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纳兰容若 的档案

爱情,是我国古典诗词的永恒主题。千百年来,文人墨客们吟诵爱情、追忆爱情,留下了数不胜数的名篇佳句。无论是《汉乐府》里的“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还是唐诗里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亦或是宋词里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都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力量,牵动了无数中华儿女的心弦。

而在众多关于爱情的名篇佳句中,纳兰性德的代表词作《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尤为深入人心,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是纳兰性德写给亡妻卢氏的一首悼亡词,寄托了纳兰性德对亡妻深深的哀思。虽然纳兰性德在词中只是描绘了生活中的寻常往事,但是却道出了一个亘古不变的爱情至理。

即这首词里的千古名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因为随着我们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会逐渐认识到轰轰烈烈的爱情,时间久了都会变成日常的点点滴滴。而绝大多数人在一开始都会不以为意,直到失去的时候才发觉原来生活中的寻常小事是那么的可贵。下面我们便来具体看看纳兰性德的这首词《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首先,词的上阕主要是记述了纳兰性德丧妻后的孤单凄凉。所谓“谁念西风独自凉”,即纳兰性德丧妻后,忽然才记起往日妻子对他的问寒问暖。西风渐紧,寒意侵人。可纳兰性德再也没有了卢氏来提醒他添加衣裳,以免着凉生病。所以纳兰性德紧闭着窗子,看着屋外的片片黄叶飞舞,陡然觉得这个秋天特别的寒冷。

“沉思往事立残阳”,即伫立在夕阳下,往事的回忆历历在目。由此可见,当纳兰性德的心境处于孤单凄凉的状态中时,他是有想通过某种方式来缓解的。但无论是“西风”,还是“黄叶”,亦或是“残阳”,都无形中加剧了纳兰性德对亡妻的思念与追忆。如此一来,凄凉的景象衬托着词人凄凉的回忆,读后便显得格外的动人心弦。

然后,词的下阕则主要是纳兰性德对往事的回忆。“被酒莫惊春睡重”,说的是纳兰性德在春天里酒喝得多了,睡梦沉沉,于是妻子就怕打扰了纳兰性德的好梦,连说话都轻轻的。从这句来看,我们可以得知卢氏对纳兰性德是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心。同时,我们也能看出纳兰性德对卢氏是痴情的。至于接下来的“赌书消得泼茶香”,则是纳兰性德与卢氏的生活乐趣。

即夫妻之间以茶赌书,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书某页某行,谁说得准就举杯饮茶为乐,以至乐得茶泼了地,满室洋溢着茶香。这种很风雅的小游戏,源自于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和她的丈夫赵明诚。据李清照《金石录后序》记载:“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

最后,我们再看这首词的结尾名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即当初我只是觉得这些生活小事,都是理应如此,平平常常而已。虽然这寥寥七字表面上看起来毫无特殊之处,但是实际上是字字皆血泪。因为纳兰性德当初已经处于最大的幸福之中,可他却丝毫没有觉察,直到反应过来了,与妻子却早已经阴阳两隔,这时再后悔也就晚了。

纵观纳兰性德的《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其实他所描绘的爱情,包括一些生活中的寻常小事都是具有共性的。试想一下,我们自己的某一段爱情中,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情景,即把对方对自己的好当作是理想当然,等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才发现到了对方当初对自己的好。“当时只道是寻常”,初读不以为意,再读却刻骨铭心。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