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程德全 历史故事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中国各类思潮最活跃的时代。甲午、辛丑两战的惨败让中国人意识到,这个天不变是不行了。革命党要共和、保皇党要立宪,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大清的皇帝和朝廷。

即使是一些忠于职守,深受传统大义教育的老臣,也知道大清是靠不住了。他们维护清廷到最后一刻,革命风潮掀起后又积极投身共和,他们所做的种种都是为了挽救这个国家,让这个陷入黑暗的国家重现光明。江苏巡抚程德全就是这样的一位老臣。

辛亥革命爆发,大清轰然倒下。程德全是第一个宣布独立,参加革命的封疆大史。他剪掉辫子、扔掉官服,还亲自拿了根竹杆,捅掉了巡抚衙门顶上的三片瓦,向世人表示江苏已经革命,我们砸了清朝的衙门啦。

程德全不像其他满清官吏那样,既怕事又怕死,甚至可以说他是个胆大包天的人。早年在东北,为了救百姓,他用身躯硬生生挡住俄军的炮口,告诉俄国人要开炮就先炸死他。

程德全1860年出身于川东,家中穷困,连温饱都是问题,这迫使他不得不放弃科考,教书养活全家。18岁结婚,30岁时弟弟妹妹长大成人,他才减轻负担,得以出门游学。

在国子监学习期间,程德全看到日俄两国对东北虎视眈眈,东北的局势非常危急,便专心研究东北问题。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学识被旗人寿山所赏识,推荐他去东北幕府任职。

兢兢业业干了五年后,他才把妻女接到东北。虽然只是个编外的吏员,但也算是有了一份体面的职业,养活全家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寿山出任黑龙江将军后,任命程德全为自己的文案,并担任银元局总董,算得上是寿山的亲信了。

义和团兴起后,沙俄不光派军队参加八国联军,还在东北采取了军事行动。先是制造江东十六屯惨案,后来又入侵瑗珲,企图趁着中国陷入混乱时,抢占东北的地盘。

寿山任命程德全为监军,到前线组织抵抗。但是,清军根本无心作战,一退再退,俄军的兵锋很快就要抵达齐齐哈尔。8月22日,程德全奉命与俄军谈判,要求俄军停止前进。俄军哪肯答应,坚持要进攻。

程德全急了,拔刀就要自刎,血溅敌营。俄军没见过这么拼命的中国官员,抓住他手腕制止了自杀。这下总算同意不用武力进攻,不抢劫、杀害中国百姓。

从俄军营出来,程德全赶紧回到齐齐哈尔,组织民众撤退。就在这时,又是汉奸坏事,有个姜某的家伙跟俄军说,中国人议和是在拖延时间,在城里设了埋伏。俄军信以为真,下达了进攻命令。

程德全发现后,立马跑到俄军面前,用身体挡住俄军炮口,俄军不得不停止炮击。程德全怕俄国人不放心,自己留在军营里当人质,换取中国百姓安全撤离。

第二天,俄军进入齐齐哈尔,旗人寿山自杀。俄军见清军最高长官死了,便想让程德全代替寿山,作为俄军的傀儡。程德全坚决不答应,又要跳江自尽。俄军把他捞起来后,不再勉强,这位清朝官员动不动就自杀,也是让人头疼啊。

俄军想把程德全带回俄国,却因他途中生病,只好释放回齐齐哈尔,从此落下了风寒的病根。程德全与俄国人的这番交涉,搏命护百姓,显示出了少有的胆气和忠义。东北各界对程德全非常推崇,希望他能真的接替寿山。

清廷考虑到程德全的品级和资历,没有答应,但仍晋升他为直隶知州,加三品衔。从不入流的小吏直接跳到州官,不能说清廷没有用人的魄力,慈禧能维持几十年的权柄,确实是有一定统治水平的。

接下来的四年里,程德全步步高升,俄国公使夫人当着慈禧的面,夸程德全的勇气,给老佛爷掌了脸。在1905年5月,程德全正式成为黑龙江将军,这是汉人第一次出任这个职务。

这时候,袁世凯在朝廷里开始掌握大权,程德全受到袁的排挤,便称病回乡。他把积攒下来的一万两银子全部用来接济程氏族亲,赢得乡里的一致赞誉。

慈禧、光绪死后,载沣执掌大权,重新启用程德全。先任奉天巡抚,一年后调任江苏巡抚。程德全主张立宪,设立内阁总理,以挽救大清的危局。

他和当时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张謇结识后,很快就成为领导江苏革命风潮的政治同盟。辛亥革命上书后,程德全最后一次上书朝廷,请求顺应民意,解散皇族内阁,实行立宪。清廷没有给他任何答复,终于促使程德全下定决心参与革命。

1911年11月3日,程德全通电宣布江苏脱离清政府独立。这是第一个投身革命的清朝封疆大吏,引起了各省的轰动。为了表明心迹,程德全剪掉长辫,销毁江苏巡抚大印。最后还捅下三块瓦片,表示自己也是革命党了。

江浙地区全面反清后,程德全被推举为江苏都督,一开始他和革命党的合作还算愉快。但革命党内部派系众多,矛盾难以调和,程德全实在无力解决这些争端,这个江苏都督没干多久,只好跑到了上海。

程德全本来想找一些志同道合之人组建现代政党,可与多个团体接洽后,他就放弃了。原因是他认为时机远未成熟,还不具备组建理想中政党的条件。

在乱纷纷的政局变幻中,袁世凯终于当上了大总统。4月13日,袁再次任命程德全为江苏都督。这是程德全最后一次担任公职,在张謇的支持下,程德全总算统一了江苏各界力量,稳定住江苏的局面,在南北方之间保持中立。

南北矛盾最后终于演化为内战,程德全彻底厌倦了政治,回家专心颂佛,不问世事。1926年,他在常州天宁寺受戒。1930年,这位于民于国有大功的前清高官圆寂,享年70岁。

【参考资料:《清史稿》、《清季外交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