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苗沛霖 资料

陈玉成是太平天国后期著名的价格均,可谓是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他的横空出世挽救了已经陷入颓势的太平天国,在数年的征战中逐步晋升,成为当时的一代名将。但是最终却因轻信苗沛霖而导致被俘,年仅二十六岁的少年英豪就被杀于河南延津。他之所以听信苗沛霖的谎言,前往寿州被俘就义,完全是咎由自取,自寻死路。

少年英雄

陈玉成早期可谓是顺风顺水,吉星高照。15岁跟随叔父参加太平军,成为童子军首领。叔父陈承瑢,在太平天国坐第九把交椅,地位仅次于豫王胡以晃,受封为佐天候,所有国政都由他传达上宣,是朝内官的首领,也是杨秀清和洪秀全之间的重要纽带。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咸丰四年(1854年),陈玉成在太平军第一次西征时立下大功,当时国宗石凤魁久攻武昌不克,陈玉成主动请缨,率领500壮士,绕道至防守较为薄弱的武昌城东面,缒城而上,率先登上城楼,为大军入城开辟道路,立下首功。天王闻奏,赞许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年仅18岁的陈玉成擢升为殿右三十检点,统领后十三军和水师前四军。

咸丰六年(1856年),陈玉成跟随燕王秦日纲解除镇江之围。镇江是太平天国在长江以东的桥头堡,是抵御清军的前沿阵地,当时被江苏巡抚吉尔杭阿的军队重重围困,内外隔绝。秦日纲主持军事会议,决定派人突破围困,与镇江守将吴如孝取得联系,定期夹攻。

当问到谁敢前去时,陈玉成第一个站了出来,拍胸脯表示必定不负众望。随后乘小船冒着清军的枪林弹雨,成功进入镇江城内。太平军里应外合,内外夹攻,大败清军,解除镇江之围。东王杨秀清赞誉他“陈玉成一身是胆,当年赵子龙也比不上他”。

头号战将

年纪轻轻就受到两位大佬的赞誉,陈玉成由此成为太平天国的头号战将。天京事变爆发后,洪秀全封他为成天豫(爵位),担任右正掌率(职务),与副掌率李秀成共同负责军务,成为太平天国后期的两大柱石之一。咸丰八年(1858年)8月,在浦口破江北大营,大败清将德兴阿部;10月,在庐州附近的三河镇歼灭湘军精锐6000余人,悍将李续宾兵败自杀,取得三河大捷。

这两场战役的胜利,稳定了天京事变后岌岌可危的军事局面,敌我双方再度进入相持阶段。咸丰九年(1859年)初,陈玉成率军收复六安州,在庐州城外大败清军,生擒署安徽巡抚李孟群。在庐州护城集,歼灭钦差大臣胜保的马队。洪秀全以功劳最大,封陈玉成为英王。随后,陈玉成配合李秀成于咸丰十年(1860年)5月取得二破江南大营的胜利,这也是太平天国最后的辉煌时刻。

兵败如山倒

二破江南大营后,陈玉成的好运气似乎到了尽头。湘军围攻安庆,陈玉成先是采用“围魏救赵”的计划,率军千里奔袭,直逼武昌,却在黄州停下脚步,转而向鄂西北进军。安庆告急时刻,陈玉成率军回援,联合捻军和天京援兵,与湘军展开殊死搏斗,却屡屡不能取胜。最终安庆于咸丰十一年(1861年)9月失陷,陈玉成因救援不力被革职,率部退守孤城庐州。

陈玉成颇有当年项羽不渡乌江的气魄,因安庆失陷,感觉无颜面见天王,计划是让部下扶王陈德才、启王梁成富和遵王赖文光等人到河南、陕西招兵买马,夺回安庆,一雪前耻。

同治元年(1862年)初,清将多隆阿进逼庐州,陈玉成因分兵前往河南、陕西招兵,局势危急。奏王苗沛霖派人乔装成乞丐,送信给陈玉成,表示愿将手下四旗人马共一百二十万人交由英王指挥,并说“孤城独守,兵家所忌。以英王盖世英雄,何必为这股残妖所困”。

陈玉成表示赞同,召集众将商议此事,众人认为苗沛霖反复无常,不可轻信。可心高气傲的陈玉成哪里听得进去,“本总裁自用兵以来,战必胜,攻必取。虽虚心听受善言,此次你们所说,大拂我意”。于是血战突围,直奔寿州。陈玉成之所以听信苗沛霖的谎言,除了心高气傲之外,还和一个人脱不了干系。这个人名叫余安定,是陈玉成先前派驻寿州的联络人员,陈玉成不知道余安定早已叛变,与苗沛霖共谋他的项上人头邀功。陈玉成一到寿州,便被逮捕囚禁,送往清将胜保大营。胜保劝他投降,陈玉成大义凛然,痛斥胜保:“尔本我败将,乃敢向我作态。”有何颜面让他下跪,并表示“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恼羞成怒的胜保气愤难平,不仅霸占了陈玉成的绝色美妻,而且于押赴进京的路上,在河南延津将他杀害,年仅26岁。陈玉成的牺牲是太平天国的重大损失,从此忠王李秀成一人独撑危局,疲于奔命,却难挽颓势,两年后,天京被湘军攻陷,太平天国彻底宣告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