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芳官 的资料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里细论过芳官的身世来历,这篇文章中我们就再看看,芳官这个人物还有什么样的渊源。

都说“晴为黛影,袭为钗副”,那么芳官有没有可能是谁的侧影呢?

1 戏班被遣散后芳官的去向

在原著第五十八回里清楚地交代了因为国丧,贾府的戏班就被遣散了,而十二官也各有各的去处:“贾母便留下文官自使,将正旦芳官指与宝玉,将小旦蕊官送了宝钗,将小生藕官指与了黛玉,将大花面葵官送了湘云,将小花面豆官送了宝琴,将老外艾官送了探春,尤氏便讨了老旦茄官去。当下各得其所,就如倦鸟出笼,每日园中游戏。”

按照我们的常理推断,似乎“小生”藕官应该分配给宝玉——因为原著当中藕官和蕊官是一对儿,既然蕊官给了宝钗,那么按照《红楼梦》的结局,藕官的去处应该是怡红院,而芳官不应该去服侍宝玉。可是藕官偏偏是去了黛玉的潇湘馆服侍。

曹雪芹为何要这样安排呢?

2 《红楼梦》人物关系

在贾宝玉心中,他心心念念的“女神”、“女主角”最终只有一个,那就是林黛玉。而芳官在十二官里是唱正旦的,也就是青衣,她在戏台上演绎的是杜丽娘、崔莺莺这样的“女主”。

被派去服侍宝钗的蕊官是菂官死后新替补上来的小旦角色。菂官生前常常在戏里跟藕官是夫妻,二人之间就有了“假凤虚凰”的情意,谁料到菂官生病去世了,藕官一直非常悲痛,直到蕊官替补上来以后才慢慢平复悲痛之情。

而在第五十八回里,宝玉看到藕官烧纸祭奠,心中不解,而芳官为他揭开了其中谜底。芳官道:“ ‘那里又是什么朋友?他竟是疯傻的想头。说他自己是小生,菂官是小旦,常作夫妻。每日里那些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存体贴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菂官一死,她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后来补了蕊官,我们见他一般的温柔体贴,也曾问他得新弃旧的。他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要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只是因死的不续,固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可笑?’”

那么黛玉那里为什么是藕官呢?不知道大家注意过没有,藕也好,菂也好,都跟莲花有关:藕是莲花的根茎,菂在古代指的是莲子。而黛玉抽到的花签是什么呢?正是“芙蓉”。藕官在戏台上扮演的又是小生,是不是能理解为让藕官代替宝玉去陪伴着黛玉呢?

通过以上分析,很多读者也认为:芳官应该也是黛玉的侧影之一。

3 芳官身上也有一金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曹雪芹是如何描画芳官的面貌的?“头上眉额编着一圈小辫,总归至顶心,结一根鹅卵粗细的总辫,拖在脑后。右耳眼内只塞着米粒大小的一个小玉塞子,左耳上单带着一个白果大小的硬红镶金大坠子,越显的面如满月犹白,眼如秋水还清。”

芳官身上佩戴着一个镶金大坠子,外号又叫“金星玻璃”,这种玻璃里面有很细密的结晶颗粒,金光闪闪。而在《红楼梦》里,除了宝钗有金锁以外,还有谁身上佩戴金饰?是湘云,她有一个金麒麟。所以,湘云的侧影有没有可能是芳官呢?

4 再论芳官身世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里讨论过“惠泉酒”。宝玉过生日那天,芳官说了一句话:“若是晚上吃酒,不许教人管着我,我要尽力吃够了才罢。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

这个惠泉酒在清代时,是进贡皇宫的名酒,而芳官以前在家里,能吃“二三斤”,可见她的家世不一般,可能是富商或者官宦人家,因为普通百姓一般消费不了这么名贵的酒。

而史湘云是金陵贾史王薛四大家族里史家的千金小姐,是贾母的内侄孙女。刚出生不久,父母双双亡故,由叔叔婶婶帮忙养育她长大。

这样一看,芳官和湘云的身世颇有相似之处。

5 “不爱红装爱男装”

湘云非常喜欢扮成男儿,这一点我们作为读者都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原著第三十一回当中,史湘云来荣国府小住几日,宝钗就讲了这么一件趣事:“姨娘不知,她穿衣裳还更爱穿别人的衣裳。可记得旧年三月里,她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到像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她站在那椅子后面,哄得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

无独有偶,被众人认为像宝玉的还有谁?自然是芳官,宝玉生日宴上,芳官那样的装束“引的众人笑说:‘他两个倒象是双生的弟兄两个。’”

在性格上,湘云是出了名的大方、乐观与豪爽。她穿着男儿的衣服到处跑、喝醉了酒就直接在青石板上睡着了,还宽慰黛玉说:“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象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

而芳官呢,爱喝酒,不喜欢拘束,装扮成男子形象时非常俊俏。在第六十三回里有这样一段描写:“湘云素习憨戏异常,他也最喜武扮的,每每自己束銮带,穿折袖。近见宝玉将 芳官扮成男子,他便将葵官也扮了个小子。那葵官本是常刮剔短发,好便于面上粉墨油彩,手脚又伶便,打扮了又省一层手……湘云将葵官改了,换作“大英”。因他姓韦,便叫他作韦大英,方合自己的意思,暗有“惟大英雄能本色”之语,何必涂朱抹粉,才是男子。”

我们不妨再回忆一下第二回里冷子兴的一段话:“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世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亦必为奇优名娼。” 如此一看,出生于公侯富贵之家的,有贾宝玉,有史湘云;而生于薄祚寒门的,最终变成了奇优名娼的,有蒋玉菡,有芳官(后来家道中落)。这段“正邪两赋”论里,似乎也暗示了湘云的侧影就是芳官。

6 “醉卧山石之中”

原著第六十二回里有一段非常美的描写。在宝玉白天的生日宴席上,湘云跟众姐妹一起饮酒,席间多喝了几杯,就一个人在大观园的山石上睡着了:“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里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穰穰地围着。”

而紧接着在后一回里,群芳夜宴时,芳官喝多了,袭人“就将芳官扶在宝玉之侧,由她睡了”。我们都知道,宝玉衔玉而生,一直佩戴的“通灵宝玉”正是女娲补天剩下无用的一块顽石,对吧?这样的巧合,不是无意为之,而是有心安排的。

由此可见,芳官是湘云的侧影,这种理解也是很贴合原意的。尽管也是一个出场不多的“小人物”,可是她的身上,藏着多少玄机与奥秘。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们还会另起一篇再讲一讲芳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