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曹振镛 的故事

本文转载自无知有畏在哔哩哔哩专栏的原创文章,已经得到作者授权,有修改,禁止二次转载。

我们知道,古人死后,人们会对这个人物的一生进行评价,选择用谥号来进行概括。清朝文官可以获得的最高级谥号就是“文正”了,而清朝近300年的时间里,得到文正这个谥号的有汤斌、刘统勋、朱珪、曹振镛、杜受田、曾国藩、李鸿藻、孙家鼐八人。这其中有皇帝老师,比如朱珪是嘉庆帝慈父般的老师,杜受田是帮咸丰皇帝取得皇位的功臣。还有安邦定国之功的大臣,比如平定南方太平天国的曾国藩。但是,这些“文正公”里有一人却是“与君主完美契合”却表现平庸无奇,而难以配的上如此美谥。此人就是“曹文正公”——曹振镛,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曹振镛(1755—1835年),字俪生,号怿嘉,安徽歙县人。既是盐商之后,又是官宦子弟,父亲是乾隆朝的户部尚书曹文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曹家是魏武帝曹操之后)。他本人在乾隆朝中进士,入翰林院,这个曹振镛时候不到30岁,算得上年轻有为,随后,他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逐步升迁,最终成为道光皇帝最为倚重的宠臣。道光元年,曹振镛荣任军机处领班,成为名副其实的首辅。道光七年(1827年),七十一岁的曹振镛晋为太傅,太傅虽然在是一个荣誉性质的虚衔,但位列三公,正一品位,地位十分崇高,很少有大臣可以在生前就获得,更何况是曹振镛这样一个汉族大臣,之后,最后,道光十五年(1835年),也就是鸦片战争的前几年,八十周岁的曹振镛过世,也算是躲过了这次浩劫。《清史稿》记载,道光帝在其死后,十分悲痛,曾颁诏云:“大学士曹振镛,人品端方。自授军机大臣以来,靖恭正直,历久不渝。凡所陈奏,务得大体。前大学士刘统勋、朱珪,于乾隆、嘉庆中蒙皇祖、皇考鉴其品节,赐谥‘文正’。曹振镛实心任事,外貌讷然,而献替不避嫌怨,朕深倚赖而人不知。揆诸谥法,足以当‘正’字而无愧。其予谥‘文正’”。

这么看来,此人必定是经天纬地之才,立下不世之功,但实际上,曹振镛却不是,他一生虽做了几件对朝政有意义的事情,如改革盐政,再如道光九年,编纂平定回疆剿捦逆裔方略八十卷等,但仅凭这些很难配得上上述殊荣,那么他是否有过人之处呢?似乎也不是,后来,他的门生请教他的官场秘诀,他却告诉别人:“无他,但多磕头,少说话耳。”为此,有人讥之为“磕头宰相”。

可见,如此简单的建议,不免让人失望,但是结合当时的环境,就知道,其实这句话,可以和当时的君主完美契合。

道光帝的画像

曹振镛大红大紫的时期是道光时期,道光皇帝的特点之一是节俭,他一继位,就命令停止一些地方的礼品,如岭南的荔枝、江浙的茶叶等等。他还节约皇宫的开支,为皇后庆生,竟然只用打卤面办宴会,可谓帝制社会的一大奇观。裤子破了,就打补丁继续穿,曹振镛心领神会,也学着道光皇帝打补丁,其他大臣见这般光景,也开始打补丁(道光皇帝也经常受到蒙蔽,君臣二人的对话经常闹笑话,比如网上流传很广的五两银子的补丁,三两银子的鸡蛋,我在此不在赘述)。

道光皇帝的特点之二,就是才能一般,其执政能力远远逊色于祖父乾隆皇帝,也逊色于父亲嘉庆皇帝。无论今日网络史学如何说乾隆皇帝挥霍,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乾隆皇帝政治才能突出,善于洞察臣下,性格角度上,乾隆皇帝个性张扬,所以用人也是用的个性突出之人,比如贪官和珅,也是飞扬跋扈,才能突出;再比如之前讲过的王杰,性格柔中带刚,待人谦和又很有原则,还有就是说乾隆皇帝信任的大臣,“坏的光明磊落,好的磊落光明”。

