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石达开 的资料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的翼王。历史记载他在率军过大渡河时被清军俘虏后杀害。但民间却又流传着他失败后遁人佛门的故事。那我们就一起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故事的主人公韩宝英是石达开收养的义女。收养这件事,还得从太平天国运动转折时的天京事件说起。

1856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以后,主要领导人之间随着权力的增大,逐渐产生嫌隙,几王之间开始争权夺利、各立山头。这其中,东王杨秀清由于掌握大部分军政实权,更加骄纵蛮横。在破清军江南大营之后,杨秀清更是逼洪秀全封其万岁。在这种情况下,洪秀全密令韦昌辉和石达开回部对付杨秀清。

没想到的是,韦昌辉率兵回到天京后,包围东王府,诛杀杨秀清及其眷属,在天京城内大搞屠杀。石达开对韦昌辉的滥杀无辜感到非常愤慨,坚决要求洪秀全惩办韦昌辉。此时杀红了眼的韦昌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石达开留在南京城内的全家老小杀了个净光。

石达开只身逃往安庆。

洪秀全带领天京将士在11月初,处死了韦昌辉及其心腹200多人,之后命令返回天京的石达开掌管政务,但却对他心存疑忌,处处牵制。无奈之下,次年6月,石达开眼看天京形势难以控制,遂决定出京另闯一番新局面,也好让太平天国有个退路。他率大军由安徽进入江西、浙江、福建,打下了很大一块地盘;但由于受到曾国藩指挥的湘军步步围逼,不得不放弃那一片丰饶的地区,挥师进入清军兵力薄弱的湖南。

韩宝英是湖南桂阳人,生于1844年,是家中的独生女儿,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父亲韩葆忠是一个教书先生,韩宝英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父亲就把她抱在膝上,一字一句地教她背诵唐诗,小宝英竟能模仿得有板有眼,到了三四岁,便能流利地背出上百首唐诗,而且能作简单的解析,当地人都称她是“女神童”。

1859年,太平军与清军的战火燃到韩宝英的家乡,韩葆忠带着全家到山中避难;不料进山不久,就遇到一伙当地的土匪搜山抢劫,韩葆忠夫妇被匪寇杀害。韩宝英由于藏在茂密的草丛中,才算躲过了一劫。目睹父母遇难的惨状,韩宝英哭得晕死过去。当她渐渐醒转时,薄暮已笼罩了山野,四处寂静无声,只有刺鼻的血腥气荡漾在空气中。韩宝英跌坐在草丛中,脑海一片空白,正在茫然四顾时,她发现不远的山路上过来一支整齐浩大的军队,她以为这是进山剿匪的军队。于是,连爬带滚地扑到路旁,大声喊冤。

其实,这支队伍是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听到喊冤的石达开,命身边的卫兵将女子带到马前,定睛一看,不由得心生感慨。这个女孩,太像自己刚刚遇害的二女儿了。当下,石达开便心生怜悯,忙问女子有何冤情?韩宝英见这位将军言语温和可亲,一下子放下了心中的惊悸,声泪俱下地把自己双亲遇难的情况倾诉了一遍,并恳请将军为自己报仇。

本来,石达开的部队只是路过此地,没有与当地土匪动手的打算。但石达开怎么看韩宝英,都像自己那个可怜的女儿。于是,心下一软,就答应了替韩宝英收拾那帮匪徒。

也怪这帮土匪倒霉,遇上了石达开这只骁勇善战的太平军。于是,大军展开搜寻捕杀土匪,不到一个时辰,便把那帮百十人的土匪收拾得干干净净。为安慰韩宝英,石达开还命人买来棺木,厚葬了她的父母。无依无靠的韩宝英只知道一个劲地磕头,并请求石达开收留她。石达开想见一个女孩子孤苦伶仃,在这兵荒马乱中也很难生活独活,干脆让她随军侍候左右。

对石达开的救命之恩,韩宝英也不知如何报答。尽管自己一无所有,但好在还有个干净的身子。自古多少故事,不是都说的以身报恩吗?更何况,自己的恩人一家子已经在天京事变中被杀的精光。如今,三年过去了,将军仍是孑然一身,生活上也少人照顾。

韩宝英拿定主意后,找准机会向石达开表明了心愿。不料石达开却一个劲地摇头说:不成,不成,我已年过而立,你年方及笄,怎可图你之报,占你青春!你我有缘,不如做我女儿吧!韩宝英立即跪地,行了叩拜父亲之礼。石达开原有三个女儿,现在又收下个义女。从此,大家都称她“四姑娘”。

