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贺双卿 的资料

(贺双卿词中多有写到自己的名字,都是双卿二字,且都巧妙的入韵,所以下文中我都斗胆以双卿代入,且爱双卿词之人都已双卿敬称之)

卿也不是以其悲惨而著名,虽然双卿之惨确实令人发指,但是双卿真正让我们记得的是她悲惨身世付之于诗词的种种倾述。

双卿的生平可以在百度百科找到,在此我们且以双卿的诗词来解读双卿的凄凉身世和她所受的令人发指的遭遇。

双卿由于嫁于粗鄙之人周大旺,且婆婆也刁钻恶毒,故而双卿也没有钱财去购买纸笔,只得以芦叶为纸,墙粉为笔,所成作品也常常丢失脱落,故而世人只辑的双卿的十四首诗词,取名《雪压轩词》,只凭十四首诗词便被推为清代第一才女,可以想象双卿在诗词上的造诣有多高。

而双卿的生平事迹主要记载在了清代学者史震林的《西青散记》及《华阳散稿》中,而是史震林与双卿也是产生过一段情愫,但双卿受限于封建礼教的社会的影响而未与史震林一同远走,这也是后来双卿悲惨生活的开端。

下面我们便一起来拜读双卿的诗词,若有不足之处,还望指正,另外,在百度贴吧中还有一个贴吧转为双卿而开,在贴吧中也有许多才子佳人常常以双卿著名的词牌凤凰台上忆吹箫来填词缅怀双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观摩。

双卿生平我们可以在史震林的笔下见证一二,但毕竟是旁观者,我们也难以找到确定的答案,哪我们就以双卿之词来了解双卿身世的凄苦。

【浣溪沙】

暖雨无晴漏几丝,牧童斜插嫩花枝。小田新麦上场时。 汲水种瓜偏怒早,忍烟炊黍又嗔迟。日长酸透软腰肢。

这首词作于双卿在丈夫家的凄苦生活的一部分,词的上阕写的是一片清新自然的田园风光,以暖雨几丝,牧童插花,小田新麦这几件平凡的乡村之事来映衬出优美的田园风光,上阕全然是轻松的闲适风光,而下阙却是与上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去取水来种瓜要被粗鄙的丈夫周大旺恼怒过早了,仍耐着烟熏缭绕的去做饭来给周吃却又要嗔怪她太晚,一天的劳累下来瘦弱的身体更加的酸软了;在当时双卿已经患有疟疾,且双卿有烟熏后便会头晕的病体,可是刁横的婆婆和粗鄙的丈夫并不知道怜惜双卿,反而是处处责怪于谩骂,双卿的凄苦日子于上阕的优美田园风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估计那时的双卿仍然还是在内心对生活存有美好的向往,但事实呢?

【湿罗衣】

世间难吐只幽情,泪珠咽尽还生。手捻残花,无言倚屏。 镜里相看自惊,瘦亭亭。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双卿!

此词的背景不详,但我们可以从词中读出双卿内心的凄苦;时间最难倾述的是内心最深处的深情,对于双卿来说,又或者是生活加于身心的苦闷于悲凉,只有无尽的眼泪,可是咽下了才上心头的伤心泪,却又有新悲上了眉头,只得是呆呆的捻着手中残花,倚屏独自沉默;不知何时看向镜里,心惊镜中何人,形销骨立,容颜不是春来,也不是秋往,这可还是双卿?可怜的双卿……

【二郎神】菊花

丝丝脆柳,袅破淡烟依旧。向落日秋山影里,还喜花枝未瘦。苦雨重阳挨过了,亏耐到小春时候。知今夜,蘸微霜,蝶去自垂首。

生受,新寒浸骨,病来还又。可是我双卿薄幸,撇你黄昏静后。月冷阑干人不寐,镇几夜,未松金扣。枉辜却、开向贫家,愁处欲浇无酒。

清陈廷焯撰《白雨斋词话》评曰:“此类皆忠厚缠绵,幽冷欲绝。而措语则既非温、韦,亦不类周、秦、姜、史,是仙是鬼,莫能名其境矣。”这一阕词目前笔者也是一知半解,便不献丑了,但清代陈廷焯的见解可供大家参考。

【孤鸾】病中

午寒偏准,早疟意初来,碧衫添衬。宿髻慵梳,乱裹帕罗齐鬓。忙中素裙未浣,褶痕边,断丝双损。玉腕近看如茧,可香腮还嫩。

算一生凄楚也拚忍。便化粉成灰,嫁时先忖。锦思花情,敢被爨烟薰尽。东菑却嫌饷缓。冷潮回,热潮谁问?归去将棉晒取,又晚炊相近。

如词,午夜的寒冷从来没有缺席,早早的疟疾便开始折磨双卿病体,

(那时的双卿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疟疾,可是愚昧无知的周家母子却不给双卿医治),

毫无办法,瘦弱的双卿只好碧衫再添长袖,夜晚偷闲未梳云鬓,疟疾的折磨难忍,之得用来罗帕围头缠绕

(可怜的双卿,可恶的周家恶母寡儿,不给双卿医治,可怜的双卿只得用这些本办法于疟疾辛苦抵抗,唉………);

可是已是将夜,疟疾缠身,仍是在努力作做着家务,自己洁白的裙子也弄脏了没有时间浣洗,在裙摆的褶皱处,两头丝线齐断,双手靠近看来,已是老茧横生,却也暗暗庆幸,香腮还嫩。上阕可以很直白的看出双卿在周家所受到的凄惨待遇

(笔者每每读至此,便觉得悲愤难忍)

下阕:就算是一生凄苦也要自此认命,即使是化成灰粉,出嫁时应该早早考虑

(可怜双卿算算时间此时应该只是到了周家一年左右,却是预知了自己一生都将如此继续悲剧下去),

多少少女飞扬是的情愫,怎会被炊烟熏去尽。去东边的田地送饭菜与周却被嫌弃太晚

(周大旺这个鄙人就不配双卿,其恶俗母子二人也是间接杀死双卿的刽子手,双卿在送饭与周大旺路上时疟疾发作,好不容易挨过了向自家田地走去,周大旺挨了一会儿饿又看到双卿病怏怏的样子,双卿过来就把锄头扔过去吓双卿,双卿可能这时便得了受惊心悸的毛病)

冷潮回,热潮谁问,这时双卿发内心无助的叹息,可是家务还是的忍受着去做,去把晒好的绵被取回,又要开始忙碌晚餐。

【凤凰台上忆吹箫】赠邻女韩西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此词作于双卿的唯一女伴韩西嫁人时,韩西式孤苦的双卿在出嫁后的唯一女伴,韩西虽然不识字,但是却十分喜欢双卿诵读书词,孤苦的双卿在周家时除了在诗词上一述哀肠外也只有韩西陪伴是才有所放松自己,但自此后,韩西嫁去远方,从今后,正如词中所言,酸酸楚楚,只似今宵,而自此以后,小小双卿,问天不应,袅袅无聊,又有谁来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的双卿一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