相比之下,道光皇帝为人才能平庸,性格平和。尤其是步入中年以后,他老眼黄花,精力不足,而清朝极度君主专制,皇帝乾纲独断,工作繁忙。曹振镛便揣摩上意,说那些言官经常提意见是以此为功劳的,他于是献计说:“皇上几暇,但抽阅数本,见有点画谬误者,用朱笔抹出。发出后,臣下传观,知乙览所及,细微不遗,自不敢怠忽从事矣。”也就是说,曹振镛让皇帝对臣下的奏折吹毛求疵,抓文章的细枝末节,找出谬误之处,就借此机会突出皇帝明察秋毫,让臣下不敢再提意见。之后,朝臣们“皆矜矜小节,无敢稍纵”。从中我们看出这对君臣真是完美契合。

曹振镛的书法

另一方面,这也导致了清王朝的进一步衰败,整个社会一股死气沉沉,选取人才也是选择那些循规蹈矩、墨守陈规之人,曹振镛在担任主考官时,喜欢“惟遵功令”、“严於疵累忌讳”,也就是重视考生的文章是否合乎文法,导致“不取淹博才华之士”,使得一些个性、文风不为曹振镛所欣赏的有才之士难以脱颖而出。比如清代有一个大学问家俞正燮,对天文、地理、水利、诗词歌赋、训诂、音韵等都有研究,著作颇丰,连现代的著名学者如蔡元培、胡适也都有较高评价,但他在科举道路上走的很不顺利,47岁才考中举人,道光十三年(1833年),58岁的俞正燮赴京参加会试,当时主持会试的总裁就是曹振镛,虽然俞正燮是大学问家,但其文风却不为曹振镛所欣赏,最终俞正燮落选,之后俞再没有机会进入官场。

清代的龚自珍忧国忧民,评价当时人心浑浑噩噩,不会出言犯忌,也好像是《论语·季氏》中“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的理想社会。但是社会上有才能的官吏、有才能的将军、有才能的士绅、有才能的农民、有才能的工匠、有才能的人商越来越少,甚至连胆大艺高的小偷、土匪、强盗都少见。更可怕的是,稍微有才能或者有个性的人,也会被大家“督之缚之,以至于戮之”,而这种摧残“戮之非刀、非锯、非水火,文亦戮之,名亦戮之,声音笑貌亦戮之”,并且“戮其能忧心,能愤心,能思虑心,能作为心,能有廉耻心,能无渣滓心”。所以龚自珍才希望“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但是,曹振镛真的是一无是处吗?从他的手段来看,他不算是毫无能力,而是迎合君上,与皇帝相互契合,清代张星鉴《仰萧楼文集》记载:有一次道光帝大考翰林和詹事,诗题为“巢林棲一枝”,众人都不知出处,道光帝大怒,第二天召见曹振镛,问诗题出处,曹振镛“以不知对”,道光帝方息怒云:“汝亦不知,无怪若辈也。”但是,当日诸臣考试完毕,就拿诗题请教曹振镛,曹振镛曰:“此左太冲咏史诗也。”并将全诗背诵,不失一字。曹振镛在同僚面前的谦虚,可见一斑。

道光帝的书法

概括的说,道光和曹振镛是一对互相契合的“完美”君臣,创造出来一个表面庶人不议的理想社会,却内部早已经腐朽不堪。面临近代大变局,道光皇帝的节俭和曹振镛的博学、谦虚都会在体制下变成后人的谈资罢了。试想道光朝所赔偿的2100万银元能吃几个鸡蛋?能补几个补丁呢?

相关阅读:

王杰:清朝历史上唯一一个敢于对抗和珅的陕西状元

大贪官和珅究竟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