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贾环 历史故事

因为要谁入住大观园是元春的权力,这个省亲别院是为她而修的,谁入住最终决定权是元春,如果她喜欢贾环就可以让他进去住,这又不违反国法家法,贾府给自己修的豪华别墅想让谁来住都可以,

不象是在皇宫,是绝对要按照身份和地位的排列顺序来享受你应该有的待遇和居住地,很简单你看元妃回家省亲的召见贾府人等就知道了,就算是元春的亲弟弟宝玉没有元春的开口就不能进去见自己的亲姐姐,父亲都是要隔着帘子相见,黛玉和宝钗是要排在三春之后召见。

因为这两位是外客,不属于贾府里的正式成员,这些就必须是按照每个人的身份和地位的不同相应的待遇就不同,而大观园属于元春的私人别墅,也可以说是私人别院,理所当然就应该有元春来圈定谁可以进谁不能进的名单。

由和自己的亲疏关系来决定不是由地位身份庶出和嫡出来决定的。所以就排出了因为贾环是庶出才不让他到大观园里去住这样的原因。而且更能说明问题的大观园就有庶出的人住进去了,就是贾环的姐姐探春,所以就更证明了选择入住大观园的条件没有庶出嫡出这一个因素。

也就是说是由于贾环的人品的原因,只需要对贾环这个人的行为举止做一些回放都可以看出元春为什么不喜欢他,首先是因为他对宝玉有极度的羡慕嫉妒加恨,他恨宝玉恨到什么程度,就是可以将滚烫的油灯故意朝宝玉躺着的脸上推倒下去,这个行为非常的歹毒和狠心,

大家想想,油灯里有很多油,油灯又是明火,连火带油一起推向宝玉细皮嫩肉的脸上,有可能出现的应该是什么样情况,一种情况就是泼到宝玉脸上的油被明火点燃,那么宝玉整个头部都会燃烧起来,烧伤的程度就取决于宝玉的反应和扑灭整个火焰的速度,

五官将遭到不同程度的烧伤。严重的话很可能宝玉以后就不可能出来见人,甚至戴上一个面具都很有可能,那么宝玉的一生基本就告别了见世人的可能,因为一张被烧伤的疤痕布满的脸是不可能出现在任何级别的大庭广众之上,而且宝玉能不能承受自己看到被烧得扭曲的脸的痛苦还是一个问题。

所以很可能宝玉的眉毛和头发以及五官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烧伤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书里描写的宝玉烧伤程度应该是最小的程度,也就是在脸上有局部的烧伤,并且还只是一边脸,而且面积也很小,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就说明油灯只是在宝玉的脸上擦脸而过,

还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就是油灯不是擦脸而过而是最严重的情况,整个油灯的油都泼在宝玉的身上并被明火点燃,那么宝玉整个身体都会被点燃,宝玉一般都穿的丝绸衣服,丝绸衣服被火点燃的话是紧贴着肉体燃烧的,不会很轻易就脱掉,烧伤的程度就无法预料,

这就是贾环看到宝玉和自己喜欢的丫鬟说笑采取的一个报复行为的可能产生的可怕后果,而这个后果是以最轻微的结果出现只能说宝玉吉人自有天相有天在保佑的结果,很可能宝玉是神瑛侍者的化身的缘故。因为宝玉是躺着的,油灯最大的可能就是应该掉在宝玉的身上或者床上,

然后灯油被明火点燃而产生一团火焰燃烧起来,而不是擦脸而过,贾环既然做得出将油灯朝宝玉脸上推下去的行为,那么贾环肯定也做得出将宝玉朝河里推或者朝悬崖下推的可能,假如情况有这样的可能出现的话,就是说贾环是做得出杀死宝玉的行为,

贾环还向父亲诬陷过宝玉要强奸金钏,招致宝玉被贾政差点就被打死的可能,这是两件最明显的贾环就是有想宝玉最好是死了的愿望,被父亲打残都可以。而诸如此类的小事肯定有不少,元春肯定对贾环也是很清楚这个人的品行,所以也就不可能让贾环住到大观园里来。

如果贾环住到大观园可以肯定只要有机会贾环会故伎重演,说不一定哪天贾环就弄一包耗子药来放到宝玉的碗里都有可能,或者在宝玉必经之路上弄个机关让宝玉受到很大的石头或者椅子板凳的重击都有可能,轻者就是皮肉之伤,重者残废甚至致命都很难说。

或者将宝玉荡秋千的吊绳用刀子割断半截,让宝玉在荡悠悠的时候从秋千上摔下来,伤害的程度就看宝玉荡秋千的高度,再不就是看到宝玉在午睡的时候没人的在身边的时候放一条毒蛇,那么宝玉被毒死的可能性就大增,

