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苏荃 的资料

《鹿鼎记》作为金庸最后一部作品,是他的封山之作,也被称为金庸的巅峰之作。它与以往作品不大相同,讲述了一个缺点多如繁星的小混混的逆袭史。韦小宝不同于金庸笔下其他武功高超的主角,只是个会三脚猫功夫的小油条,最厉害的就是泡妞。

看《鹿鼎记》一定会关注的就是韦小宝的七个老婆,作为主角的女人,高颜值就是标配,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剧中除了韦小宝的老婆,还有很多女性角色,但长得不好看的却没几个。看过金庸作品的人都知道,金庸小说中不喜欢写丑女,即使有女子因为各种原因毁容,毁之前颜值也并不低,最低也是清秀佳人,《鹿鼎记》也是一样。下面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鹿鼎记》中的十大美人,谁是你心中的最高颜值?

第十名,索菲娅

索菲娅是《鹿鼎记》中的外国美人,与韦小宝有过一场情缘。她肌肤胜雪,容貌美丽,是个热情似火的尤物。

原著中描写韦小宝初见索菲娅:那女子一头黄金似的头发直披到肩头,一双眼珠碧绿咕噜噜地转动,肤色雪白,容貌甚是美丽,只是鼻子却未免太高了一点,身材也比他高了半头。此般独特美女真是闻所未闻,令人匪夷所思。

韦小宝得知其公主身份后,觉得凡是皇帝御姐御妹必定美丽动人,不似凡人,充分肯定了索菲娅的美貌。

关于索菲娅这个罗刹国摄政女王,在历史上是真有其人的。其经历确实如小说一般传奇,然而《鹿鼎记》中关于索菲娅和韦小宝的经历,纯粹是金庸先生戏说历史的妙笔生花。

索菲娅虽然美丽异常,但汗毛浓重,皮肤远不如其他人细腻,虽美丽,却并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在《鹿鼎记》中并不吃香,因此将她排在最后。

第九名,九难师太

九难师太是明思宗朱由检次女从,封号长平公主。她长相美丽绝伦,气质清雅高华,在江湖上是个传奇人物,年轻时候九难师太还没有出家时,名字叫做阿九,她虽是公主,却向往江湖生活,拜了青竹帮帮主程青竹为师。她武艺高强,在江湖上小有名气,连袁承志见了她都不由怦然心动,似被内家高手打了一拳,不敢多看。

她本可以与袁承志双宿双飞,不料国仇家恨生不逢时,她最终也没能和袁承志在一起。在李自成攻破京城时,阿九被崇祯斩断一臂,自此,世间没了娇俏洒脱的少女阿九,多了个心怀恨意的尼姑九难师太。

在《鹿鼎记》中,九难师太出场时也是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一心想报仇。然而即使如此,也挡不住其绝色姿容,金庸曾用容色绝艳,清丽无双,秀美绝伦等顶级词汇来形容她,足见阿九之美。

单论容貌而言,年轻时的阿九不输韦小宝任何老婆,但在《鹿鼎记》中,九难师太已人过中年,出家为尼,再加上少了一臂,总有些缺憾,虽然美貌不输小年轻,然比之其他美女却稍有不足。

第八名,曾柔

曾柔是韦小宝妻子之一,是反清复明的王屋派子弟,人如其名,温柔内敛,柔美可人。她脸庞微圆,相貌甜美,是个可爱单纯的俊美姑娘。

曾柔作为反清复明势力的一份子,必定要做的一件事儿就是刷怪,她与同门一起刺杀,康熙却失手被擒,韦小宝见其美貌惊人,故意掷骰子作弊放了她们。曾柔从未见过如此古灵精怪的男子,对韦小宝一见钟情,韦小宝也看上曾柔美貌,想要将她娶来做老婆。

曾柔是韦小宝七个老婆里着墨最少的,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她亲厚不及双儿,美貌不及阿珂,武功不及苏荃,机巧不及方怡,天真纯善不及沐剑屏,蛮横泼辣不及建宁,看似毫不出彩,却不可或缺。金庸评价她温柔斯文,具有女子羞涩、温婉、娴静的独特魅力。

