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贾母 的资料

如果说一本书能够读很多遍也不厌倦,那么红楼梦应该首当其冲,每个年龄段读红楼梦都会有不同的感受,而人到中年才发现贾母才是那个真正贵气的人,她身上有这四个特点。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是贾母的娘家,“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是贾母的夫家。一直在富贵温柔乡里长大的贾母,身上却没有富人常有的那种骄奢之气,待人友爱宽容,抚恤弱小,怜惜贫困,这是很难得的品质。

刘姥姥进大观园是红楼梦中很有名的一回,话说刘姥姥是很贫穷的农村妇人,去贾府目的是寻求接济和救助,刘姥姥见到丫头平儿都会误认为那是王熙凤,刘姥姥和贾母的阶层差别很大,但是贾母丝毫没有任何瞧不起刘姥姥的地方, 非常亲和。

我们看她们俩第一次见面,书中的一段对话

贾母道:“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贾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聋,记性也没了。你们这些老亲戚,我都不记得了。亲戚们来了,我怕人笑我,我都不会,不过嚼的动的吃两口,睡一觉,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

在贾母口中,刘姥姥是老亲戚。话说刘姥姥本不是什么亲戚,只是她的女婿狗儿祖上曾经和王夫人娘家打过交道,王熙凤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但是贾母从内心把刘姥姥当亲戚,一句老亲家,让刘姥姥内心温暖且放松,和第一次见王熙凤时的紧张和忐忑不一样。

她对刘姥姥的这种好,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否则她也不会和刘姥姥一桌吃饭,一起品茶。

刘姥姥在贾府落魄的时候,能涌泉相报,和贾母之前的厚待也有关系。

除此之外,面对不相识的普通人,贾母也是心怀慈悲。给贾府唱戏的小戏子,出手就是两吊钱。去清虚观打醮,因为冲撞王熙凤备受惊吓的小道士,贾母好言安慰,还安排人给他送去钱安抚。

从贾母对待这些普通对穷人,可以看出贾母是一个厚德之人,因为厚德所以有雅量。

贾母是贾府中金字塔尖的人物,大家都对她唯命是从,林黛玉进贾府的时候,感觉到众人敛声屏气,那是众人对贾母的尊重。尽管如此,贾母不自傲,平日里就是和孙辈们一起赏花喝茶饮酒,把偌大的家交给王熙凤和王夫人管理 ,她有丰富的人生阅历,该出手时才出手。

一次是在贾政暴打贾宝玉的时候,贾母闻讯赶来,对贾政教育孩子的态度有看法,贾政只有磕头认错的分,大气不敢出。

贾宝玉固然有错,但是贾政这样的管理方法确实有问题,如果贾母不来,气头上的贾政,面对死不知错的贾宝玉,气头上的贾政没准会把贾宝玉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第二次出手是整治那些在大观园中喝酒赌博的婆子们 ,这事情非同小可,本来肩负着管理大观园的职责,却肆意聚众玩闹,如果这下去,会有不可挽回的后果。因此她一点也不手软,出手快,效率高,任谁也心服口服乖乖执行,不敢求情。

她的这种气场不是虚张声势来的,而是在长期的生活中积累出来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年轻的时候,比王熙凤还来得”,这里就是指的她的管家能力。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把富贵这两字连在一起的,但是仔细分析,富和贵是两码事,红楼梦中四大家族联姻,都是大富之人,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贾母那样的贵气,一个人骨子里的贵气是花钱买不来的。我们看贾母独特的品位。

她的屋里挂着仇十洲的双艳图,大观园的美景她会让惜春画出来,林黛玉的窗纱旧了,她特意指出一种银红色的软罗烟,来配潇湘馆的翠竹,薛宝钗的蘅芜苑颜色太过单调,她给配上水墨字画白绫罗帐子,听音乐时,隔水听音,喝茶时用什么水,喝什么茶都有讲究 。

贾府的女孩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能来得,这和她们从小和贾母生活在一起,不无关系。

贾母的这种品位,是她综合修养和内在气质的体现,是由内而外的韵味。

贾母经历了很多事情,从她到贾府做曾孙媳妇开始,到后来的老祖宗,风平浪静时,她和孩子们说说笑笑颐养天年,当大难临头时,她是主心骨,是顶梁柱,她处变不惊的大将风度,护佑着贾府的子孙度过了难关。

在贾府被抄家的时候,不仅财产没收,贾赦和贾珍世袭的官位也被收回,公中亏空,眼看就过不下去了,面对窘境,家中人是哭声一片,贾政也只有低头叹气的分,一片慌乱。

这时候的贾母,把自己自结婚以来积攒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按各房头分成几分,不偏不倚。因为熟知每个人的秉性,甚至各家连让谁来管理这点救命钱都嘱咐到位,作为七十多岁的老人,面对慌乱的子孙,她安抚这个劝慰那个,真正是能享福也能吃苦的老人。

面对危难,她直接给出了解决的办法,那些哭泣着急埋怨都是于事无补。尤其是她对王熙凤,我们都知道这个事情和王熙凤关系很大,她当初让张华状告贾琏还有在铁槛寺插手张守备之子和张金哥的案子,还有查抄贾府时在她屋里查出一箱当票,贾府的落寞和王熙凤的行为有直接联系,王熙凤也羞愧难当,但是贾母根本就没有埋怨责怪她,事情已经发生,那些都是徒劳,怎么齐心协力度过难关是当务之急,

面对这些不肖子孙,她的包容让我们看到她身上的潜能。

就是这样一个贾母,整日里和孩子们一起喝酒行令猜谜的贾母,关键时候力挽狂澜,这是一种贵气。

总结:梁晓声曾经说过真正的文化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那么我们说一个人真正的贵气是贾母这样的“独特的品位,良好的修养,应对困难的底气,处事果断的能力”。年龄越大越能感觉到贾母身上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