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杨乃武 历史故事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并未致上百名官员被革职,有据可查的就是9名官员:余杭知县刘锡彤、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城,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世潼、郑锡滜,浙江巡抚杨昌濬和礼部侍郎胡瑞澜。

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月十二日清晨,余杭知县刘锡彤接到葛品连生母沈喻氏请求查验亲子尸体的呈词,便升堂讯问。一番讯问后,刘锡彤从葛品连的母亲口中大致了解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十月初九这天,葛品连如同往日一般到豆腐店做事,工作途中突感不适,呕吐数次后身体虚弱不堪,于是就向老板请假回家休息。回到家后,葛的病情并没有任何好转,呕吐情况不但加剧,还全身发冷。

见状,葛品连觉得自己可能得了感冒,就让自己的妻子葛毕氏(小白菜)去药店拿一些桂圆、东洋参,然后煎服给自己喝。谁料,当葛品连服下汤药后,过了片刻,他突然就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次日下午就一命呜呼。

葛品连死后,他的家里人对他的死因最初没有任何一丝的怀疑,都认为他是病死的。然而,在他死后的第二天,他的口鼻腔内却突然流出血水,其母沈喻氏和陪在她身旁的亲戚见状,是大惊失色,并对葛品连的死因有了怀疑,认为他很有可能是被人毒死,而不是病死的。

之后,沈喻氏在与亲戚商量后,就决定去报官,让官府来查明葛品连的真正死因。若官府查出他是病死的,就入殓出殡,反之若是中毒身亡,就要求官府彻查此事。

于是,这就有了十月十二日清晨,沈喻氏赶到县衙,请求余杭知县刘锡彤能派仵作查验葛品连死因这么一出。

经过简单查问后,事关人命,余杭知县刘锡彤不敢怠慢,就赶紧带着衙役和仵作沈祥前往现场勘验。勘验过程中,刘锡彤从邻里间得知这么一个传闻,他们都说葛品连可能是被杨乃武与小白菜合谋用砒霜毒死的。

葛品连的邻居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杨乃武是葛品连现在住的房子的房东,当时因为葛品连经常在豆腐店过夜,不在家中居住,所以杨乃武的妻子詹氏就经常叫小白菜与他们夫妇同桌共餐,久而久之杨乃武就把小白菜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来看待,不但与她同吃,还经常亲自教她识字背诗,变得很是熟络。

起初,詹氏还健在时,还没有人非议两人的关系。可是随着詹氏因难产去世,此时小白菜仍不避嫌的与杨乃武同桌共食,由此邻里间就逐渐传出“羊吃白菜”的谣言。

本来,这就是一个传言,在没有实据的情况下,这当不得真,也并不能去证明葛品连是被用砒霜毒死的。

事实上,当仵作去查验时,葛品连的尸体并未呈现出与《洗冤录》所记载的服砒霜致毒身死的特征,由此可见葛品连并非是民间传言的那样是中砒霜而死。

可是,刘锡彤与杨乃武素有私怨,平日里杨乃武就借着举人的身份,时常为百姓请命,与刘锡彤作对,而由于杨乃武有着举人的功名,刘锡彤虽对他恨的是咬牙切齿的,却也无可奈何,对他没有任何的办法。然而,这传言却给了刘锡彤一个整治杨乃武名正言顺的理由。

之后,刘锡彤就罔顾事实的真相,直接认定葛品连就是被杨乃武与小白菜合谋用砒霜毒死的。刘锡彤先是对小白菜严刑逼供,用“烧红铁丝刺乳,锡龙滚水浇背”的酷刑逼迫小白菜认罪。之后在小白菜被逼认罪后,刘锡彤就以小白菜的认罪口供将杨乃武捉拿到案,并以此向朝廷请求革去他举人的功名(有功名在身的,是不能动用刑的,只有先有朝廷革去他的功名,之后方可用刑)。

但是,刘锡彤实在是太恨杨乃武了,还没等到朝廷下诏剥夺杨乃武的举人身份,他就对杨动用了酷刑,然而在酷刑下,杨乃武却始终坚称与小白菜并无私情,更未与她合谋毒死葛品连。

当然,纵使杨乃武不确认,依清律在有一方承认的情况下,依旧是可以定他们罪行的,所以在杨乃武未承认的情况下,刘锡彤还是以合谋毒死葛品连的罪行将此案呈报上司杭州知府,交由杭州知府陈鲁再审。

事实上,此案若认真调查,是很容易调查出真相的,可是陈鲁这人是湘军出身,素来就对读书人很是看不顺眼,认为他们都是一些虚伪小人。因此在接到刘锡彤的呈报后,他就认定杨乃武就是一个毒死葛品连的罪犯。

将杨乃武提审到杭州后,陈鲁就对杨乃武严刑拷打,连续数天都百般折磨他,让他跪钉板、跪火砖……,终于杨乃武撑不住了,为了不再被折磨,他还是认罪啦!