第七名,建宁公主

建宁公主是韦小宝的老婆之一,性格刁蛮泼辣,胆大妄为。她肌肤细腻,面容秀丽,这个娇俏妩媚的野蛮女友。韦小宝初见建宁,看她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张瓜子脸,薄薄的嘴唇,眉眼灵动,颇有英气。心想这公主生得好俊,韦小宝有意讨好建宁,却被建宁教训,两人结下梁子,不打不相识。

没想到建宁反而因此对韦小宝心生好感。身为公主的建宁不知如何与韦小宝相处,就故意捉弄韦小宝,不仅拿棍子打他,还用火烧韦小宝辫子,韦小宝忍无可忍,用棍子教训建宁。建宁被打不仅不恼,反而满脸笑意,似乎真的十分欢畅。在金庸笔下,金枝玉叶的建宁公主却是一个有点心理变态的受虐狂。

建宁公主在历史上是有原型的,清太宗皇太极的第14个女儿,康熙的姑姑和硕公主。在顺治十年下嫁吴三桂之子吴应熊,只是金庸对人物身份,性格做了处理,与历史颇有出入。建宁公主虽有原形,却也算得上是一个虚构人物,和历史不能混为一谈。建宁公主千娇百媚,如花似玉,然其癖好过于特殊,一般人接受不了,因此将她排在第七。

第六名,方怡

方怡是韦小宝的老婆之一,也是明朝沐王府四大家将方家后人。她眉清目秀,容貌甚美,金庸形容她容色晶莹如玉,娇艳不可方物,是个闭月羞花的美女。

方怡是韦小宝七个老婆里最难以琢磨的一个,连武功高强的苏荃都不及方怡心思深。她本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刘一舟,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料,一次刺杀,众人被韦小宝所擒,韦小宝看上方怡美色,一心想要娶她做老婆,甚至想出了帮方怡救刘一舟,让方怡嫁给自己的办法。

方怡本是假意同意,后被韦小宝感动,再加上刘一舟不堪本性暴露,方怡最终成了韦小宝七个老婆之一。她曾用美人计欺骗韦小宝,将韦小宝骗到神龙教,差点害死韦小宝。

韦小宝明知方怡不是善茬,心中想着绝不能放过她,却只是想想其柔媚神态,就不由自主心软,情不自禁原谅了她,方怡之美可见一斑。方怡心高气傲,柔媚娇艳,是个御姐式的美女,姿容比之建宁、曾柔更胜一筹。

第五名,沐剑屏

沐剑屏是韦小宝七个老婆中年纪最小的一个,韦小宝称其为小老婆。她年轻貌美,清秀纯洁,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美女。金庸形容她秀雅高贵,面庞柔美,如美玉似明珠,有种说不出的明丽动人。

沐剑屏是沐王府的小郡主,为人天真无邪,乖巧可爱。她被天地会英雄钱老本从沐王府偷出,扮成茯苓花雕猪送进宫给韦小宝,韦小宝见她美貌动人,睫毛颤动如翼,顽皮心起,故意捉弄吓唬她。

他先用毛笔在沐剑屏脸上画了只乌龟,又用剪刀比划骗天沐剑屏说要在她脸上刻龟。天真的沐剑屏真的相信了,以为自己被毁容,吓得泪如泉涌。韦小宝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不忍,骗了几声好哥哥就帮她洗干净脸。

沐剑屏被韦小宝如此捉弄,不仅不讨厌韦小宝,反而对他心生好感。像沐剑屏这般长在深闺的娇小姐,从未见过韦小宝这般新鲜有趣,活泼生动的男子,自然大受吸引,对韦小宝言听计从,信任有加。

沐剑屏单纯可爱,活泼灵动,与韦小宝相处不似情人般暧昧,反像兄妹一样轻松自在,让韦小宝保护欲爆棚。她是韦小宝老婆中最天真纯洁的一个,对世间风情一尘不染,她既有大家闺秀任性娇蛮的气质,又有书香门第的优雅品格,是个小鹿斑比一样的萝莉萌妹。

