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袁寿山 历史解读

有一部收视率极高的电视剧《少帅》,李雪健演的张作霖妻妾成群,成天娇滴滴地围在大帅身边争风吃醋,当时我就想起,这群女人里面,有一位五姨太寿懿来头不小,因为她父亲是抗俄殉国的黑龙江将军寿山。

寿山,字眉峰,汉军正白旗,黑龙江爱辉人,曾率部参加中日甲午战争,任步兵统领。英勇杀敌,屡建战功。甲午战后,寿山受到清廷嘉许,擢升知府赏花翎。1900年升任黑龙江将军,驻齐齐哈尔。同年庚子之乱爆发。沙俄军队攻陷瑷珲,直逼齐齐哈尔并炮击城内。寿山坚守城池,誓死抗击。惜孤立无援,回天无力,遂履“军覆则死”的诺言,自卧棺中,命卫士枪击,壮烈殉国,时年四十岁。

寿山,一看就是个满姓,但他却汉军正白旗,肯定不是满人,要说这五姨太寿懿来头不小,如果再向上倒几代就更让人大跌眼镜呢,这寿山原来既不姓这满姓,也不是满人,他姓袁,乃大名鼎鼎的抗清名将,呤着“忠魂依旧守辽东”走向刑场的袁崇焕九世孙。

袁崇焕被冤杀后,直到乾隆皇帝为袁崇焕平反,以官方的形式承认,袁崇焕死于皇太极施加的计谋,袁督师并没有“通敌叛国”之罪。

袁崇焕遇难后,他的小妾生下一个遗腹子藏匿民间,后参军入伍,因为军功被编入汉军正白旗,驻防宁古塔,尽管他们身穿清军的服装,驻防在边疆宁古塔,却一代一代地守护着家族的隐秘,即使袁崇焕被平反后,也未向外人道,直到咸丰年间才公开其家族迷底。

寿山乃将门之后,其父富阿明为吉林将军,寿山自幼好学,欲以功业报效国家。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寿山主动请缨,奉旨赴参加抗击日寇的战争。在每次战役中,寿山都身先士卒,英勇杀敌。他曾弹穿右腹,仍坚持不退,带伤拼杀,血溅衣裤,各将领都惊叹不已。

由于功劳卓著,寿山受到朝廷嘉奖,并委以重任。调任镇边军左路统领,驻黑龙江。后奉命署理黑龙江将军。

他在任上的时间总共也就半年多时间便殉国了,可就是在这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他的所作所为可圈可点。他到任时首先面临的是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是时,不仅沙俄攫取了东北的路权,强占了旅大,极有一口吞并三省之势。

上任伊始,他针对俄势力的侵略企图,采取了一系列的政治、军事措施来进行备战,丝毫不敢懈怠。这些措施“使黑龙江吏治、边防声威为之一振”。

因为这时正值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之际,这场可以叫作民乱的农民暴动,已从发源地的京畿地区向全国迅速曼延,东北亦受到严重冲击。

这场暴乱不仅给了帝国主义纠集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借口,也给一直觊觎我国领土的俄国以契机,他们为维护其在东北的侵略利益,以“保护哈尔滨铁轨”为名,发兵在我国东北地区制造了历史上骇人听闻的“海兰泡惨案”、“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等,屠杀了中国居民七千余人。不仅如此,他们还放火焚烧了瑷珲城。

寿山闻后“千绕室,夜愤恚垂绝。”痛令所部:“保铁路,护难民,全睦谊,违者杀无赦!”

时寿山驻齐齐哈尔,那时还叫作卜奎,尽管这时朝廷在对待外国势力的战和问题上摇摆不定,而这时的他因身处边远,电报梗阻,无法及时知道时局及中枢对外之态度;但作为军人的寿山,他只知守土有责,绝不能在他手中丧失黑龙江之一寸国土。

当俄军进攻齐齐哈尔之时,他手中兵不满三千,且武器低劣,寿山率军面对在各方面都处于优势的俄国入侵者,毫不畏惧,拼死抵抗,有力地打击了敌人,但是终因缺乏援助而告失败。

寿山深感“疆土不保,负罪甚深”。一夕,跪其妻前言曰:“我负国,上无以对皇上,下无以对先将军。愿乞于夫人,先杀诸子,而后夫妇同殉。”夫人敬诺之。至此,寿山已报定阖门殉节、取义成仁的决心。

他拒绝了侵略者的劝降,坚守不能“改隶俄籍,反颜事虏”的誓言。他知道援军无望,但誓与城共存亡。他依旧率领军民同俄军作殊死的拼争。但就在这时,寿山接到朝廷议和的电传,不禁悲愤万分,遂毅然决定以身殉国。

按说这时的寿山完全可以执行朝廷的旨意,放下武器,放弃抵抗,同俄方进行议和。但对一名真正负有使命感的军人来说,这议和同投降无异,是对军人的一种耻辱。你们可以议和,但我寿山是坚决不降!

他写下了最后一封给朝廷的奏疏,内容不谈战事,不谈家事,不谈后事。只是针对朝廷禁止在黑龙江开荒一事提出自己的建议,说明如果能行开荒之措,“肫肫以修内政、御外侮、设民官、开荒务为请”。黑龙江“得人治不出十年必能自立”。由此可见寿山对黑龙江的拳拳之心,苍天可鉴其情深。

然后对副将说“我辜负国恩,不能战,不能守,只是担心城中百姓受战火之苦。如果能够以我一死换取全城平安,我死而无憾。”他设香案,冠朝服,“望阙叩辞,伏地长号,神魂飞越,无任瞻恋,哀迫之至。”然后吞金,静静地躺在棺中,但却没能立即死去,他不愿自己落入敌手受辱,有损国威,令他的儿子开枪,儿子“手战不忍发,误中右臂不死,呼声愈厉,家将颜日见如此,宜令速死免受痛苦,乃再开一枪,洞胸而亡”。一代爱国将领就这样壮烈殉国。

寿山殉国前,给俄军写了一封信,请求俄军占领齐齐哈尔后不要屠城,俄军进城之后果然没有屠杀百姓,齐齐哈尔虽然失守了,但齐齐哈尔人民却因为寿山将军而没遭受被屠杀的命运。

俄军将领亦钦佩寿山的英烈之风,亲自前去祭奠,并下令驻军城外,三天后退去,寿山的棺木运至杜尔伯特将军夫人家乡安葬。俄军曾想开棺验尸,副都统程雪楼说:“将军有遗言,至死不见俄国人,死后也不能见。”阻止了俄军的行为。

寿山是清末不多见的爱国志士,他在保家卫国、抵御外侮的斗争中,留下了彪炳青史、永不磨灭的一笔。《清史稿·传论》载:“俄兵之侵龙江也,乘隙以进,唯寿山拒之。固知必不能胜,誓以一死报耳……虽已无救大局,而至死不屈,外人亦为之夺气,何其壮哉!”

“蓝鲸凌波吞沧海,铁马狂沙万里尘。长缨搏虎终有日,青锋一剑靖国门。”当我读着寿山将军的这首诗,仿佛就看见一位为国守边疆,面对强敌,英勇不屈的将军,矗立在我的眼前,尽管北国的风沙将这位将军的身影吹佛得有些迷蒙,现在并不太为人们所知,但他在我心中,永远是一个清晰的,如雕塑般的形象而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