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李鸿藻 档案

李鸿藻虽与同治有很深的感情,但他很清楚得罪慈禧会有什么后果,经过一番掂量,权衡利弊得失,他还是把遗诏草稿交给了慈禧。

慈禧见到遗诏,立刻将其扔到火盆销毁,她既恨同治不念母子之情,更对阿鲁特氏有说不出的仇恨。若非阿鲁特氏的教唆,同治怎会撇开亲娘,来决定立嗣这种大事?

而阿鲁特氏“国赖长君”的表态分明是冲着她慈禧来的。慈禧只等同治一过世,就来处分这个冤家对头。

李鸿藻的一去不回头,使同治开始感到事态不妙。他连急带病,不久就到了不能进食,不能入睡的地步。可慈禧却在此时下达“尽断医药饮食,不许任何人入乾清宫的命令”,同治又熬了一天,终于怀着对皇后的无限牵挂驾崩了,时为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五。

慈禧给了同治生命,却又无情地摧残了他……而凭借儿子当上太后的慈禧,却在儿子死后依旧赖在太后的宝座上,继续垂帘听政。

在慈禧的主持下,立咸丰的侄子——醇亲王之子载湉为幼帝,年号为光绪。当初支持同治册立阿鲁特氏为皇后的慈安也已经向慈禧屈服了。实际上,伴随着同治的去世,慈禧已经没有资格再当太后,但无论是皇室成员还是朝廷的官员谁也不敢同慈禧去较真。在慈禧的淫威下,同治皇后却就成为没有当太后命的女人。

《清代名人传略》中载淳传中有如下一段评述:“根据许多记载,皇后当时正怀有身孕,假如是个男孩,她当然会成为太后——摄政的皇太后无疑要防止此事发生……人们谈论起来都对孝钦极为不满……”

《慈禧外记》也有类似的记载:在养心殿的议立嗣皇帝的会议上:“慈禧首发言曰:‘皇后虽有孕,不知何日诞生,皇位不能久虚,宜即立嗣君。’恭王抗言曰:‘皇后诞生之期不久,应暂秘不发丧,如生皇子,自当嗣立,如所生为女,再议立新帝不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