这就由贾环放的毒蛇的毒性的大小来决定,别以为贾环做不出来,这个小屁孩什么都可能做得出来,因为没有了宝玉,贾府的财富至少有贾环的一半,想想都会让贾环激动不已,赵姨娘嘴里说宝玉是小孩都没什么还不是和王熙凤一样的让人施魔咒害宝玉,也差点就死了。贾环对宝玉的恨远远超越了赵姨娘,和赵姨娘深恨王熙凤的程度是差不多的,就是希望他们死。

元春要是允许贾环住进大观园就还要允许一个人来就是赵姨娘

元春既然不喜欢贾环当然就很可能不喜欢赵姨娘,因为贾环的一切品行绝大部分都是赵姨娘的翻版,还有一部分是对宝玉受到的优待心存了极度的不满和愤恨,而贾环是不可能意识到宝玉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喜欢,并不完全就是因为宝玉是嫡出的原因而是人品的原因。

就一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两人的品行的区别,宝玉和丫鬟们玩打牌输了也是乐呵呵的,还让丫鬟把多余钱分了。而贾环要是输了就好像要他命一样,就和丫鬟吵闹起来,就像王熙凤教训他说的哪像个公子少爷,他就没有公子少爷那种气派,这就和庶出嫡出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就是人品的问题,如果要是元春允许贾环住到大观园那么赵姨娘也要和贾环一起来住,如果让贾环一个人进来住就更无法无天,但是要让赵姨娘进来元春又是一个不喜欢,有这样一个儿子的妈妈你说能有多大的差别,尽管赵姨娘很多时候并不是她的错,但是很遗憾的是,

贾环几乎就是继承了赵姨娘的所有的不好的,冷静的想想赵姨娘和贾环的行为很多时候是一种发泄和抗争,但是有时候是做得很过分了,当然贾环的行为的危害性已经大大超过了赵姨娘平时的行为,赵姨娘就属于火爆性格,也有点爆碳性格,但爆完也就过了。

所以元春不让贾环住进大观园有这几个原因,首先不是贾环的出生是庶出而是人品不好的原因,第二贾环的行为元春是应该知道的,他进大观园就是一个搅局者,惹是生非的人,所以当然要排除在外,第三要贾环进还要允许赵姨娘来,元春还是有点不喜欢赵姨娘的,

根据何在,如果元春只是不喜欢贾环的品行,但是出于礼节贾府几乎所以的人包括唱戏的人都要赏赐和礼物,而还是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都不给就说明元春真的是不喜欢贾环和她的妈妈赵姨娘,就是看在赵姨娘是自己家里的姨娘的份上也应该给贾环礼物对吧,

还有仅仅说是男孩子不能进大观园也说不通,因为大观园有宝玉还有贾兰都是男孩子,所以这条理由也要排除。还有人说贾政召集三春和贾环还有宝玉一起宣布元春让大家进大观园的时候,因为有贾环在场就应该进大观园也有贾环的份,但是当时贾政是这样说的

“娘娘吩咐说,你日日外头嬉游,渐次疏懒,如今叫禁管,同你姊妹在园里读书写字。你可好生用心习学,再若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贾政并没有说同你兄弟姊妹在园里读书写字而是说和你姊妹在园子里读书写字,那就应该没有贾环。当时没有在场的贾兰不也和母亲李纨一起住进了大观园了吗,所以在场和不在场并不是住进大观园的刚需条件。

开一个家庭会议可以讨论很多的事情并不一定有贾环在就代表允许贾环住进大观园对吧。因此这个理由还不是很充分,而且当时贾政还看到宝玉和贾环两个完全不同的形象,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琐,举止荒疏;

单单就外形宝玉就甩贾环一条街,贾环的品行应该是人人皆知的,贾政也应该知道他进大观园住是一个什么后果,而有人说本来元春是允许贾环住进大观园的是赵姨娘权衡了利弊才决定不让自己的这个惹是生非的儿子不进去住。这好像不是赵姨娘智商能够做出决定的吧,

赵姨娘能够有如此的高冷的智慧很多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我认为假如元春允许贾环进大观园住,而后来贾环又没有进去住很可能还是贾政的主意,因为贾政对这个儿子多少还是有一定的认识的,住进大观园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主要是坏事。

还有个原因就是贾府最佳的培养对象是宝玉

这个时候就有可能要涉及到庶出和嫡出身份了,任何一个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的家庭肯定是培养嫡出身份的孩子,庶出才是次选或者末选。让宝玉进大观园住元春和贾政的愿望都是希望宝玉在里面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功名。贾府的未来是在宝玉身上而不是在贾环身上。

因此从种种原因看元春和贾政的看法应该是不谋而合,不喜欢善于搅局者贾环进大观园住,赵姨娘不可能主动提出不让贾环进去住,可能还会就此时而又是耿耿于怀,因为进大观园住也是一种优等待遇,你说好胜心强的赵姨娘会主动让贾环放弃这个好机会,凭赵姨娘的性格很难做到,甚至就做不到。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