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蒋士铨 的故事

大明湖为济南三大名胜之一,其景致之淳美与文化之深厚,在宇内早负盛名。风香历下陆续推出侯琪先生所作《大明湖史话》名士篇,今天带来《满湖画本,都在诗中——蒋士铨与大明湖棹歌》。

“大明湖上,酒浇亭榭荷香;四照楼中,衣染鹊华秋色。”

蒋士铨像

这是清代诗人蒋士铨在致友人的书信中,幸福地回忆当年在济南大明湖饮酒赋诗的情景。清代中叶,被称为“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蒋士铨曾写下诸多吟诵济南山水名胜和大明湖的诗作,其中有一组《大明湖棹歌》(十二首),是今天的济南人不应该忘记的。

蒋士铨(1725—1785),字心余,一字苕生,号清容。江西铅山人。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后主讲绍兴蕺山书院。诗与袁枚、赵翼齐名,称“乾隆三大家”。他虽然推崇袁、赵的“性灵说”,但所作却受黄庭坚的影响,讲究骨力。苍苍莽莽,不主故常。著有《忠雅堂集》。

蒋士铨手书诗

当年,蒋士铨是怎样到济南来的呢?这要说到他的恩师金德瑛。金德瑛(1701—1762),字汝白,号桧门,又号棻斋。浙江仁和(今杭州市)人。清乾隆元年(1736)状元,授翰林院修撰,历任右庶子、太常寺卿、内阁学士、礼部侍郎等,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乾隆十七年(1752)至十八年任山东学政。在此之前的乾隆十一年,金德瑛督江西学政,22岁的蒋士铨在铅山应童子试,金德瑛亲拔蒋士铨第一,进入县学。对他的试卷倍加赞赏,以“喧啾百鸟群,见此孤凤凰”评之。第二年,23岁时,蒋士铨乡试中举。但此后的科举之路却十分坎坷,直到十年后的乾隆二十二年得中进士。在此期间,蒋士铨一直为全家人糊口而奔波。

乾隆十七年十月,师徒相遇在山东青州,因金德瑛坚留不放,蒋士铨遂入金幕,辞去广州太守张嗣衍之聘。蒋士铨作有《过青州访桧门先生遂留山左学士幕中》一诗,诗中说:

“海光明使者,岳翠转前旌。再作囊中处,因辞嶺外行。

谈天齐辩士,习礼鲁诸生。敢纵南楼目,难胜望母情。”

(《忠雅堂诗集卷三》)

从今往后的两年间,蒋士铨陪同金德瑛走进并住进距离大明湖仅数十步的山东学政署,成为环湖而居的风流名士。

郡人王培荀在《乡园忆旧录卷四》中说:“金桧门视学山左,蒋心馀在幕,历下名胜游览殆遍。”

仅就大明湖而言,他便写有《晚游历下亭》《会波楼》《北极阁》等多首,今天,我们所谈的是济南府县志未收录的《大明湖棹歌》:

冰壶署贴水云窝,皎月湖光与荡磨。官烛下船衙鼓歇,出门十步是烟波。

半折朱櫺卧绿苔,残荷犹傍画阑开。回廊转侧看人影,时有青裙打桨来。

水神祠宇俯朱垣,摆列南山画幛悬。试上谯楼转身望,北门秋在鹊华边。

会波楼下水关深,门内高墙似阈横。一角水村数茆屋,暗移汀嶼入山城。

北门锁钥不教开,水闸潜通泺水隈。不若廻舟向西去,鹊华桥畔看碑来。

中丞绣闼閟离宫,锦浪南流水殿通。谁识霜前一林叶,从风曾作御沟红。

历下城中半是湖,居人分水种菰蒲。从教两岸添台榭,得似秦淮子夜无?

败荷枯苇入樵薪,残腊新年兴可乘。湖面十分才露出,九分湖水一分冰。

南岸天心水面亭,御碑中立影嶙峋。若安户牖除榛蔓,便可风檐坐酒人。

王公薛公同荒祠,草满香炉藓满碑。剩有清风被湖水,可怜游客未能知。

北极阁前游女多,芙蓉泉外濯缨歌。不知名仕轩何处,秋月春花奈此何?