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一月初六日,陈鲁以奸谋杀亲夫罪判处小白菜凌迟之刑,以授意谋害他人亲夫罪判处杨乃武斩立决,之后上报浙江按察使蒯贺荪。

按察使蒯贺荪获悉后,对此案是颇不认同的,他认为杨乃武是一个前途无量的举人,他不可能自毁前途与一个有夫之妇搞什么私情,更不可能去合谋毒害其亲夫。

所以在接案后,他就两次提审杨乃武、小白菜二人,询问他们是否真的认罪,是否真的有谋害葛品连。杨乃武、小白菜被酷刑早已折磨的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们恐惧如果不认罪,一旦发回重审,自己恐怕会再受这般酷刑,所以他们均承认了毒害葛品连的罪行。

见当事人当庭认罪,蒯贺荪就对此案再无疑问,只叹杨乃武实在不该,遂将此案上报浙江巡抚杨昌濬。

浙江巡抚杨昌濬也算是一位能吏,生性谨慎的他,不想因自己的疏忽让无辜之人枉送性命,所以他就派候补知县郑锡滜亲自前往余杭县走访,查探此案是否真的是这般情况。然而,杨昌濬选错了调查的人选,郑锡滜就是一个贪官,他根本就关心此案的真相到底怎样,前往余杭后,他就直奔刘锡彤处,向他索取重贿。

之后,郑锡滜在余杭是什么也没干,好吃好喝几天后,就向杨昌濬覆命,说此案确实是铁证如山。杨昌濬也信以为真,认为此案确实无误,遂完成结案报告,维持县、府、臬司原判,上报朝廷。

至此,按照正常情况,此案已是铁案难翻,只要刑部回文一到,待秋审后,杨乃武、小白菜就必死无疑。

可就在这时,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这件看似已是铁案的案件却开始有了转机。

杨乃武的姐姐杨菊贞始终不信自己的弟弟会杀人,所以是四处上访,要求重审此案。最初因为此案已经被浙江巡抚杨昌濬定了案,若是要翻案必然就会得罪杨昌濬,所以浙江境内的官员无一人敢接杨菊贞的状纸,替杨乃武翻案。好在,杨乃武有一同科吴以同在胡雪岩的府中任幕僚,在他的联系下,杨菊贞得到了胡雪岩的帮助。

经过胡雪岩的牵线搭桥,杨菊贞得以前往京城并与在京中任刑部侍郎的江浙籍夏同善搭上了关系,在其指点下杨菊贞遍访了在京的三十多位江浙籍现任官,并向步军统领衙门、刑部、都察院投递了冤状。

最终,在这些江浙籍官员不遗余力地奏请下,此案被两宫太后慈禧和慈安太后获知,并被发回重审。

江浙籍官员为什么要帮助素不相识的杨乃武呢?

江浙籍官员之所以会帮助杨乃武,不是因为正义心,而是为了利益。当时因为太平天国运动的原因,以李鸿章、左宗棠等为首的湘淮派占据了江浙官场,江浙变成湘淮派的天下,这就让江浙籍官员很是不满,他们一直都想将湘淮系的官员赶出江浙官场,只是一直找不到借口。恰好这场发生在湘淮系掌控的江浙地区的杨乃武冤案,就给了他们打压湘淮系一个合理的理由。

之后,经过数年的来回折腾,期间又是数次定案、翻案,至光绪二年(1876年)十二月初九日,在刑部桑春荣亲自断案后,此案终于被定性为冤案,并昭告天下。

次年二月十六日,慈禧太后正式颁布平反谕旨:“本案主犯杨乃武与葛毕氏俱无罪开释”,并下令将余杭知县刘锡彤流放黑龙江;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城,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世潼、郑锡滜,浙江巡抚杨昌濬和礼部侍郎胡瑞澜俱革职查办。

自此“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真相大白。

杨乃武出狱后,因慈禧在谕旨中特意点明“已革举人不予恢复”,所以他虽侥幸逃过一死,但仕途却算是彻底完蛋啦!好在杨家世代经营蚕桑业,颇有积蓄,后杨乃武继承家业,专心从事蚕桑业,经商有道,家产日厚。

小白菜就没有那么好运啦!回到余杭,夫家和娘家都不愿意接纳她,走投无路下,只能是入准提庵做了尼姑,直至老死庵中,享年7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