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贾兰 的资料

贾兰是荣国府唯一的第五代男子,是贾母唯一的重孙子,贾政的长孙,这个身份不低了,他血统也高贵,父亲贾珠是贾政的嫡长子,是学霸,母亲是书香大家族,国子监祭酒李家的千金。他的姑姑是贵妃娘娘,这个孩子,其实很尊贵。

贾母喜欢晚辈,也照应他们,连宁府里的惜春姑娘,都打小抱了身边,和三春一起在她的后院里生活,对于族人的孩子,都如此,对于重孙子,而且是没了父亲的小可怜,不应该多几分爱护和宠爱吗,没有。

贾母也不是不照应,李纨长了工资,分了田地,等于把兰哥的那份家产,提前打包给了他们母子,补贴了他们日常的生活,凤姐的帐算得明白,吃穿都是公中的,一年有四五百两银子的纯收益,这个收益不低了。

到了近八十回,兰哥十三左右了,李纨不提陪嫁,在贾府的收益,六七千两银子,是个财主。

(贾兰的母亲李纨)

经济上贾府没有委屈孤儿寡母的,算是厚道,精神上就有忽略了,主要体现在对贾兰的重视不够,元春不见他,贾母也不怎么想起他,王夫人更是和这个孩子,无一句互动的话,只是撵人的时候,打发了他的奶母,原因是奶母生得太娇乔了。

贾兰背负了什么,背负这一房的责任与担子,他们母子一直被忽略,一直都明白,哪怕元春省亲的繁荣,也与贾兰没什么关系,宝玉可以见贵人,可以写诗可以见大姐姐,而贾兰自然没那份荣耀。

所以那些热闹,他不凑,他要学习,要成材,要通过科举一条路,这是他唯一的路,他们母子,要立足,只能靠他。

宝玉风花雪月,他只在勤学苦读,他的人生,和宝玉不一样,他是勤奋的学子,宝玉是被人宠爱的凤凰,他在冷清中成长,他在孤独中努力。

所以这孩子少年老成,所以这孩子,为书本是重。

他不参加那些元宵活动,不做灯迷,不进诗社,他就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他有清晰的目标,把父亲没做成的事,做成。众人期待的目光,在宝玉身上,他背上是母亲的期望,他们母子,在这个浩大的贾府里,相依为命。

他只有母亲,母亲只有他,这是小小少年,早就明白的事,有些悲哀,有些无奈,还好,他还有志气,还有目标。

如果说,贾宝玉一直在他的儿童乐园里,梦着醉着,不肯醒来,看看他生存的真实世界,那么贾兰,完全相反,他不及做梦,已经醒了。

怎么有梦呢,他的父亲,在他极小时已经过世了,他的认知里,母子相依为命,哪怕荣国府是个富贵热闹的地方,他所居处,都是冷清安静的,母亲的笑容,那么少,日子那么安静。

比不得二叔,有贾母疼爱,长在贾母那里,有一大堆姐姐妹妹捧着护着,有亲妈疼着,亲爸管着,宝玉的世界,才是完整的。

可贾兰少的不是一个父亲,是半个世界。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祖母,对他淡淡的,他不参加元宵晚会,王夫人都不会觉察。眼里没他,心里有吗?

贾兰是李纨教育出来的,知道母子在府里的真实处境,被忽略被冷淡,经济待遇不亏,精神上就不提了。

所以赵姨娘害宝玉害凤姐,对贾兰都没想到,那个年轻尚小,不出现在任何热闹场合的小少年,赵姨娘不忌妒。

对于一个儿童,贾兰到近八十回,不过十三岁,那些年的日子里,他就是用心读书,读书,是他唯一的出路,贾政是望子成龙,不是望孙成龙,祖母的指望是儿子,不是孙子。

他的人生,没有梦,知道一切要靠自己,他们能有的,就是已经分到手的田产,一年几百两的收益,别的就没了。贾母赏赐名贵大衣孔雀裘,给的是孙子,不是重孙子。

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比别人更需要温情,可是没有,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比别人更要热闹,可是没有。

贾兰的世界,太冷情,也好,正适合他专心学习,刻苦用功,一个少年人,最怕诱惑太多,世界太热闹,反而不易收心,所有的冷落,最后都成了另一种成全,成全他看清,家族里也有纷争,各有各的算计,看清他的人生,不能指望别人,要靠自己。

母子相依为命的时光里,他提早长大了,他的思想,比贾宝玉要现实的多,所有的资源,所有的机会,他都懂得珍惜,随着叔叔们见客,他可能更认真,更踏实,更乐于珍惜这些机会。

少年苦,不是真的苦,他能知道世间有风霜,一切靠自己。

【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作家荟》等刊物。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红楼梦》:贾府到了第四代,为什么不考虑四大家族内部联姻了?

兵马俑是秦始皇陵陪葬品的说法可能有误?

《红楼梦》中最耐人寻味的诗句: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