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皇太极 个人资料

至高无上的龙椅,是天下人都做梦想得到的,尤其是那些离皇位近的野心家几乎垂涎三尺,历朝历代几乎都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清朝努尔哈赤三子莽古尔泰与弟弟德格类、姐姐莽古济密谋设“鸿门宴”,谋害皇太极夺取皇位。

莽古尔泰是努尔哈赤的嫡子,身任正蓝旗旗主,三大贝勒。论出身、地位本来都在皇太极之上,因其母与大贝勒代善关系暧昧,努尔哈赤把她休了,留了她一条命。

莽古尔泰为博得父汗的好感,竟残忍地把生母杀了。但事与愿违,他这种丧尽人寰禽兽行为使其声誉降为冰点。天命十一年(1626)在推举汗位继承人时竟无人提名他。

皇太极继位时,莽古尔泰内心一直不服。怨愤不解,时间压抑的太久,就爆发了“御前露刃”事件,两人矛盾掩盖不住。

天聪五年(1631)8月,皇太极统帅八旗劲旅围攻大凌河城。八旗军各按方位围城,莽古尔泰与其弟德格类率正蓝旗攻击城的正南面,由于这里是明军炮火最集中的地区,莽古尔泰军损失很大,莽古尔泰下令撤退。他来到皇太极御帐,请皇太极将正蓝旗护军调回,以补充军力。皇太极不予理睬,让备马要出去。

莽古尔泰急脾气,见皇太极要走大为恼怒,愤愤地说:“皇上对我有何成见请公开宣谕,不要这样为难我,我对皇上一直是处处顺承,可是我这样尽心竭力皇上还是不满,皇上是不是要往死路逼我?”

莽古尔泰眼睛冒火边说边把手放到了刀柄上,他的兄弟德格类看到这种情形,急步上前压服住他。莽古尔泰不管这些,随手将刀拔出五寸多,德格类连忙将其推出御帐之外。皇太极怒不可遏,大骂身边侍卫说:“他们露刃犯朕,你们为啥不赶紧拔刀挡在朕前?古人说:操刀必割,执斧必伐。他们露刃的目的你们不明白吗,怎么敢坐视不动?”

当晚,莽古尔泰在弟弟德格类的劝说下,来到皇太极黄帐前向皇太极陪罪,但被皇太极拒之帐外。法司审理莽古尔泰“御前露刃”事件,莽古尔泰被判革除大贝勒名号、夺五牛录人口、罚银一万两。

受惩治的莽古尔泰万念俱灰经常独坐流泪,姐姐莽古济、姐夫琐诺木赶来相劝。莽古尔泰见着亲人露出心中所想,他说:“我现在把皇太极彻底得罪了,今后恐怕也没啥好果子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找机会把他除掉,夺取汗位。如果这招失败,我们就退到开原,开原城大坚固,在那自立为王。”

莽古尔泰计划在家里摆“鸿门宴”,宴请皇太极,用药酒将其“鸩杀”。弟弟、姐姐及姐夫劝莽古尔泰不可莽撞行事。但莽古尔泰坚决要这样干,莽古尔泰说:“我不杀他,他必杀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姐、弟最后同意了莽古尔泰的计划。

第二天,莽古尔泰将正蓝旗两位亲信主将及莽古济的亲信请入密室。三个亲信听罢莽古尔泰的决定,都表忠心。七个人歃血盟誓,然后将誓书在佛前焚烧,按计划分头准备。

莽古尔泰的姐夫琐诺木总感到有些亏心。他到皇太极家看望,皇太极设宴热情款侍。琐诺木假装喝多了,对皇太极说,“皇上不当惟兄弟是倚,行将害上,宜慎防之……”说着说着,琐诺木流下了眼泪。

这就等于给皇太极报了信。没几天,莽古尔泰突然“中暴疾不能言而死”。鸟无头不飞,计划搁浅。两年之后,德格类也遭受与其兄同样的病症“暴亡”。

莽古济的心腹冷僧机,为了自己利益向皇太极彻底揭露“鸿门宴”的详细策划内容,举报了她。“鸿门宴”案被揭发后,刑部在莽古尔泰王府搜出木牌印十六面,上面刻着:“金国皇帝之印”,认定为谋反的重要证据。主要案犯莽古济、琐诺木,屯布禄、爱巴礼也全都供认不讳,“谋危社稷”、“逆迹彰著”等罪名成立。

皇太极决定将自己的同父异母姐姐莽古济公主凌迟处决,莽古尔泰长子额必伦处死,其余五子黜为庶人,一连多日,盛京刑场惨叫声不断,形同地狱。

琐诺木,因事先向皇太极暗示,等于告发,所以免罪恩养。冷僧机因举报有功,受到重奖。

正蓝旗建制被取消,属员被分别编入正、镶两黄旗,“八旗”一时成了“七旗”。虽然这之后皇太极又将正蓝旗恢复,但恢复后的正蓝旗彻头彻尾是副新面孔。

此案共处决涉案人员一千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