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尼堪 的档案

1652年,清顺治九年,也是南明永历六年,以大西军为主体的南明军队发起声势浩大地反攻行动。在这次反攻行动中,由李定国指挥的桂林之战和衡州之战,不仅是整个反攻行动的最高潮,给清军以巨大的杀伤,差点扭转历史,也在后世留下了两撅名王的佳话。

在此之前,明军连遇惨败,清军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攻克广州,定南王孔有德占领桂林。永历皇帝朱由榔如同惊弓之鸟,匆忙从梧州逃往南宁。随驾的诸多官员也纷纷作鸟兽散,他们有的避入深山,有的削发为僧,还有的干脆投降清朝,永历朝廷命悬一线。

此时,已在云南经营两年的大西军伸出了援手,孙可望主动联络永历朝廷,受封为景国公,并被赐名朝宗。借此机会。孙可望完成了对永历朝廷残存武装的收编工作,造成了”天子自扈从外,无一民一卒为朝廷有也”的局面,南明政权及其军队实际上变成了以大西军为主的抗清实体,随后他自封为秦王。1652年3月,大西军以刘文秀兵出四川,孙可望和李定国反攻湖广。

得利于之前对于云南的经营,大西军兵精粮足,初试锋芒便势不可挡,很快就打下了贵州和大半个四川。刘文秀连破吴三桂部,于叙州之战俘获吴军大将白含贞,将其主力压缩至保宁一城。”刘文秀之入蜀也,善抚恤军士。蜀人闻大军至,多响应。于是,重庆、叙州诸府县次第皆复。吴三桂迎战辄败,敛军以奔,趋保保宁。”而李定国更是大放异彩,三月下沅州,五月在靖州击溃清军张国柱部,歼灭五千余人,导致续顺公沈永忠不战而逃,先放弃宝庆,后放弃长沙,一直逃到岳州。清朝在湖南设置的许多道、府、州、县官也随军仓皇北窜。大西军收复了湖南大部分州县。

坐镇桂林的清定南王孔有德成为了李定国的下一个目标,为了消灭孔有德,李定国先派部将由便道直取严关(桂林东北),扼制桂林入湘之路,然后亲率主力攻下全州,拔去桂林之屏障。攻下全州后,李定国未及进城,便急趋桂林。六月二十九日,孔有德亲率桂林城中精锐于严关迎击大西军。为了激励士气,孔有德对部下大肆炫耀自己的生平,”具言其生平及粤西用兵曲折”,”王顾盼叱咤自豪,言出皆诺,无能后”。其骄横之状,溢于言表。然而开战后,李定国用五十头大象结成象阵,冲乱孔军阵脚,”兵未交而象阵前列,劲卒山拥,尘沙蔽日,马闻象鸣皆颠厥,有德众遂奔,掩杀大败”,孔军精锐一战尽丧,”浮尸蔽江下”。孔有德肝胆俱裂,狼狈奔回桂林,唯有闭城死守。李定国围城期间,孔有德本有投降的企图,因受部将挟制而错过了时机。桂林城北有水硐,直通城中山上。从水硐上山可俯瞰全城,七月初四日,李定国派遣精兵,乘夜出发,三更到达山顶竖起红旗。明军内外夹攻,于中午攻破武胜门,杀入桂林城内,孔有德在绝望中狂性大发,手刃爱妾,将自己多年来收集来珍宝聚在一室,而后自焚,”至初四日辰时,贼从山上攀附络绎入城,定南王见城已不能守,回王府手刃宫眷数十人,亲将住室发火,自刎被焚,骸骨化为灰烬。”死前嘱咐其子孔庭训不要像他一样一辈子做贼。”苟得免,度为沙弥。勿效乃父作贼一生,下场有今日耳。”

明军的接连胜利,极大地震撼了清庭,顺治皇帝任命和硕敬谨亲王尼堪为定远大将军,统率满汉精兵共十万南下。尼堪是努尔哈赤长子褚英的第三子,也是当时唯一一个经历了从后金崇德年到顺治时期历次大战且能出战的高级宗室。(阿济格下狱处死,济尔哈朗年迈,博洛和勒克德浑都是重病在身)而跟随他出征的屯齐、穆尔祜、镇国公汉岱、固山贝子扎喀纳也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可以说这是清廷所能拿出来的最强阵容。顺治对此次出征寄以厚望,不仅在南苑亲自为尼堪亲自送行,还赐他御服、佩刀、鞍马,其他的随行将领也一一赐予了御物。只是,顺治帝和这些出征的将领都没想到,这一次的远征,竟成了尼堪的最后一战。

