尹嘉铨的请求被乾隆驳了回来。乾隆朱批道:

谥乃国家定典,岂可妄求?此奏本当治罪,念汝乃父子私情,故免之。若再不安分家居,当罪不可逭矣!

翻译过来就是:请“谥号”有国家规定,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请的,本来要治你的罪,考虑到你有孝心,这次就饶过你,下不为例。在家好好养老吧,别再提这件事了,否则罪不可饶。

从上面来看,乾隆这样处理很好,没有一棍子打死老尹。

重点交代一下,老尹请谥号是在70岁退休回博野老家养老时,恰好这一年乾隆巡视保定,老尹的老家离保定府不远,乾隆没有召见他。

在老尹看来,皇上召见自己在家乡父老面前才有面子,才风风光光。这是老尹的虚荣心在作怪。

这时老尹动起了脑筋,如何让皇上召见我呢?

思来想起,想出了给老爸请谥号和从祀孔庙这件事,于是写了一道奏折,让儿子递交乾隆。

老尹打的算盘是,为老爸请谥号是表现自己的孝心,如果清谥成功,自己不但被召见,甚至还要当孝子宣传,老爸万古流芳,我也名声在外,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老尹没想到第一次请谥被乾隆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并受到严厉的警告。

可是老尹鬼迷心窍,一次不成,再次上书乾隆。

乾隆接到老尹的奏本打开一看,依然还是那件事,为父亲“请谥和从祀。”最后还要求皇帝恩准。

乾隆勃然大怒,道:“老家伙不好好养老,屁大的官也想请谥号,也不尿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比你老爸官大成绩大的比比皆是,都像你一样讨谥号岂不乱套了?”

乾隆多聪明一个皇帝啊,老尹这些鬼点子还能瞒过他?早就看透了他,无非就是借老爸的名声沽名钓誉。

乾隆有种被轻视的感觉,我警告过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乾隆下旨,“尹嘉铨大肆狂吠,不可恕矣!着交刑部审讯,从重治罪,并查抄其在京师和原籍的家产著书。”

尹嘉铨被抓了起来,有司抄了他的家。

常言道:“不查都是海瑞,一查个个和珅”。老尹经不住刑部的严厉审查,况且乾隆时期,朝中官员贪污腐败蔚然成风,老尹也底潮。

老尹被查出有多处房产和田地,明显和收入不符,刑部官员又在他所著书中找到了一百七十多处犯上的话。

还发现老尹在书中称自己是古稀老人,这更引起了乾隆的愤怒,乾隆自称为“十全老人”,老尹算什么东西,竟然和我抢古稀老人。

刑部官员揣摩圣意,判决尹嘉铨凌迟处死,尹嘉铨痛哭流涕辩解求饶,但刑部官员无动于衷。

此时老尹肠子都悔青了,想不到自己弄巧成拙,一下子触到了乾隆的底线。乾隆最恨的人就是和他争聪明,乾隆心想:“想玩我,你还嫩点”。

乾隆要玩死老尹,于是问老尹“你知罪吗?”老尹赶紧磕头道“老臣罪该万死,还望皇上开恩饶过微臣”。

乾隆冷笑道“看在你认罪态度不错,这样吧,凌迟改为斩立决”。

就这样,尹嘉铨被砍头并抄了家,最后落得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尹嘉铨用实际行动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作死”。

文/秉烛读夏秋

对此,大家如何看待此事?欢迎在下方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