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田文镜 个人档案

田文镜这个人啊,一辈子就是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全心全意的与领导核心(雍正)保持高度一致,雍正指哪他就打哪,第二件事就是全力的推行改革,说白了就是讨账追数,把大大小小官员从国家揩下的油水都给他吐出来!这两件事田文镜做的很不错,在他去世了以后,雍正还特意令河南省城专门给他立了个祠堂,还让他的牌位进河南贤良祠,受香火祭祀,可是等到乾隆皇帝弘历同志刚即位,才把年号改成乾隆没几年,田文镜后面的某任河南巡抚就给弘历上折子说:“河南人民才不喜欢田文镜呢,得把这人从贤良祠利扔出来。”

这需要多大的仇啊,死了也不愿意放过人家,只因为田文镜做事太毒辣了,从来不给别人留余地,比海瑞还要海瑞,他天生就是一根筋吗?其实不是,他知道,雍正眼睛一向不揉沙子,如果做事稍有委婉或者放人家一马,那该卷铺滚蛋的人就是自己了,既然不想滚蛋,就没办法只好踩着别人的红顶子向上爬,自己不滚就让人家滚咯?!

说田文镜是流氓混混,不择手段的讨好雍正,迎合雍正,其实是有点冤枉他了,因为他所作所为实在不像一个读书人,读书人起码要有点良知,有点顾忌,做什么事情要顾及到圣贤之言,但田文镜偏不,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其实田文镜是正经八百的科举出身,只是他的学历实在是有点低了点儿,举人。举人再烂好歹也算是真正从从普通的农工商阶层中完全剥离出来了。

哥好歹终于可以混到官府了,最开始也就是个办事员、科员的等级,但是职称的考核也是看工龄的,到了时间该上去的人也就上去了。你也可以认为这种监生的身份能更好地让他参加一些中央党校/组织部(国子监)的干部培训班,从副县级上下的小县丞开始,他慢慢地提拔到了吏部郎中御史这种“司局级”干部了。不过这个时候,他虽然有了一定的级别,但实际上也就是闲散的秘书文员。

以田文镜的性格,愿意悠闲的坐在办公室,喝喝热茶,看看报就这么度过一生么,那是不可能的,正好雍正刚刚继位,正要挥刀磨磨的整治贪腐问题,需要一些性格冷酷的,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人来帮他做事,田文镜正好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发迹起源于自己出差路过山西的时候发现了官员贪腐的问题,发现了问题就果断举报。他的详细调查直接帮助雍正的反腐败工作开了一个好头,把这个贪腐的山西布政使踢下去,

雍正投桃报李,给他山西布政使这个从二品左右的副省级官职。可是光能举报不能做事,就算得了这个位置最后也得还回去。只许田文镜你举报别人,不能别人举报田文镜你?得到了这位置后,田文镜如疯魔一般的清查追账,手中有了权力,查账什么的就轻松多了,叫开门查库没人不敢开,动辄训斥也没人敢顶嘴,很快,大老虎和小苍蝇都纷纷冒出水面,被田文镜一股脑上报朝廷,交给雍正处置,凭着这样的手段,田文镜后来居上,与李卫、鄂尔泰并称天下三大名吏,可惜这三个人都互相看不起,田文镜鄙视李卫文盲,李卫鄙视鄂尔泰迂腐,鄂尔泰鄙视田文镜胡来。

政绩有了,田文镜开始放松了,当然对别人刻薄的臭毛病还不这么着急改改,他所有的心思从工作上转移到如何讨好雍正的欢心,怎么讨欢心,田文镜对主子摸得太透了,田文镜当官,给雍正的奏折总要写错几字,招几句批评。友人问他,你能不能送之前检查检查,给皇帝写信都不认真,挨骂好受吗?

田文镜解释,雍正是个自视甚高的人,留点低级错误给他挑,他一高兴就同意了,如果写得严谨完美,他便要往深里追究,非挑出错不可,那便麻烦大了。

雍正给田文镜的奏折批示,最有名是“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

——–好,那您就这样吧。田文镜发现,糊弄他,比跟他讲道理更容易。只要哄哄雍正高兴了,他自然就不会过多的苛刻田文镜,对田文镜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起码不会掣肘,而是让田文镜放手随便干,只要干好就行,所以无论多猛烈的弹劾,田文镜依然不动摇。

这个人,最后还是得到了善终,田文镜心里总是得意洋洋,改革改革,这件得罪人的事儿,偏偏他干的漂亮,干的全身而退,他深知,只要不革了雍正的命,其他的都好商量,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