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薛蟠 的故事

比较《红楼梦》众多男性,薛蟠无疑是其中“性价比”最低的一个,他虽出身金陵四大家族的薛家,可身上却没有丝毫大家气度,俨然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若是放在今天,估计没有人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

薛蟠身上集合了所有纨绔子弟的共同缺点,比如他喜欢搞“龙阳之好”,说得直白些就是男男之爱。

当年薛家初进贾府时,薛蟠破天荒主动要求去贾府学堂读书,实际上却是借着读书的幌子在贾家学堂寻找长相清秀的少年,用钱财利物进行引诱,进而满足自己的“需求”:

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住处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第9回

贾府学堂中,数得上名字的就有金荣、香怜、玉爱三人,都曾是薛蟠的“情儿”,甚至薛蟠曾打过秦钟的主意,只不过秦钟是贾宝玉的人,故而未能得逞。

如果说学堂之事,发生在贾府内部,外人无法知晓,那第47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则完全将薛蟠“龙阳之好”的名声给打出去了。

第47回,薛蟠看上了偶然串戏的柳湘莲,张口“小柳”,闭口“别放小柳走”,在场众人都是明白人,都知道薛蟠的心思。柳湘莲大怒,于是假意屈从薛蟠,将其骗到郊外,一顿老拳伺候,打得薛蟠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最终还是贾珍派人外出搜寻,才找到了鼻青脸肿的薛蟠。

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加之此事众人都知,无法保密,又是上好的调笑谈资,必然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这也是为何薛蟠伤好后,立刻假借外出贸易,离开了京都——薛蟠亦是要脸之人,丢不起这个人!

薛蟠不仅品性不佳,身上更是担负着人命官司,《红楼梦》开篇第4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薛蟠打死冯渊,抢走英莲的事,传得人尽皆知,甚至连贾府内诸多女眷,如王夫人、王熙凤、探春、黛玉等人也都知晓,可见传播范围之广。

所以,不管怎么看,薛蟠这个人极度不靠谱,他在外的名声已经臭了,但凡打听过薛蟠情况的贵族,恐怕都不愿意将女儿嫁给薛蟠,可偏偏金陵桂花夏家的夏奶奶,却将女儿嫁给了薛蟠,而且嫁得还很高兴。

香菱笑道:“一则是天缘,二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当年本是通家来往,从小儿都在一处厮混过,叙亲是姑舅兄妹,又没嫌疑。虽离开了这几年,前儿一到她家,夏奶奶又是没儿子的,一见了你哥哥出落得这样,又是哭,又是笑,竟比见了儿子的还胜。又令他兄妹相见。谁知这姑娘出落得花朵似的了。在家里也读书写字,所以你哥哥当时就一心相准了。”——第79回

从这里的情节可以看出,人家薛蟠应该也属于颜值比较高的公子哥,所以夏奶奶一见了薛蟠,就高兴的了不得,当时就看准了薛蟠,薛蟠和夏金桂一见面,又彼此喜欢,最后就促成了这门婚姻。

曹公寥寥数笔,将过程叙述地很简单,但读者却不可等闲视之,忽略了红楼一书的写实性,况且薛家、夏家都是皇商之家,贵族联姻岂可儿戏,这其中必定有其他原因作祟。

细细想来,薛蟠和夏金桂的婚姻很有意思,一言以蔽之: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薛家和夏家的处境实在太相似了,两家都没有可以撑起家族未来的栋梁之才。薛父去世后,薛家就开始走向没落,薛姨妈慈祥有余,能力不足,薛蟠是个无用之人,虽然有个薛宝钗,但是个女眷,将来是要嫁人的,薛家的未来,终究还是要交到薛蟠手上!

夏家也是一样,夏父去世后,夏家只剩下夏奶奶、夏金桂两人,家中无一个男丁,用香菱的原话说:可惜他这一门竟绝了!

在男子本位主义的封建社会,家中顶梁男人的去世,往往意味着家族衰落的开始,薛家为何堕落成为金陵四大家族中的车尾,甚至还要寄住在贾家,其核心原因也是如此,住在贾家,可以依赖贾政、贾赦这些人,背靠大树好乘凉。

虽然书中并未明确提及夏家的没落,但基本上没跑了。薛家至少还有一个薛蟠,可下人们仍然自恃薛蟠不晓人事,于是暗中坑拐,导致薛家京都生意一直没落;夏家一个男丁也没有,夏奶奶是个慈母,夏金桂是个小姐,恐怕家中基业被底下人坑得更加严重。

因此,就夏家和薛家的联姻而言,夏家的需求更加迫切,这恐怕也是夏家为何能忽略薛蟠的斑斑劣迹,急于将女儿嫁进薛家的直接原因。

此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夏金桂和薛蟠的成长环境也极为相似。

薛姨妈慈祥和蔼,溺爱薛蟠,导致薛蟠的性情中有了“霸”的成分,成为一个霸道的利己主义者,但薛家毕竟还有贵族的底子,这份底蕴让薛蟠没有走向自私的极端,他对母亲、妹妹是很有爱护之心的,每每外出归来,必定要给薛姨妈和宝钗带礼物。

虽然书中并未明确提及夏奶奶的性情,但却记载了她对女儿夏金桂的教育方式——与薛姨妈别无二致!

原来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的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丘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只吃亏了一件,从小时父亲去世的早,又无同胞兄弟,寡母独守此女,娇养溺爱,不啻珍宝。凡女儿一举一动,她母亲皆百依百随,因此未免娇养太过,竟酿成个盗妒的性气。爱自己尊若菩萨,窥他人秽如粪土;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第79回

夏奶奶的教育方式也是“溺爱”,但不同的是,夏家的成长环境更加“纯粹”,没有丝毫男性的加入,夏父早逝,家中又无兄弟同胞,从小到大,夏奶奶的所有溺爱全部给予了夏金桂,以至于她彻底走向了自私的极端——爱自己尊若菩萨,窥他人秽如泥土!

《红楼梦》第42回,薛宝钗跟林黛玉探讨小时候读歪书的经历,曾提到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

也就是说,薛蟠、薛宝钗从小到大是跟家族兄弟、姊妹一起长大的,这也是薛蟠、夏金桂同是溺爱环境下长大,价值观却有细微差别的原因所在。

可以想象,小时候薛家分发吃喝玩物,必然是大家分着一起,其乐融融;夏家却是全部好吃的、好玩的全部给了夏金桂,她不懂得分享和规矩,这也是她为何一嫁进薛家,就要打压薛蟠、薛姨妈,妄图自己做薛家女主人的原因所在!

读至此,始信脂砚斋之批语:父母者于子女间,莫失教训说前缘。防微之处休弛纵,严厉才能真爱怜。天下为人父母者,可为一诫!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