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朱红灯 个人档案

上文中我们说到“屠户”毓贤在上任山东巡抚后向朝廷提议收编义和拳,可此时朱红灯一伙公然占领了杠子李庄,引起毓贤的不满,于是派袁世敦前往清剿,袁世敦活捉了朱红灯和他的搭档心诚和尚。一切看似圆满,但是,在京城的朝堂之上,不管是“力抚”义和拳的端王集团,还是和洋人关系紧密的汉党集团却都将矛头指向了毓贤

封建王朝,尤其是在满清后期,官员腐败成风,腐败的同时还相当注意“自保”,于是“站队”成了一种流行,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嘛。当时总体来说也就两派,一派是以端王这些皇亲贝勒为主的端王集团,还有一派就是以李鸿章、张之洞等人为首的汉党集团。

可再看咱们这位巡抚毓贤,自身清廉,从不贪污受贿,这一点得到慈禧的认同,这也是他能够接任张汝梅成为山东巡抚的一个原因;还有一点就是他的为官之道,他自认为只要对慈禧忠心耿耿,就没必要非要“选边站”,这样一来两边都不得罪,也挺好。是,在他以前加官进爵的过程中,他的这种做法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排挤,但是如今站的位置可是山东巡抚,那可不同以往,要知道巡抚乃是皇上钦点,连军机处和总理衙门对巡抚也只能发政令而没有管辖权,这么一个实权人物,端王和汉党谁不想安插上自己的人?偏偏毓贤既不属于端王,又不亲近汉党,所以,清剿了朱红灯的义和拳之后,双方不约而同地将毓贤视为“眼中钉”

端王集团给毓贤安的罪名是“清剿过火”:纵兵开枪,骚扰乡邻!不得已,毓贤只好把袁世敦推出来当了“替罪羊”,因为清剿是袁世敦指挥的,但是仍然遭到斥责,至于袁世敦,直接革职。史书中记载当时的“圣谕”是这样的:

营官袁世敦,行为孟浪,纵勇扰民,著一并革职

这就完了?想得美,端王那边弹劾完了,该汉党了,于是,两天之后又一道圣谕来了,上次是指责他“剿的太狠”,而这次恰恰相反,批评他“剿的太轻”,是有意在偏袒义和拳:

地方文武弹压缉捕俱不得力,巡抚毓贤固执成见,以为与教民为难者即系良民,不免意存偏袒,似此因循日久,必至滋生事端

10天后,毓贤接到第三道圣谕:命山东巡抚毓贤来京陛见,以工部右侍郎袁世凯署理山东巡抚!

毓贤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虽然巡抚之位没了,但是如果要罢黜或者降级的话,一道圣旨就行了,根本不用进京,现在被召进京,未必是就是降官。

这次事件也给毓贤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从根基上动摇了他“不选边”的一贯作风,回京之后他就投身端王集团,为端王进言献策,利用义和拳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他还多次向慈禧保举“义和拳可为我所用”,即使后来成为山西巡抚,他也一直在宣扬这个理念。李鸿章在死前都不忘痛骂“不想毓贤误国至此”,一方面由于毓贤在山西境内杀害太多洋人、教民,列强才将赔偿金定在了4亿5千万两;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毓贤在朝廷上对义和拳的鼓吹给当权者造成了影响,才会有了后来“以拳治洋”的悲剧

毓贤的事告一段落,为什么说毓贤是义和团运动的转折点?不但因为毓贤正式提出收编义和拳,而且他对义和拳的宣传影响了朝堂,虽然暂时离“信任”还很遥远,但是,正是他的努力,才让慈禧和端王集团重新审视义和拳这股新生势力,只可惜,端王集团捷足先登,利用义和拳制约了慈禧(这是后话)

毓贤离任后,山东巡抚这个“肥缺”谁来填补?显然,和洋人关系密切、又提倡“清剿”义和拳的汉党一派下手更早、也笑到了最后。其实,毓贤刚接任张汝梅出任巡抚的时候,汉党就察觉到毓贤对义和拳的偏袒,这样一个人呆在闹“拳”大省,绝对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所以,汉党很早就已经着手更换毓贤,而毓贤又得不到端王那帮人的支持,结局可想而知。

