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李慈铭 资料

清代京官李慈铭给自己定了七条原则底线,并写成条幅,挂在书房里这七条似乎是他要做好官的誓言。具体就是:一不与地方官联系,第二不结交翰林,三不搭理所谓的名士,四不提有钱人,五不认天下的同学,六不拜任何人做老师,七是不参加任何婚丧嫁娶。

越缦堂日记

然而遗憾的是,这位穷京官在此后的官场未能遵守,因此他也成了穷京官却能够将享受达到巅峰的一位。

清代做京官确实很穷,这是由于底薪和官场排场和各项开支所决定的。

因此,在清代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穷京官。比如,当了五十年的名臣朱珪,虽然做了嘉庆的老师,在过时后,“卧处仅有一布褥,其别舍则残书数箧而已,见者莫不悲感。”还有一位刑部主事,“贫瘁不堪,门庭萧索,屋宇渗漏,使令不供,人有菜色。”

当时的阁学摄礼、兵二侍郎的从来没有清廉之名的袁希祖,在咸丰十年去世后,仅有白金八两,连棺材本都不够。引得大家为之感叹一位身兼二职的京官为什么会穷到这个地步。

李慈铭

因此后来康有为对京官之穷进行了一次整体概述:“康有为说:“京官寒苦, 尤世所无。即大臣岁入仅数百金。故自大学土至于七品京曹,苟非望得总裁、主考、学政、房官阅卷之差,以认门生,收贽费敬、冰敬之金,部曹借捐官印结之人,殆皆饿死。”

因此,京官之穷是大清朝上下众所周知的一个事实,井且成为人们调侃取笑的一个现象。有好事者还写了 一品大员的穷苦状:“轿破帘帷马破鞍,熬来白发亦诚难,粪车当道从旁过, 便是当朝一品官。”

显然李慈铭最初就是这其中的一名。但是他最终与那些坚持一辈子的穷京官不同,他是一边穷困一边享受,堪称穷京官中的异类。

咸丰八年,李慈铭做了两年京官,因为朝廷跟太平军对战,财政吃紧,导致不多的俸禄总是发不出来,且债台高筑,最终不得已辞职回到农村。

四十岁后,天下形势好转,李慈铭又中举再度进入户部做了郎中,此后官场也一直不得志,在临死前几年才做了实缺山西道监察御史,因此他当官大部分状态都是穷京官,但是却一直在穷而奢豪中度过。

清代京官

首先李慈铭是真穷,为此经常是债务缠身,在日记中多次写下“比日穷困不堪”,“比如窘甚,负债有如牛毛矣。”而他与那些穷到“先裁车马后裁人,裁到师门二两银。惟有两餐裁不得,一回典当一伤神。”的京官不同,他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想拿掉京官的体面还不如回老家。

因此他走上了违背自己当初要做风清气正的京官的诺言。首先他居住条件非常好,“有屋二十余楹,有轩有圃,广植花木,气派宏阔。”且家里下人众多,出入必乘车马。而且在华北大旱之际,趁着人口价低买了二个小妾,其中一个小妾花费一百八十两。《清季一个京官的生活》

因此不管在家还是出门“平均常常雇佣仆人三四人,女佣两人,更夫一名,厨师一名,车夫一名。”那么,这些开支都是要从他的俸禄中支出。此前为了捐官他把自己家的田产二百余亩都进行了变卖,因此也没有任何资产可言,最后到了回家给老妈养老的时候到了“耕无寸田,居无尺植,露棺三世,赁屋半椽”的地步。

清代俸禄

由于从小家境还不错,因此大体算得上比较优越的家境。“慈铭家居三十年,衣食百需,仰给老母,如婴儿然。”因此,享受生活成了李慈铭的一贯作风,跟其他京官一样,喜欢吃喝,而且还要有一定的品味,甚至这成了他到老也不好改掉的习惯。光绪三十年的时候,同僚邀请他去吃饭,当时是盛夏时节,“赤景方中,车行如坐炽瓮”,就是在车里闷得跟个乌龟似的。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都这么大年纪还要这么辛苦去吃喝,因此才发出说:“历十余里,赴诸少年之约,六十老人,亦太多事矣。”的感叹。

李慈铭的收入中,只有养廉银和印结银两项收入,加起来一年也不到二百两,因为当时“财政困难,仍照咸丰以来的办法,八折发放。”

虽然经济持续吃紧,但是他在衣着上也非常讲究,比如在光绪五年时他就一出手五百两银子买了一件袍子,他的朋友听说后说:“李慈铭天天哭穷,原来还是那么会讲究。”此外,李慈铭还靠借贷典当维持生计,在《清季一个京官的生活》中记载,光绪十一年以前,他几乎要以典当借贷为生,“在北京的严冬季节,李慈铭穷得把自己的皮袄松锦了当铺,但必须给仆役以皮袄赏。”因此,这就是他维持穷京官所付出的高昂代价。

相关记载

虽然如此,李慈铭却也非常有个性,对于当时的官场腐败还非常看不惯,甚至有时候不分场合地点进行议论“不避权要,当面折人,议论臧否。”但是到了他逐渐提拔后,对这种牢骚逐渐有所收敛,因此可以解读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那么穷京官李慈铭靠什么获得外援呢?当然是打破了自己早年所立不结交地方官的誓言,因此有一次他收到了一笔一千一百多两的“炭敬”。

相关记载

后来,李鸿章还聘请他去学堂做了一份兼职,有人解读是李鸿章对他的“封口费”,因为李慈铭的“大嘴”有时口无遮拦,担心被李慈铭揪住小辫子不放,所以怕他“任情擅骂”,所以这招还颇为有效,以至于,李慈铭在骂人的时候或者弹劾谁的时候,“不劾李鸿章”,因此,李慈铭算不得真正的有操守官员。

因此总结来看,京官要不倒的架子,要维持与他身份相称的生活,就要讲求居室、姬妾、舆马、仆役,再加上戏曲、冶游、饮宴,这才构成了京官生活的全部图景。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计算,京官想要维持这样的生活,如果不依靠外官的“别敬、炭敬、冰敬”,那么不饿死也基本要去讨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