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悫惠皇贵妃 的档案

清朝的时候,在厘定后宫妃子的级别与地位时,除了要考虑其家族背景以及受皇帝宠爱的程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便是“母以子贵”。

这个“母以子贵”,可以是“母以亲子贵”,怡亲王胤祥的生母敬敏皇贵妃章佳氏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章佳氏入宫后一直都只是庶妃,没有受到册封,也没有名号,直至其去世后才被康熙皇帝追封为敏妃。然而在康熙去世,雍正皇帝登基后,她的儿子十三阿哥胤祥被直接封为了和硕怡亲王,章佳氏更是被雍正皇帝连抬两级,被追封为了敬敏皇贵妃。

不仅如此,章佳氏的棺椁还被雍正皇帝抬出,按照皇贵妃的礼仪重新下葬,并且是将其葬入了景陵的地宫,与康熙皇帝合葬,纵观整个清朝历史,也就是只有敬敏皇贵妃章佳氏以及雍正朝时期的敦肃皇贵妃年氏,这两位后妃享受到了以皇贵妃身份葬入帝王陵寝地宫的待遇,其他能够与帝王合葬的全部都是皇后。

只不过,年氏得此殊荣靠的雍正皇帝对她的绝对宠爱,而章佳氏则靠的是自己的儿子选对了人、站对了队,自始至终都是雍正皇帝的“铁杆”支持者。于是,儿子胤祥获封“铁帽子王”,而章佳氏自己尽管生前平凡,但是其死后获得了无限荣光,可谓是“母以子贵”的典范了。

与此同时,这个“母以子贵”,也可以是“母以养子贵”,这一点则在嘉庆皇帝曾经的养母庆恭皇贵妃陆氏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陆氏入宫后没有诞育子女,并且一直以来都是平淡无奇的,直至乾隆皇帝的十五阿哥永琰,也就是后来的嘉庆皇帝出生,陆氏的人生也就此转折。由于嘉庆皇帝的生母孝仪纯皇后魏佳氏在这一时期诞育子女过多而自身又无力全部抚养,于是乾隆皇帝只得安排陆氏抚养嘉庆皇帝。

而陆氏也在抚养嘉庆皇帝期间与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嘉庆皇帝对其非常感激,于是嘉庆皇帝登基的第二天,立马下旨将陆氏从贵妃抬到了更为尊贵的皇贵妃等级。陆氏也就这样靠着“养子”嘉庆皇帝,地位变得更加尊崇。

纵观这两位后妃,不管是“母以亲子贵”还是“母以养子贵”,前提条件都是要有“子”,这个“子”便是他们能够得以获得重新晋封的政治资本。

可就有这样两位康熙皇帝的后妃,她们既没有诞育“亲子”,也没有抚育“养子”,但是她们二人不仅在活着的时候就得到了极度的尊崇与晋封,去世后更是被追封为皇贵妃,获得了极高的殊荣。

而这两位康熙皇帝后妃就是历史上的悫惠皇贵妃佟佳氏以及惇怡皇贵妃瓜尔佳氏,她们虽然没有“亲子”和“养子”,但是她们有乾隆皇帝这样一位“养孙”。也正是靠着自己的这位“养孙”皇帝,两位皇贵妃也就此实现了“逆天改命”。

悫惠皇贵妃佟佳氏,与世宗、高宗两代帝王可谓是“亲上加亲”

佟佳氏家族是康熙朝权势、地位最为显赫的外戚家族,同时也是康熙皇帝在亲缘关系上最为紧密的,毕竟康熙皇帝的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就出自于这个家族。

而整个佟佳氏家族,除了为康熙皇帝的朝堂上贡献了佟国纲、佟国维、鄂伦岱、隆科多、法海等一众有着突出贡献的外戚权臣外,也为康熙皇帝的后宫中贡献了一位皇后、即孝懿仁皇后佟佳氏,以及一位皇贵妃、即悫惠皇贵妃佟佳氏。

