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潘鼎新 的故事

对于“中法战争”,我们虽不能说“必胜”,但可以说是晚清历次反侵略战争中打得比较好的一次。陆战、海战互有胜负,谈不上必然失败。

中法战争不败而败

在都不考虑外力地情况下,中方占有一定优势。即使考虑外力因素,也并非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外敌分食之”。

正因为这场战争,从敌我双方看都非常重要。由此,左宗棠才在临终前的遗诏中称其为“中国强弱一大关键”,并临终前都恨意难平,对慈禧话里话外地给予谴责。

在中法战争中,同时也凸显了湘淮军、淮军与其他军队系统、淮军内部不同派别间的矛盾。这种矛盾被慈禧利用,在清廷借助“中法战争”彻底把恭亲王奕?赶出权力核心;在地方上,借助湘楚淮粤各方势力矛盾,打击左宗棠。同时,对张之洞日渐信任,成为新的一方“诸侯”。

清廷“扶满抑汉”也是分人的:潘鼎新与张之洞话语权孰轻孰重

总体上,清廷有“扶满抑汉”政策。但问题也不要过于迷信。在这一政策的使用中,也是分人、看人的。“扬”满也要分人,“抑”汉也要分人。东北、北方、南方的汉人是不同的,例如东北汉人占据“汉八旗”的主体,在清初几乎占了督抚一级职位。

同样,在晚清的几十种地方武装中,湘楚淮是主力,淮军更是亲信,湘军其次,楚军最先被分解。因此“扶满抑汉”基本上对1870年代后的淮军是用不上的,否则,清廷也不会将拱卫京师的北洋部队基本交给淮军打理。

淮军的创始人李鸿章也不会成为晚清时期,做直隶总督时间最长的督抚大员。

在“中法战争”中,张之洞虽然是两广总督,但实际上,他的话语权没有潘鼎新高。原因很简单——官场资历!从军事上说,清廷对李鸿章、潘鼎新更加看重。

潘鼎新是“越南战场”第一执行者,既资格老,又是广西巡抚。

张之洞是1880年代的张之洞,并不是1890年代的张香帅。人的地位总是要和任职时间挂钩的,任职也要分京官和地方官,张之洞什么时候开始做地方官?1881年任山西巡抚开始,到中法战争时不过三年时间。潘鼎新一直就是任职地方。

潘鼎新生于1828年,1849年科举成功,在国使馆任史官。太平天国爆发后,1857年便回乡组织团练,先后做过湘军、淮军将领,属于“大湘军体系”成员。

但是,湘军本身就是个大杂烩,不算淮军只论湘军本身就包括三个系统:湖南巡抚系统、湖北巡抚系统、乡勇系统。乡勇系统内部还有罗泽南系统、江中源系统、曾国藩系统、左宗棠系统等。

由此,淮军系统整体上对湘楚军并不友善。再加上,淮军善于争功、诿过,合作关系一直不好。具体到潘鼎新个人来说也是如此。

1876年,潘鼎新担任云南巡抚,其与湘军统帅之一、云贵总督刘长佑(1852年进入江中源组织的乡勇)不和,因为刘长佑的资历问题,最终,潘鼎新被另派他用。

1883年,潘鼎新又被任命为湖南巡抚,主要做两广防务的后援地。起初,潘鼎新打得还不错,先后在船头、祗社取得胜利,但因为慈禧、李鸿章怕中法战争扩大,更重要的是:许多人都认为,越南并非中国领土,不值得为了藩属国而与强敌作战。

所以,作战并不积极。在李鸿章直接“影响”下,更是日渐消极。

由此,被法军抓住机会,对我军地反击越来越猛烈。我军不断地溃败、溃逃。为了推卸战败责任,李鸿章、潘鼎新把左宗棠的爱将王德榜视为眼中钉。

潘鼎新与王德榜的背后是楚淮矛盾,张之洞力保楚军

光绪十一年正月十三日(1885年2月27日),清廷下旨严厉斥责冯子材、王德榜,将潘鼎新战败的责任推给二人:

潘鼎新叠次电奏:谅山失守,并法众犯镇南关”等语,所请治罪之处,著潘鼎新即将详细情形具折驰奏,再降谕旨,并著该抚戴罪图功,督饬各军择要扼扎,竭力守御。倘该抚及各统领不能妥筹防剿,再有退挫致敌纵深入边境,定即从重治罪。

苏元春连日鏖战获胜,现虽退扎幕府,军势尚可复振,务当与潘鼎新扼险屯军,力图堵剿。

李秉衡近在龙州,著随同该抚筹办军事。冯子材、王德榜经潘鼎新飞催不至,可恨已极,著张之洞、潘鼎新传旨严催援剿,倘再玩延照军法从事。钦此。自《光绪实录》

冯子材接到斥责后,虽然生气、愤怒,屡次上书辩驳,但因在后来的“镇南关—谅山”大捷中的功劳有目共睹。因此,清廷、潘鼎新等人也不会揪着冯子材不放。那么,这时的王德榜就危险了。

“扬满抑汉”抑的主要是左宗棠

楚军不被清廷信任,主要就是左宗棠性格和在“天平天国爆发后的态度”,所以,他一直不被清廷信任。

湘楚淮三军是第一个被“分解”的部队。左宗棠前往西北处理民乱后,楚军大部分都留在浙江、福建、江苏、两广等地区。

左宗棠在西北构建了以“老湘军”为基础的“西征拼凑军”,但调回北京入值军机这种明升暗降下,左宗棠身边已无嫡系部队。

1880年前,需要做事儿,左宗棠被重视。但是1880年后,慈禧将左宗棠视为“眼中钉”

既然左宗棠不被信任,为何还要被重用?主要是因为慈禧在权力、地位不稳固下,急需战功来打知名度、美誉度、建功立业,李鸿章则处处妥协,帮不了慈禧。

所以,慈禧就需要左宗棠通过“平定陕甘”“收复新疆”建立自己的“伟大业绩”。这些都完成了,左宗棠的“利用价值”也就没了,李鸿章成为“倚重对象”。

“中法战争”中,慈禧和李鸿章都主张妥协。如果妥协就需要防止底下人反弹,而最关键的反弹人物就是左宗棠。因此,借助王德榜一事,为的就是打击左宗棠。

“中法战争”中,因为作战不利,清廷从1881年到1884年,两次让左宗棠入值军机处、两次被派往南方。一直处在“对左宗棠削权”与“不得不重用”(楚军旧部、以及东南海防)之中,最终不得已让左宗棠为钦差大臣,指挥东南沿海的海防事务。

正因为左宗棠地位比较尴尬,李鸿章便有机会向胡雪岩、王德榜、刘敖等人不断下手。所以,中法战争陆战虽然已经有起色了。

张之洞、冯子材等战争指挥者们不断向清廷报告:王德榜有大功,但清廷仅以潘鼎新的“诿过”之言仍欲对王德榜削兵权。

最终,在左宗棠、张之洞、李秉衡等人支持下,王德榜终于过了危险,总算在生命上是有惊无险,以病为名退休回家。1889年被任命为贵州布政使,1893年病逝。

《参翁同书片》没啥用,曾国藩怎么都赢,慈禧早已安排好

从弘治到嘉靖种树几百万,以树抵御蒙古骑兵很奇葩

翁同龢才是背锅侠,故意编造翁李矛盾只是洗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