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秦钟 个人档案

太虚幻境里第一支曲子,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红楼大旨谈情,怎能少了秦钟(情种)。

红楼秦氏一家三口,秦业、秦可卿、秦钟,他们的存在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情起情灭的过程,生命存在的意义皆在一个情字,否则活着与死亡没有太大差别。在芸芸众生中,对于情的感受千差万别,但唯有情种对生命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

很明显,曹公本身就是一个情种,他把自己对情的理解放在了小说中的人物身上。在小说中的男性,很明显被划分成了两类,一类对于情的理解旨在满足肉欲,比如贾珍、贾琏、贾蓉等,他们的情粗暴野蛮原始味儿十足,很显然曹公对此类的情嗤之以鼻。

另一类人物便是如贾宝玉、秦钟、蒋玉菡、柳湘莲,还有北静王,他们的情细腻而浓烈,可以是一杯烈酒,亦可是一曲婉歌。情种之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深。但情深的发展方向也决定了情种的不同结局。

秦氏姐弟在小说中,无疑都是多情种。他们的多情都引来同一个结果,即自身的毁灭。其原因也都一致,都陷入了禁忌之恋,即“情既相逢必主淫”。

秦可卿与公公贾珍有私情,这是违背家庭伦理的禁忌之恋。秦钟与小尼姑智能儿偷情,这是违背世俗伦理的禁忌之恋。很显然,这样的多情种固然有其可悲的一面,但并不是曹公所崇尚的多情种。

秦氏姐弟的出现又离开,对于贾宝玉起着警示作用。贾宝玉遇到秦可卿之后,第5回便入了她的居所,之后走入了太虚幻境,又经历了一段与兼美的婚姻生活,最后在恶梦中惊醒。受到秦可卿性启蒙的贾宝玉,紧接着第6回便与贴身丫鬟袭人发生了云雨之事。

再接着第7回秦钟便走入了贾宝玉的视线,贾宝玉见证了秦钟的情感历程,也见证了秦钟的毁灭。第16回秦钟将死之时,对宝玉说,以后还该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很明显,这是一句过来人对眼前人的劝慰。

换个角度理解,秦钟的劝慰言外之意在于,人生不必过度执着于风月之事。他自己就是一个例子,一个情字招来太多事非,父亲因此而去世,智能儿因此下落不明,自己因此而丧命,实在是太不应该。如果将所有精力放在立身扬名之上,或许那才是人生的真谛吧。

警幻仙子在太虚幻境对贾宝玉也曾如此的劝慰过,希望贾宝玉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但显然贾宝玉对情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他选择的是第三条路,没有为风月之事竟折腰,也没有走世人崇尚认可的仕途经济之道,而是选择了一条悟情之路,即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

张爱玲把大观园形容成一个儿童乐园,曹公笔下的红楼,确实是一部青春少女们的凋落史。但与此同时,曹公笔下的少男们也有美好的一面,并不尽是酒色之徒。除了贾宝玉,还有诸如北静王、柳湘莲、蒋玉菡和秦钟。

贾宝玉朋友圈的这些少男们,身上都有几个显著的特点,从中也影射出曹公对异性的喜好。第一,长相均是清一色的秀美,且多是懂得怜香惜玉的多情之人。第二,不拘泥于世俗,不以身份地位论英雄。第三,均有墨家的道德风范:兼爱非攻。

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朋友在贾宝玉成长的路上,都给宝玉留下了一份珍贵的青春回忆。贾宝玉和秦钟在一起的日子,除了见证秦钟与智能儿的情感,还有他与秦钟一同走过的痛并快乐着的青春岁月,尽管短暂,但很珍贵。

小说中的贾宝玉是没有上过几天正经学堂的,而曹公重点却描写了他与秦钟在学堂的情景。贾宝玉也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上学,但是他和秦钟在一起却从谈论读书上学开始,最后又为与秦钟在一起,吵着要去学堂。然后在学堂里与人起争执,打架。

这些珍贵的年少记忆恐怕也是曹公自己年少时的独特记忆。曹雪芹年少时的个人经历有些分裂。顺风顺水要风得雨的过了一阵少爷生活,之后又经历了从云端跌落至地狱的贫苦生活。这样的经历在他的心理上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落差。

在小说中回味自己曾经年少时的轻狂,曾经的青春小伙伴,曾经的对情爱的朦胧趣味。秦钟的身上除了小说角色的需要,或多或少还有曹公想在他身上回味的那段青葱岁月。

红学人都认为,曹公在人物的写法上采用了横向对比和纵向对比的方法,比如晴为黛影,袭为钗副。那么,秦钟的存在就是贾宝玉的一个影子,从横向上,写出了贾宝玉少年时代情感的萌芽期,以及他身上的那份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