这其中,佟佳氏皇后又是雍正皇帝的养母,而隆科多是扶保雍正皇帝登基的首功之臣。

在这样的情况下,悫惠皇贵妃佟佳氏作为孝懿仁皇后佟佳氏的亲妹妹与隆科多的亲姐姐,本就可以凭借着整个家族的关系,受到雍正皇帝的推崇,但是她却偏偏靠着自己的表现获得了再度晋封。

事情还要从康熙六十年(1721年)、也就是康熙皇帝驾崩的前一年说起。

这一年的康熙皇帝驾临雍正皇帝的王府,雍正皇帝可以说是“颇有目的性”地安排了当时只有十岁的乾隆皇帝弘历与康熙皇帝见面,这一次见面给了康熙皇帝以极大触动,回宫后立马决定将弘历带回宫中亲自培养。

康熙皇帝97个皇孙中,只有长孙弘晳和雍正皇帝所生的弘历享受到了这一待遇,足可见康熙皇帝对其的喜爱。

当然,对于这件事情的原委,历史上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康熙皇帝对于传位雍正皇帝的暗示;也人说这是乾隆皇帝在往自己脸上贴金,过程描述过于浮夸;还有人说这只不过是康熙皇帝在雍正皇帝府上心情不错,给了雍正皇帝一个“面子”而已。

然而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弘历进宫是不争的事实,并且康熙皇帝在亲自培养、辅导弘历的同时,还安排了两位自己非常信任和宠爱的后妃帮忙抚养弘历,其中一位便是悫惠皇贵妃佟佳氏。

在此之前的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佟佳氏已经被封为了贵妃。由于康熙皇帝的三位皇后即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孝昭仁皇后钮祜禄氏以及孝懿仁皇后佟佳氏先后去世,身份同样高贵的温僖贵妃钮祜禄氏也已经去世,所以从这一年开始到康熙皇帝驾崩,后宫中级别最高、地位最为尊崇的康熙皇帝后妃便是这位出身于佟佳氏家族的贵妃了,而她也就此履行着统御后宫的职责,成为“后宫之主”。

康熙皇帝对于自己的这位表妹后妃是非常的宠爱,非常可惜的是佟佳氏并没有为康熙皇帝诞育任何的皇嗣,这也使得她的地位一直是贵妃,如果她真的能够生下皇子的话,她很有可能成为皇贵妃甚至是皇后了。

就这样,康熙六十年(1721年),佟佳氏被康熙皇帝安排抚养年幼的弘历,尽管她本人没有诞育、也没有抚养过皇子,但是却“意外”地抚养了一位皇孙,而这位皇孙在日后成为了大清王朝的乾隆皇帝。

雍正皇帝继位之后,佟佳氏的地位便迅速得到了提升。

雍正元年(1723年)八年,雍正皇帝通过“秘密立储”的方式确立了弘历的作为自己的皇位继承人。第二年,即雍正二年(1724年)八月,雍正皇帝将佟佳氏册封为皇考皇贵妃,这时的她成为皇贵妃级别。

这样的晋封,不仅是雍正皇帝对于整个佟佳氏家族的感念,也是对于佟佳氏当年抚养自己的儿子弘历的感恩,当然此举也无疑是对“秘密立储”结果的一种暗示。

到了雍正皇帝驾崩,乾隆皇帝弘历登基后,马上就被封为皇祖寿祺皇贵太妃,地位和殊荣冠绝当时所有在世的康熙皇帝后妃。

乾隆八年(1743年),佟佳氏去世,终年七十六岁,乾隆皇帝亲自下旨祭奠,并且以极高的礼仪将其安葬,同时将其追封为悫惠皇贵妃。

雍正皇帝对于悫惠皇贵妃佟佳氏的敬重,得益于与其家族与雍正皇帝的特殊关系,而乾隆皇帝对于其的尊崇,则完完全全是“孝道”的体现,也正是那段短暂的“养育之恩”换来了佟佳氏善终的结局以及去世后的莫大殊荣。

