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林旭 历史故事

这里一面环山,一面临河,真算得上依山傍水。而我,正是十年以前随单位迁往”东郊”,单位周围还是水沟、田野,牛马和藏寨,整天照面的人就那么几个,白天一起风就灰沙沙的,晚上摸黑走路,遇着雪天下雨,到处泥泞。

阿底,藏语意为”光明的地方”。太阳从卓克基那边探出头来,第一抹光线照到马尔康的地方就是阿底。梭磨河也就从阿底开始流光溢彩,跳越着,呢哝着,连接着一个全新的城市。十余年间,一个纯粹称得上是荒郊野外的坝子,变成了马尔康的新区。

如今,临河面被街灯、大道、围墙、护栏和一幢幢高楼占领了,并且把藏寨挤到了山脚的坡地上,就像矗立在水泥丛林中的孤岛,守护着新区最后一个原始村落。

这是我推开办公室窗子就能看到的风景,浓缩了最真实的藏寨风貌。仿佛前生就跟它有个约定,十多年里,无论我人生的脚步有多么匆忙,它始终在我身边呼吸。我也越来越分不清楚,它是都市里的村庄,还是村庄里的都市?

阿底的阳光总是很白很亮。从第一缕阳光升起,白云也微缓的轻拂着山脊,炊烟在藏寨的屋顶袅袅升起,不知名的野鸟,拍拍的在低空飞着,在淡蓝色的天空底下显得恬静而悠闲。

从高楼的窗子看出去,田野上的水珠闪烁着光华,寨子掩映在树丛之中,悬浮着昨夜的潮气,先是像云朵般苍白,但立刻便明亮起来。很快便有了泥土的气息,也有了新鲜季节的声音,有如山泉从山上轻快地流泻,刮起的风将那些珠子沫子飘洒在办公楼里,便闻得到田野中新绿的香气,一直到心底,都透着那诱人的芳菲。

到了中午,阳光在阿底后山上攀援着,现出纯净的日轮,显得更浓烈,照得藏楼的石墙、红瓦、门窗、房楞、窗角和彩绘处处颜色饱和,人脸也像画了油彩。寨子里的绿柳、白杨和核桃,灵化了似的耸立着,给劳作着的人们投出凉凉的阴影。青草、艾蒿、藿麻和红的、白的、黄的野花,被阳光蒸晒着,空气里充满了甜醉的味道。这一切随着地势起伏着,正是人们想在画中表现的那种跌宕错落的韵律。

傍晚,夕阳像舞台追光一般投下了一缕金辉,在寨子里映上光灿灿的一片。摇晃的树叶跳荡着充满生命活力的浪花,在微风中哗啦啦地喧闹着。寨子便在高楼的夹峙之间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燕子的”呢喃”飘进耳膜,舒舒的;酥油茶的清香弥漫在空中,淡淡的;晚归的乡亲赶着牛羊,甩着鞭儿,脆脆的。

这么浓郁的乡情居然就在身边!

阳光、藏寨、树木、田野、牛羊、炊烟构筑成阿底诗一般的风景,顽强地生活在办公楼群的碾压中,它使我深切感受到什么是友善宽容,什么是安静平和,什么是坚定执着……在与它的交流与相依相伴中,它不时向我传递出一种感动,使我躁动不安的灵魂不知不觉走向它,靠近它,融入它……

不过,我也时常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隐忧。总有一天,推开窗,还能看到这么真实的风景吗?到了那一天,它在城市发展进程中打上的独特烙印会被人们淡忘吗?但无论如何,今天,我正面对着它,正呼吸着它所蒸发出的特有气味。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躲入薄薄的云层,成为一片越来越淡的亮光。

雅群点评:时代要前进,一个地区要发展,一个城市也要发展,然而城市的建设却无情地摧毁了自然界诗一般的风景,这不仅是作者一个人难以言喻的隐忧,更是许许多多的热爱大自然的中国人的隐忧。西部建设,口号响亮,那么能不能既把西部建设好,又能保护好西部大自然的风光和天然的自然资源呢?真得很担心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一切诗画般美好的风景只能成为作者心中最为美好的回忆了。。。。。。

天涯点评:作者的隐忧迟早会被言中,谁都可以想象的出被开放了的阿底会是面目全非,作者笔下”阳光、藏寨、树木、田野、牛羊、炊烟构筑成阿底诗一般的风景”恐怕就会被现代化的喧嚣所掩盖,阿底将更是城不城乡不乡了。开发本身就是破坏自然生态环境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虽然国家已经大力提倡保护,但是一年年的数据表明抑制不了的沙漠化,空气里的有害分子的增加,”黑洞”的扩大。。。人们在糟蹋养育自己的土地,实在令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