名士由来说邹鲁,美人自昔数姬姜。如何一样垂垂柳,不似江南解断肠。

北极阁

诗作于乾隆十八年秋。棹歌,原指渔民在撑船、划船时候唱的渔歌。后演化为与水乡有关的诗词,并形成一种独特的诗歌创作方法。刘铁冷《作诗百法》称其为“作棹歌法”。其大致特点是,棹歌如渔家唱晚之歌,大旨与竹枝词相近。惟须婉约,须轻倩,下字似倚声,琢句似风谣。斯有真趣,斯有挚情,盖小儿女临波狎水与咿哑之声相酬答,较之采桑歌采茶歌,尤有一种丰韵,是在文人善为摹写耳。

此十二首清词丽句,风雅无限,以下分述之。

其一:满湖画本,都在诗中。

比如第一首写山左学署,诗人将其称为“冰壶署”,乃是因为,学署正是一处美不胜收的水景园,内有四照楼、濯缨桥、小石帆亭、石芝、玉玲珑、海棠沜、钟楼、积古斋等八景;而它的地理位置更是天下独胜,学署的蜡烛(官烛)便可以照亮停靠在湖岸的轮船,学官下班(衙鼓歇)出门十步便是烟波浩渺的大明湖,所以诗人会用“冰壶署”“水云窝”等人间至美的形象来形容它。

第二首写湖上景致:“回廊转侧看人影,时有青裙打桨来”,简直堪称湖上的惊艳一幕。青裙打桨,妇女操舟。此正印证了明末诗人王象春《北溪》诗中所写:“惟济城之中横溪,溪上架桥,桥下维舟,家家屋后,具有乐地。虽稚子妇女,有操舟之能。殊诧见哉。”

第三首写水神祠与北门胜景。水神祠宇,指晏公庙,在原会波桥南,庙建在高大的晏公台上,台下有券门,湖水流经券门再由会波桥北去。每当夕阳西下,阳光穿过券门折射入会波桥下,构成济南八景的会波晚照。“水神祠宇俯朱垣”,指晏公庙倒影湖中的美丽倩影,而城南诸山正犹如青绿山水画一般展开的画卷,但最美的还在你登上北城墙谯楼转身望的时候,谯楼,古代城门上建造的用以高望的楼。古之筑城,必建谯楼。此乃汉之遗风。望见的是什么呢,是济南八景之一的鹊华秋色,当年济南北郊至华鹊山间,水塘纵横,红荷绿柳,烟水迷蒙,景色清远,黄菜花中见鹊山,实为济南最具风情之处。

北水门

此外,诗人还写到了鹊华桥畔看碑、北极阁游女、天心水面亭风致、以及残腊季节大明湖“九分湖水一分冰”的令人兴味不减的景致,而这些,都是大明湖最具代表性的典型风物和独特的美景。

其二是大明湖的个性与气质描绘。

风景地也是有个性的,就大明湖来说,比如它的深厚的历史文化品质便是它湖难比的。在第六首诗中,诗人将近在咫尺的德王宫与大明湖联系起来,说大明湖水与王宫的宫殿是相通的,所以这里的一片林叶,说不定便来自御沟之中呢!这是论说湖的身份之高贵与典雅。又如第七首,诗人说像大明湖这样占得半城春水的大湖,再加上两岸那些美丽的亭台楼阁,正如同诗意的秦淮子夜亦即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一般,这是说湖的文化气息与浓浓诗意。

其三是美好的希望与祝愿,当然也包括诗人对现状的反思与批判。

如第九首天心水面亭,临湖浴月,御碑中立,美则美矣,但犹有不足,尤其是杂树丛生,“若安户牖除榛蔓,便可风檐坐酒人”。第十首咏王薛二公祠,诗人对其“草满香炉藓满碑”的现状颇有微词,他说这里虽有“清风被湖水”的好精致,但外地的游客已经看不出这是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名胜古迹了。它展示的是诗人的理想和再造自然的能力。这应该是属于大诗人的一种能力,是审美精细化的产物。

大明湖新建之超然楼

诗人还有一首写大明湖的词,亦未被府县志所收录和其他论著所提及,下面是《大明湖泛月 苏幕遮》:

画船游,明月路。古历亭虚,面面朱阑护。百顷明湖三万户,如此良宵,一点渔灯渡。棹开时,香过处。说道周遭,荷叶青无数。却被芦花全隔住。泛遍湖湾,不见些儿露。

“画船游,明月路”“棹开时,香过处”等,写出了大明湖月夜无与伦比的美感,同时诗人又写出了些许的遗憾,这就是:“青无数”的荷叶,“却被芦花全隔住”,这是大明湖多年存在的“历史问题”。应该说,这样的批评,正体现了诗人对大明湖的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