惇怡皇贵妃瓜尔佳氏,则是彻彻底底地凭借“祖以孙贵”上位

瓜尔佳氏,三品协领祜满,通过选秀入宫,并且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被封为和嫔,前文中所说的佟佳氏皇贵妃也是在这一年被封为的贵妃。

康熙四十年(1701年),瓜尔佳氏为康熙皇帝生下了皇十八女,但是其早殇,没有活到成年。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被封为和妃。

不同于悫惠皇贵妃佟佳氏,瓜尔佳氏并没有非常显赫的家庭背景,并且在女儿早殇后她再也没有为康熙皇帝诞育子女,尽管康熙皇帝对于她还是非常的宠爱,然而因为客观条件上的“硬伤”,让瓜尔佳氏的地位并没有得到很大提升。而她尽管已经到了妃级,但是其地位和受到的尊崇远远比不上“惠宜德荣”这康熙的“四妃”。

只不过,在这之后的瓜尔佳氏幸运地得到了一个“逆天改命”的机会,那便是与佟佳氏一同抚养幼年的乾隆皇帝弘历。

对于抚养弘历,瓜尔佳氏可谓投入了其全部,毕竟她经历过丧女之痛,因而也更加珍重她本人与乾隆皇帝的这段“祖孙缘分”。在后来乾隆皇帝回忆瓜尔佳氏对她的抚养和照顾时,对其进行了大肆的赞美与褒奖:“朕幼年蒙皇祖养育宫中,贵太妃时加抚视。”由此可见瓜尔佳氏对于照顾乾隆皇帝的尽心以及她本人对于这次机会的看重。

同前文中的佟佳氏一样,从雍正时期开始,瓜尔佳氏也开始得到了推崇与晋封。

雍正皇帝登基后,将其尊为皇考贵妃,级别已经从妃升格为贵妃,在当时的康熙皇帝后妃中,级别与地位仅次于佟佳氏。

乾隆皇帝登基后,先是将其尊为“皇祖温惠贵太妃”,在佟佳氏去世后,立马将其尊为“皇祖温惠皇贵太妃”,与佟佳氏的“皇祖寿祺皇贵太妃”称号等级对等,都是皇贵妃级别,足可见瓜尔佳氏在乾隆皇帝心中的重要性。

而瓜尔佳氏的晚年是非常幸运的,并且她也是非常幸福的。

说她幸运,是因为她遇到了非常讲求“孝道”的乾隆皇帝;说她幸福,是因为她的长寿,使其成为了所有康熙皇帝的后妃中最晚去世的一个,并且是比上一个去世的康熙后妃足足晚了十年的时间。

瓜尔佳氏在乾隆朝时期可以说是尽享宫中的荣华与安乐,宫中每逢节庆,后宫上下都对其是不敢怠慢,毕竟这是抚养过当朝皇帝的人。而乾隆皇帝给予这位养育过自己的“小奶奶”也是尊崇至极,对其的赏赐甚至超过了对待自己的生母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

乾隆三十三年(1786年),瓜尔佳氏去世,享年八十六岁,乾隆皇帝将其追封为惇怡皇贵妃,并且得到了乾隆皇帝的亲自祭奠,也算是走的风风光光了。

悫惠皇贵妃佟佳氏与惇怡皇贵妃瓜尔佳氏,这两位康熙皇帝的后妃,尽管没有“亲子”,也没有“养子”,但是反而获得了更高级别的封赏以及更为优厚的待遇,原因只是因为她们比其他人多养了一个“孙子”,而这个孙子做了一朝的“太子”,做了一朝的皇帝,这也使得这两位后妃享尽了雍正、乾隆两代帝王的尊崇,并且在其去世之后被葬入到了“景陵双妃园寝”,在去世之后依旧享受到了无限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