第四名,双儿

双儿是韦小宝最亲近,最信任的妻子。她善解人意,聪慧乖巧,清秀可人。金庸形容她眼如点漆,雪肤樱唇,笑靥如花,是个小巧玲珑,娇俏可人的美女。

她与韦小宝在庄家大宅初遇,双儿扮鬼吓唬韦小宝,韦小宝吓得浑身发抖,大气都不敢出,却听到一个娇柔动听的声音问他为何闭眼。他睁眼一瞧,一个头头挽双髻,面容俏丽,清静秀美的少女笑嘻嘻望着自己。

韦小宝一怔,因为她是狐狸精转世,张口调戏,像你这样美貌的狐狸精,被你迷死也挺好。虽是韦小宝口中花花之言,但双儿容貌不凡确是肯定的。

在金庸最新修改的《鹿鼎记》中,韦小宝对双儿说出真心话,所有老婆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双儿,即便是阿珂也比不上双儿在他心中的地位。

虽有双儿温柔体贴,与他同生共死的情义,但双儿貌美也是重要因素。双儿重情重义,温柔善良,体贴贤惠,是金庸笔下少见的犬系女友,也是最受观众喜爱的角色。

第三名,苏荃

苏荃是韦小宝妻子中年龄最大,武功最高的美女,她身材苗条,肌肤如玉,眼波盈盈,是个妖娆妩媚的女子。她艳丽无匹,美貌至极,因此被神龙教教主洪安通看上,强抢到神龙岛做压寨夫人。

洪安通因她貌美,对她宠爱之极,给她仅次于自己的权利。但苏荃看不上年迈不中用的洪安通,只是因为武功不如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留在神龙岛。

后来韦小宝出现,苏荃想趁机离开,洪安通发现后瞬间崩溃,舍不得苏荃离开。在劝说苏荃时,被韦小宝暗算致死。能让一向痴迷于武功权势的洪安通如此表现,苏荃之美可见一斑。

连韦小宝初见苏荃都说她比自己老婆漂亮,皇宫里都没这种标志绝色。苏荃慵懒娇媚,风流婀娜,虽然年龄是众女中最大的,美貌却不输众人,是仅次于阿珂的绝色美人。

第二名,阿珂

阿珂是韦小宝妻子中颜值最高的,她如花似玉,美若天仙,娇艳中透着几分清丽,清丽中又有着女子与生俱来的秀美。皮肤粉嫩如雪,冰肌玉骨,仿佛是画中才有的粉雕玉琢的绝代佳人。

原著中描写韦小宝初见阿珂,觉得自己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不及阿轲美貌,宁愿不做皇帝,不做神龙教教主,也要做阿珂的老公。不过惊鸿一瞥,便久久不能忘怀。韦小宝想方设法寻找阿珂的下落,再遇阿珂后,死皮赖脸追阿轲身后,无论阿轲对他如何冷眼相对都毫不退缩。

可以说,韦小宝花在所有妻子身上的精力都不如阿珂多,能让见美无数的韦小宝如此,阿珂之美毋庸置疑。阿轲容貌绝色,远胜其他妻子,在原著中多次提到这点,然而还有一人比阿轲更胜一筹,因此将阿轲排在第二。

第一名,陈圆圆

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也是韦小宝妻子阿珂的母亲,是《鹿鼎记》中的绝代美女,阿珂容貌之美就是继承于她。白玉镶珠不足比其容色,玫瑰初露不能方其清丽。

她只须俏目一回眸,那鲜花便绽放万紫千红;只须丹唇稍开启,那黄莺便婉转珠玉佳音;只须蛮腰轻摇曳,那翠柳便飘拂春风几度。她是《鹿鼎记》中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

冲冠一怒为红颜,说的就是她的故事。吴三桂初遇陈圆圆就是被她风姿绰约的身影吸引,她的一颦一笑饱含风情,吴三桂为之迷恋不可自拔。为了陈圆圆,吴三桂与李自成反目,身为名将却引清兵入关,也让陈圆圆红颜祸水的名声远扬。

吴三桂投靠清朝虽有其自己的野心,但陈圆圆之美也是诱因。若陈圆圆的美貌不足以让人信服,那红颜祸水恐怕只能是一场笑话,不会流传至今,陈圆圆才是真正称得上倾国倾城的美女。她的人物原型就是历史上的陈圆圆,金庸假借韦小宝之口,将他对于红颜祸水的看法公之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