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范承谟 个人档案

熟悉清朝初年那段事的人都知道范文程这个人,他可以说是清朝的智囊了,为清朝的发展立下了不少功劳。但是由于其名声太大,其儿子反而倒不怎么出名。他儿子范承谟在三藩之乱时痛斥耿精忠,被其囚禁了两年,到耿精忠要投降清军的时候,为了不让范承谟将其罪行揭发便将其杀人灭口。

范承谟(1624年——1676年)字觐公,号螺山,辽东沈阳(今辽宁沈阳)人,属汉军镶黄旗。“年十七,选充侍卫。”顺治九年(1652年),范承谟考中进士,从此踏上了为官之路。

康熙七年(1668年),范承谟担任浙江巡抚,“时去开国未久,民流亡未复业,浙东宁波、金华等六府荒田尤多。总督赵廷臣请除赋额,上命承谟履勘。承谟遍历诸府,请免荒田及水冲田地赋凡三十一万五千五百余亩。”次年,其治下多地发生水灾,“杭州、嘉兴、湖州、绍兴四府被水,民饥,承谟出布政使库银八万,籴米湖广平粜,最贫者得附老弱例,肩盐给朝夕,全活甚众。并疏请‘漕米改折,石银一两。明年麦熟,补征白粮,以三年带征。灾重者如例蠲免’。得旨允行。”康熙十年(1671年),“以疾请解职,召还。总督刘兆麒、提督塞白理疏言浙民请留承谟一百五十余牒,给事中姜希辙、柯耸,御史何元英等亦言:‘承谟受事三载,爱民如子,不通请谒馈遗。劾罢贪墨,廉治巨猾,剔除加耗、陋规、私派诸弊。浙民爱戴,深于饥渴。’上命承谟留任。”

范承谟在各地爱民如子,留下了很高的声誉。到康熙十一年(1672年)时便被擢升为福建巡抚,而他也将迎来自己最大的挑战,他也因这个职位而被杀。“十二年七月,至京师,入对。承谟疾未愈,命御医诊视,赐药饵。疾稍差,趣赴官,赐冠服、鞍马。福建总督初驻漳州,至是以将撤藩,命移驻福州。”

清朝入关时曾经分封过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和定南王孔有德。后来孔有德去世,只剩下三藩,三藩中吴三桂封藩云贵,尚可喜在广东,耿精忠则在福建,也就是范承谟当巡抚的地方。随着时间的发展,三藩给国家带来的危害越来越显著,不仅兵马众多,威胁中央,而且三藩之用半天下,再加上西选的存在,更让中央感到其尾大不掉的危害。而清圣祖在除掉鳌拜之后就把目光转向了三藩,于康熙十二年(1673年)在明珠、孝庄太后的支持下决定撤藩。撤藩令一下,势力最大的吴三桂立刻起兵造反,拉开了八年的三藩之乱的序幕。“吴三桂反,承谟察精忠有异志,时方议裁兵,承谟疏请缓行。又报巡历边海,欲置身外郡,便征调防御。事未行而精忠叛,阳言海寇至,约承谟计事。”“巡抚刘秉政附精忠,趣同行。承谟知有变,左右请擐甲从,承谟曰:‘众寡不敌,备无益也。’遂往。精忠之徒露刃相胁,承谟挺身前,骂不绝口。”戴震《范忠贞传》记载:“耿精忠素惮承谟威望,杀之重民之怒,乃械系承谟,置守者三十二人。贼进水浆,承谟绝食,八日不死。”《清史稿》记载与此稍有出入:“精忠拘之土室,加以桎梏,绝粒十日,不得死。”

耿精忠知道范承谟的名气很大,所以不杀他,将他囚禁起来之后还曾派人去劝降。“而巡抚刘秉政已为精忠所得,遣说承谟降;承谟令两卒扶持下床,秉政且进且揖,承谟奋足蹶秉政仆地,骂曰:‘诸逆旋当受诛,我先褫其魄!’”耿精忠派去看守范承谟的一个蒙古人却看不下去,准备对其进行营救,没想到事情失败,自己还搭上了一条命。《清史稿》记载:范承谟“为贼困逾二年,日冠赐冠,衣辞母时衣,遇朔望,奉时宪书一帙悬之,北乡再拜。蒙古人嘛尼为伪散骑郎,精忠遣守承谟,感承谟忠义,谋令出走。事泄,精忠将磔之,大言曰:‘吾宁与忠臣同死,不原与逆贼同生!’”

终于在康熙十五年(1676年),康亲王杰书即将攻破仙霞关,攻入福建境内,耿精忠准备投降。“精忠将降,冀饰词免死,惧承谟暴其罪。九月己酉朔,甲子夜半,精忠遣党逼承谟就缢。幕客嵇永仁、王龙光、沈天成,从弟承谱,下至隶卒,同死者五十三人。”“死时,贼夜至,承谟起索冠,贼夺而掷之;承谟以械拉掷冠者头,乃整衣望阙九叩首,竟被害。贼焚其尸,弃之野。泰宁人许鼎,先伏匿,收得烬体。”

对于范承谟的死康熙皇帝表达的极大叹惋,并且给予了极高的礼仪。

康熙十六年(1677年),范承谟的遗骸送往北京, 康熙帝命内大臣侍卫出迎,追赠他为兵部尚书、太子少保,赐谥忠贞,并亲自书写碑文赏赐给他的家眷。

康熙皇帝之所以如此对待范承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宁死不屈的人臣气节,更是与范承谟此前的官德官品密切相关。

范承谟很好地继承了他父亲范文程的能力,并且品行出众,可以说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深得地方百姓的爱戴。他在被耿精忠囚禁期间,由于其名望和声望颇高,就连耿精忠都担心将其处死会引发民变,故一直不敢对其动手。而在“三藩之乱”平定后,耿精忠遭到了清算,而福建百姓也重新对范承谟进行祭奠活动,并请求为范承谟建造祠堂,康熙皇帝更是亲自书写“忠贞炳日”的匾额。到乾隆年间,清高宗谈到他的时候也十分感叹:“福建总督范承谟、云贵总督甘文焜,遇吴三桂、耿精忠二逆之变,抗节不屈,殉难捐躯,忠荩深堪嘉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