因为懂得文墨,韩宝英就在军中为石达开掌管文书。战事之余,四姑娘陪石达开信步山水间,说些轶闻遗事。有时来了兴致,两人还一唱一和地吟诗赋词。

时间一久,韩宝英与石达开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彼此都把对方看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每天早晚,韩宝英都要到石达开房里请安,若是哪天有事耽搁了,石达开便会坐卧不安,甚至还要派人来探视韩宝英是否有什么不适,有时就亲自前往询问。

由于清军实行“清野政策”,石达开部队的粮食供给发生了困难。一向战无不胜的部队,战斗力大大减弱。在湖南已难以站住脚,只好回师广西。为了保住自己这支队伍,石达开终于决定脱离洪秀全,自己独树一帜。在和部下商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时,大多数人认为应该退入物产富庶,且官兵势力较弱的四川。而四姑娘对此却持异议。她认为湘军主要征战于南方,无力北顾,不如连合苗捻,北进江左,以太行山一带为根据地,这样才更稳妥。从这一建议来看,韩宝英确实比较了解时事,且顾及地利。可惜她一人难以说服众将,只好随军入川。

一天夜里,石达开正在计划入川的路线时,四姑娘进来与义父说起了自己的婚事。对象是石达开军中的年轻文书马德良。军中一众人马,石达开却奇怪韩宝英怎么看上了才质平庸的马德良?虽然自己不乐意,但是孩子们的婚事是自己愿意的,石达开也就高高兴兴为他们操办了婚事。

1862年初春,石达开率领部队沿长江浩浩荡荡地进入四川境内。由于四川总督骆秉章治军严厉,防守有方,石达开的队伍始终无法进入四川的腹地。

求胜心切的石达开决定冒险抢渡大渡河,以求出奇制胜,直入四川腹地。韩宝英认为部队沿途要经过许多少数民族地区,而未开化的土司,未必会提供方便,弄不好会全军覆没。于是,向义父建议放弃这一计划。无奈石达开心意已决,根本听不进她的话。

后来,部队从万工汎渡江时,由于孤军深入,补给困难,先前与之合作的土司突然反目,利用险峻地势围攻太平军,致使部队损失惨重。不久,清军又渡河过来,前后夹攻,把石达开部团团包围。看着自己的手下伤亡殆尽,石达开仰天长叹,拔剑自刎。石达开倒下了。但没有死。紧随身旁的四姑娘和随从卫兵赶紧为石达开包扎抢救。

这时,只见强忍心痛的四姑娘对丈夫马德良说:“父王平日待我们甚厚,今日面临危急,你怎么办?”

马胜良是个没主见的老实人,面对妻子发问,早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怀里刚满周岁的儿子。

没想到,韩宝英忽然大声骂道,“懦夫!事已至此,还只知贪恋妻儿!还快不换上父王的衣冠去受降!”骂完,她一把抢过丈夫怀里的儿子,双手猛力一掷,把娇嫩的孩子摔死在山岩上。

马德良这才明白了妻子的用意,他哆哆嗦嗦地换上了石达开的衣冠,高呼道:“翼王率众降清啦!”

战斗结束了,石达开及其残部被清军押解到成都。不久,朝廷下旨,将石达开就地处死。

其实,在成都处死的实际是马德良。因为他的容貌、身体酷似石达开,对石达开和军中情况也非常熟悉,所以审讯也没有露出破绽。由此看,韩宝英当初选择马德良的一片苦心,也便显而易见了。

而真的石达开,却在马德良率军受降时,被四姑娘悄悄藏到一块大岩石下,躲过了清军的搜查。后来又有传说,战事平静后,韩宝英与石达开相继流落到峨眉山,最后遁入佛门。对此,有位峨眉山的老和尚说:“翼王乃维摩的化身,韩宝英则是散花天女也。”

历史真相如何,时间久远已不可查。而后人对石达开这位英雄人物的怀念,却漫过历史的硝烟,留下了不少凄婉的传说。

作者简介:乔永胜,致力于用现代视角检视历史人物,更多还原人性的写作。

?推荐:

宝钗揭开了史湘云的尴尬处境,不让袭人麻烦湘云做针线

聊红楼之两个鲟鳇鱼出现在贾府过年的清单上,意义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