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洪天贵福 档案

太平天国幼天王洪天贵福被俘时间是1864年,该年其本人十五岁;而太平天国自1851年金田起事到1864年天京陷落,一共闹腾了十三年,推算一下,即知洪天贵福是出生于金田起事之前的前两年,出生地为广东花县官禄布村,生母即为洪秀全的原配赖莲英。

金田起事前夕,即1850年11月,洪秀全派江隆昌等人回花县接家人、族人及乡亲前往紫荆山。洪天贵福从此走上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道路”,不过,他是在别人的怀里,浑然无觉地“走”完从广东花县到天京这一段无比壮丽的道路的。

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懂无知的四岁孩童洪天贵福从此被豢养在天京天王府内,不再接触外面的阳光和空气,时间长达十一年。直到天京失陷,才在众将的拥护下逃往浙江湖州,随后,在从湖州入江西的途中失路被擒。

由此可知,洪天贵福纯粹就是一个养于的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不涉人世,缺乏生活知识、毫无生活经验的无知毛头小子。

以下是付费内容

洪天贵福被擒后也向清军交待了,他在宫中所接受到的教育,只是太平天国内部刊行,用来解释拜上帝教基本理论的一些低级读物,如《十全大吉诗》、《三字经》、《幼学诗》、《千字诏》、《醒世文》、《太平救世诏》、《太平救世诰》、《颁行诏书》等等,至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书籍,因被其父洪秀全斥为“妖书”,根本就不得染指。

所以,洪天贵福的文化知识也浅薄得可怜,大概就是现在三年级小学生水平。

可以想象,洪天贵福被俘后的表现,不会比三年级小学生好多少。

洪天贵福是在江西广昌唐坊附近的荒山被清江西按察使席宝田部游击周家良、知县谢兰阶、候补知县陈宝箴抓获的,交由教谕唐家桐押送往南昌府。

唐家桐的责任简单明了:即把洪天贵福全须全尾地押送回南昌。

唐家桐生怕洪天贵福是节烈之士,一旦玩个咬舌自尽什么的,自己完成不了任务,难于交差,就好生地哄着、捧着,充当起监护人兼保姆的角色。

天真接近于白痴、无邪接近于脑残的洪天贵福竟然觉察不出这一浅显关系,还以为唐家桐是真心对自己好,把唐家桐视作可信赖可依靠之人,一会儿称唐家桐 “老爷”,一会儿又称唐家桐为“哥哥”,眉飞色舞地说:“我先是幼天王,今是跟老爷的人。我做唐老爷弟弟。我年轻,道理我有些不晓,望大人老爷怜我年幼,莫怪我。今蒙唐老爷待我甚好,我就放心了。”

因为对唐家桐太过依恋,情之所至,洪天贵福“诗兴”大发,作了三首诗相赠唐哥哥。

其中一首,跟着别人骂太平天国是“长毛”,梦想着做大清的顺民、读书考秀才,“诗”云:

跟到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

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

另一首直接骂太平天国是“乱臣贼子”,丑表忠,说自己以后“一心一德辅清朝”,大拍马屁,颂称“清朝皇帝万万岁”,“诗”云:

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

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

到了南昌巡抚衙门受审,洪天贵福把自己所经历过的东西一古脑招认,如竹筒倒豆子一样,干脆利落。不过,把责任都推到了洪秀全和洪仁玕、李秀成等人头上,说:“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基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还一再表示自己会悔过自新,做大清朝的顺民,他说:“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到湖南读书,想进秀才的。是实。”

洪天贵固执地认为,自己表现得这么配合,一定会得到从宽处理。,

清廷最后的命令却是:“该犯系洪秀全之子,妖魔小丑,漏网余虫,不值槛送京师。著在江西省城凌迟处死,以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