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王夫人 的故事

投稿:hlmyj001@163.com

鸳鸯抗婚,贾母为什么骂王夫人?简单粗暴地解释的话,六个字就够了——她老年痴呆了。

但如果你愿意更深入地想一想,你会发现这老太太不管是骂人还是办事,从来都是很有分寸的。

举个栗子:之前宝玉中了魇魔法不省人事的时候,赵姨娘不知道是不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居然说出赶紧准备装裹这样的混账话来。

这时候要是换了你是贾母或者王夫人,你怎么办?反正要是我,估计直接叫人把赵姨娘拉出去打死算了。

果不其然,贾母先兜头啐了赵姨娘一口!

然后……喵喵喵?

(贾母)骂道:“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怎么见得不中用了?你愿意他死了,有什么好处?你别作梦!他死了,我只合你们要命!都是你们素日调唆着,逼他念书写字,把胆子唬破了,见了他老子就像个避猫鼠儿一样。都不是你们这起小妇调唆的?这会子逼死了他,你们就随了心了!——我饶那一个?”

喂喂喂,老太太,宝玉死了她有什么好处,你难道不知道的?您老难不成真的认为宝玉现在这个德行是被他老子吓得吧?看到这里,作为读者的我觉得这老太太大概真是老糊涂了,连骂人都这么不给力。

但看得多了,就会发现贾母绝对是个老而弥奸巨滑的人精。各种事情都做得很有分寸,恰到好处。她为人处世的一大特点,就是从来不把话说死。

上面那段话,除了一开始那一口痰可能真是真情流露,剩下的话处处留着余地。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不管宝玉死也好,活也好,日子都还是要继续过的。虽然谁都知道赵姨娘那点小心思,虽然赵姨娘就是又坏又蠢天怒人怨,但她毕竟是自己儿子的爱妾,是两个孙子孙女的生母,是自己的半个家庭成员。把她搞得太难看,就是让自己家人难堪,让别人看笑话的愚蠢之举。

于是老太太生生咽下了这口气,开始一步步往回找补。她先是假装不知道赵姨娘此刻恨不得宝玉早死早超生的急切心情,然后硬是把自己啐赵姨娘的行为用“挑唆贾政逼贾宝玉读书唬破胆子”这种神奇逻辑来解释。不过因为她是老太太,倚老卖老装个糊涂,大家也就半信半疑过去了。反正教训赵姨娘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反而是要控制打击范围了。贾老太太哪怕在情急之下,说话也依然是字斟句酌的。

现在再来看骂王夫人这件事吧!想想之前骂赵姨娘都要收着力气的情况,贾母会因为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去和贾府的当家主母,王家的二小姐撕破脸死磕吗?

贾母有很多身份,她是妻子,母亲,祖母,外祖母,但她最容易被人忘记的身份还是贾府的幕后操盘手,最高权力者,风里雨里几十年过来的政治家。她当年比凤哥还来得,现在又比王熙凤多了几十年的阅历,不要因为她整天和孙子孙女嘻嘻哈哈,就真觉得她老聩可欺了。

作为一个政治家,贾母就算真的讨厌王夫人,面子功夫也还是要做足的。更何况王夫人虽然不是她最喜欢的那种晚辈,但好歹也是大家出身,在很多事上知道讲究默契,把控分寸,比那邢夫人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想只要贾母在一日,王夫人就会忍一日。就算有意见不一,王夫人也绝不会正面挑战贾母。

所以,贾母到底为什么那么生气?

我想,贾母骂王夫人,不是因为王夫人过去做了什么,而是在敲打她,让她未来不要做什么。

鸳鸯抗婚这件事,真正引爆贾母的点到底在哪里?

贾赦为老不尊?可是贾母后来马上放话让他万儿八千随便买去了。

惦记老太太的人?喂喂喂,老爷看上一个丫头,丫头的主子不高兴给就算了,但是连问也不可以问一声吗?一个老爷,憋屈到这种地步,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惦记老太太的东西?问题是一旦鸳鸯做了贾赦的姨娘,那自然是不能再管老太太的东西了。让她把工作和钥匙交接一下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

但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发生了什么”,还要想想“本来可能发生什么”。

现在是贾赦想讨鸳鸯做姨娘,怕老太太不愿意,于是先让邢夫人去说服鸳鸯。鸳鸯不愿意,于是闹开了。

看出问题了没有?

这整件事里,起决定作用的是鸳鸯。

现在是鸳鸯不愿意,于是闹得如此难看。

可万一鸳鸯愿意呢?

如果鸳鸯愿意,邢夫人就要和她手拉手去见老太太摊牌吗?这时候要老太太说什么?她鸳鸯一个丫头,她答应嫁谁就嫁谁?你们这是要置老太太于何地?

再想一步,如果鸳鸯特别愿意,那邢夫人和贾赦是不是可以在和贾母摊牌之前,先伙同鸳鸯弄点儿什么东西出来做个嫁妆啊?

看得见的冰山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水面下看不见的东西。

现在是贾赦又老又色,鸳鸯一个好姑娘不想嫁他是再正常不过的。

但要是换了宝玉呢?换了贾琏呢?鸳鸯还会那么坚定地拒绝吗?

在贾赦和邢夫人大张旗鼓地接触鸳鸯之前,会不会已经有人以未来的姨娘位子做交换,开始联合鸳鸯暗度陈仓了?这种事持续多久了?

对贾母来说,头脑简单又手里没牌的邢夫人根本不足为惧。可王夫人(可能还联合王熙凤)如果有心,就完全有将上述设想付诸实践的能力。不管王夫人和王熙凤是否真的做过或者正在做这种事,只要有这个可能性,老太太就是安不下心的。

我不觉得在鸳鸯抗婚事件之前,老太太就从没考虑过这一切。但即便她考虑到了,又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直接去警告王夫人离我的鸳鸯远点儿吧?老太太是最重内眷和睦的。她连赵姨娘都要留三分情面,在王夫人这里更绝不会没事找事。

但贾赦和邢夫人这愚蠢的一闹,就正好给了贾母一个敲打王夫人的绝佳机会,而贾母也当机立断抓住了这个机会——

首先当时邢夫人不在。老太太火气上来要发泄,于是误伤了正好倒霉在场的王夫人——这种事事后倚老卖老装个糊涂,很容易就过去了。正因为王夫人在这件事中一点责任也没有,所以谁也不会认为贾母是有心针对王夫人的。

而贾母的目的也达到了——有好东西来要,有好人也来要——贾赦可是只要人没要东西啊!但是老太太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东西和人你们都不要想!

最后当时在场还有一堆人,肯定会有人出来打圆场。最后大家给老太太个台阶下,老太太再把罪魁祸首邢夫人骂一顿,剩下的人皆大欢喜。

计划通!

至于这是否说明贾母和王夫人关系不好,我倒觉得看不出来。有事没事若有似无地敲打一下下属,本来就是很常见的权术手段。王夫人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领会我的意思就好!

不管王夫人有没有领会,反省鸳鸯是领会了。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她是最了解老太太的心病在哪里的。

红楼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