七月二十日,尼堪率军离开北京,原计划是经湖南进入贵州,与吴三桂、李国翰所统领的四川清军合攻贵阳,这样的部署是希望一劳永逸解决南明所有的抵抗力量。然而孔有德败亡的消息传来,为挽救战局,清廷于八月初五日急令尼堪改变进军方向,先占湖南宝庆,然后进军广西。 得到命令的尼堪日夜兼程,十一月十九日,到达湘潭,二十一日,进逼衡州。两日之内昼夜直趋二百三十里,大战一触即发。

清军来势汹汹,李定国却情况不妙,由于其他战场的牵制,他手头只有四、五万人马,李定国没有畏惧,他见清军远道而来,趁其尚未结好阵形,便下令突击。不过明军在衡州与清军第一天的交战并不顺利,双方一番大战过后,明军被击退,连大名鼎鼎的象阵也颇受损失。清廷方面接到的第一天报捷为”及明,王率贝勒贝子、公、固山额真等、向前正列阵间。贼兵即至。我兵各依所对之处衡入。贼兵大败。追杀二十余里。斩获甚多。得象四、马八百二十有奇。击败贼兵、约四万余。尔衙门转发钞传”这和之后宝庆之战”获马七百余象一”的缴获相比,足见明军的损失是相当大的。此时尼堪根据以往的经验,做出明军已经战败的判断,他志得意满,觉得明军已毫无战心,决定在第二天的交战中,集结精锐直突明军战阵,擒斩李定国。但李定国之不愧是那个时代的一流将星,他的勇气和毅力都远远超跃了同辈。李定国在第一天战局极端不利的情况下,没有丝毫慌乱,他知道清军在接下来的交战中一定信心满满,于是因势利导,设置了诱敌深入、分割包围的战术,此番举动果然收获了最大的战果。

第二天开战不久,明军便详装败退。尼堪不疑有诈,他命屯齐指挥主力,自己则亲率5千精锐一马当先,追击”残敌”。只见他与主力相隔越来越远,明军突然伏兵四起,将尼堪所部截为数段。尼堪本人十分悍勇,大喊”我军击贼无退者。我为宗室,退,何面目归乎?”他带领部下在明军包围圈中左冲右突,试图突破重围,却被明军逐渐压缩,逼入一滩泥沼之中,其战马无法行动,随身携带的箭也射光了,尼堪困兽犹斗,依然拔刀抵抗明军。由于满清的亲王服饰明显,尼堪身边的高级扈从也甚多,明军知道围住了一个大人物,诸军无不奋勇向前,尼堪身边的亲卫一一战死,他本人也被明军围杀。他死后,首级被定国军士割去献功。其铠甲、绣旗也被明军剥去。当明军兵卒将尼堪首级拿来报功时,这些明军将士可能没有想到——他们打破了自满清兴起以来,阵亡的清军将领的最高纪录。

屯齐所率主力终于赶到战场,他见明军欢声震天,知道尼堪估计多有不测。为了能减轻失陷蕃王的罪责,清军与明军又展开了一场争夺尼堪尸体的拉锯战。清军反复冲入明军的战阵,只得到一具没有头的尸体。”敬谨亲王闻胜,轻骑疾进,遇伏战没,科尔昆三入围,求得王遗骸。”

此战,明军共消灭清军三品以上高级将领十五名,尼堪的亲军更是遭到全灭,顺治皇帝悲叹:”我朝用兵,从无此失。”跟随尼堪出征的屯齐等高级将领后来都受到革爵、革职等严厉处分。一时间,清朝官吏视广西为畏途,顺治十年有三人赴吏部候选,探筹(即抽签决定补用何地何官缺) 得广西之缺,竟”悸惧却不能手”。

更为重要的意义是在战场之外,李定国的北伐时间不足一年,纵横千里,收复湘、桂,击破清军数十万,南明一时呈现中兴之象,清廷甚至考虑过划西南诸省而治。虽然最终功败垂成,然而晋王之忠勇,依然永载史册,激励后人。正所谓:

老草坡前草树香,磨盘诸将墓堂堂。

残碑读罢呼雄鬼,生死都从李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