剿灭朱红灯,这给了端王那帮人参奏毓贤的机会,而汉党除了参奏毓贤,还通过洋人公使向朝廷施压,以“治拳不利”为由,要求尽快撤换毓贤,美国公使康戈尔甚至点名让袁世凯出任。毓贤本以为“不站队”是最明智的选择,可在当时的官场,“不站队”的人才是最危险的,因为出事的时候,连个为你说话的人都没有

袁世凯出任山东巡抚,在汉党的掌握之中,又出乎端王集团的意料之外,以“钦差”身份在南方督办税务的刚毅也不得不迅速回京,煽动部下参奏袁世凯,试图将这个刚刚上任的山东巡抚给换回来,但是,圣旨已下,不能平白无故说换就换啊,那朝廷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于是,端王集团无数双眼睛就死死盯着这个刚上任的巡抚袁世凯

袁世凯何尝不知这一点,虽然他得到汉党的保举,更深得荣禄的赏识,但在这个风口接手山东还是让他头疼,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步了毓贤的后尘,而这个时候,一件让他更头疼的事发生了,就是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哥哥袁世敦

袁世敦当时被毓贤当成“替罪羊”,革去所有职务,现在自己的弟弟突然成了山东“一把手”,所以,他想通过袁世凯让他官复原职,可袁世凯却不想让端王他们抓住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把柄,于是就把他哥哥给推脱了,他哥哥由此怀恨在心,再也没有理过袁世凯,在袁世凯母亲去世之时也以长子的身份拒绝让其葬入祖坟,河南巡抚出面说好话都没用,兄弟两彻底闹掰,袁世凯再也没有回过老家(袁世凯老家是河南项城人)

袁世凯到了山东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很有名气的义和拳“大师兄”,因为当时义和拳经过朱红灯和心诚和尚的夸大,“刀枪不入”的口号已经传遍山东,袁世凯心里虽然并不相信,但是还是要眼见为实。袁世凯亲自打了“大师兄”一枪,结果可想而知——抬下去埋了!

袁世凯证实了这就是种迷信,换他以前的脾气早开始大规模“清剿”了,可现在他是巡抚,盯着他的人多着呢,他知道不能出现大失误,毓贤打了几枪就被说成“纵勇扰民”,他可不想那样

毓贤在山东之时确实袒护了义和拳,而且还多次谏言要“收编义和拳”,受他影响,山东大部分官员对于义和拳的态度也很暧昧,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义和拳会被收编。袁世凯来了之后,采取了一系列软硬兼施的政策:

首先就是下发一个通告,让所有人明白义和拳还是“拳匪”,至于“收编”一事,更是无稽之谈,让官员们死心;

其次,让官员们对义和拳进行排查登记,每天都得把辖区内义和拳的动静向袁世凯报告,出现一件处理一件,为此他还成立了不少“督察组”,分派到各地去监督落实;

第三,调动手中的武卫军右军,一小部分保护教堂,其他人都散布在城乡之间的交通要道,阻止义和拳大规模聚集;

最后是重点,那就是清剿,虽然有端王的人盯着,但是他也不能太让扶持自己的汉党人失望,除了清剿规模较大的拳民组织、抓捕拳民头领外,他规定,凡是聚集40人以上的拳民头领,斩立决!

在袁世凯一系列举措下,上任不到3个月,山东境内泛滥的义和拳就得到控制,由于到处都是眼线,义和拳大规模聚集根本不可能,拳民和教民的冲突也都被制止在萌芽状态,形势日趋稳定,而且他还严格要求尽量避免使用枪炮,这也堵了端王一派的嘴,于是,“署理山东巡抚”变成了实授,临时工转正了,成为名正言顺的山东巡抚。

虽然很多史书上都认为这和他手里的1万多军队有直接关系,但是不可否认,袁世凯在治理方面还是有一套的,他也成为所有巡抚中,唯一握有军权的人

而此时他的前任毓贤却正在北京城里走着另外一条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