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贾珍 个人资料

《红楼梦》中有不少隐藏的情节,秦可卿与公公贾珍之间的“爱情”就是隐藏最深的那一个。

先是《红楼梦》第7回,有一个“焦大醉骂”的情节,期间提到“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暗指宁国府之秘事,“爬灰”二字乃指公公与儿媳妇有染,很明显,说的就是贾珍和秦可卿。

另有第13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脂砚斋批语言曰:此回只十页,因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却四五页也。

也就是说,本来是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情节的,只因内容太过敏感,被曹雪芹删去,用“病死”来掩盖秦可卿的真实死因。

这些我们姑且不论,单讨论读者最感兴趣的那个问题:秦可卿与贾珍之间的那些事,到底是自愿,还是被迫?

因为有相当一部分读者,无法接受秦可卿品德有失,她毕竟是金陵十二钗压轴的女子,怎么可能对贾珍这样的货色产生爱情呢?

很可惜的是,根据《红楼梦》中的各处细节,秦可卿跟贾珍之间的事,完全是自愿的,并不存在胁迫的情况,具体为何,且抛开心中成见,听笔者细细道来。

曹雪芹在判词中,如实记载下金陵十二钗众多女子的人生和结局,其中秦可卿的判词内容乃是: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诸君细看,拢共四句判词,就有四个“情”字,何意?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站在世俗角度,是丑事,可站在两个当事人的角度,双方都动了“情”。

“情既相逢必主淫”,这判词写得再露骨不过了。而且从秦可卿去世后,贾珍哭得如泪人一般,并且倾尽家资也要为她办一个盛大的葬礼来看,贾珍对秦可卿也动过真心——浪子亦有动情时,岂可一杆子打死。

事实上,站在写实角度,来分析秦可卿的身世,则更能了解她对贾珍产生“情”的心理渊源。《红楼梦》第8回,曾介绍过秦可卿的身世来历:

这秦业现任营缮郎,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女儿,小名唤做可儿。长大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那秦业五旬之上方得了秦钟。——第8回

这一段原文很重要。秦可卿并不是秦业的亲生女儿,而是从“孤儿院”抱回来的,按照此处年龄推断,秦业当年抱来秦可卿时,自己应有四五十岁的年纪了,一个中老年人,想必很少关爱秦可卿。加上后来偶然得子秦钟,更将所有重心放在亲儿子身上,忽视对秦可卿的照顾。

这也解释了第15回,秦可卿丧葬,弟弟秦钟居然在葬礼上跟尼姑智能儿鬼混——他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其实并没有多少感情。

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女孩,都有一个共性——喜欢成熟老练的男人,其心理内核是从小缺乏父爱,导致出现这样的审美偏好,包括今天,这样的现象也是很常见的。

当然,单凭喜好“成熟男性”,并不能完全解释秦可卿和贾珍的关系,这就不得不分析两人的秉性。

先说秦可卿,她是整本《红楼梦》中除了王熙凤之外的另一个女强人,她管理宁国府期间,无人不夸赞她。

贾母称赞她:是个极妥当的人,行事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秦可卿去世后,贾珍哭诉:合家大小,远亲近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无人了。

甚至王熙凤对秦可卿也颇为推崇,第7回“送宫花周瑞叹英莲”,王熙凤收到薛姨妈赠送的宫花,立刻拿出两支来,派人给宁国府蓉大奶奶送去;秦可卿生病期间,也是王熙凤看望的次数最多。

能让目高于顶的王熙凤这般相待,秦可卿能是一般人?也正是因为秦可卿能力太强,所以她不可能打心底里喜欢贾蓉这样的丈夫。

贾蓉的能力差,最大的特点是贪财好色,连自己的两个姨娘(尤二姐、尤三姐),他都要揩油;唯一干过能让人记得住的“大事”,就是帮着王熙凤戏弄贾瑞,敲了五十两银子的竹杠……

反观贾珍,他身上充斥着浓浓的世俗男性魅力,比如元妃省亲要修建大观园,就是贾珍负责统筹规划的,包括后来大观园建成,贾政带着贾宝玉、众清客进园游玩题匾额,也是贾珍做向导,一路引领,可见修建大观园期间,他费了不少心思,才能这般熟悉大观园的地形。

放在今天,修建大观园可谓是重大建筑项目了,按照书中的提示,此次修建至少花了百万两银子(单是去姑苏采办戏子,置办花烛、彩灯,就花了三万两银子),这在今天就是投资上亿的房产项目,这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干的?

贾珍人品差归差,论能力是有的,且为人老辣,很有雄性魅力,譬如第29回“清虚观打醮”,贾珍全面负责贾母、小姐们的行程和安排,期间儿子贾蓉贪图舒服,躲在阁子下乘凉,贾珍直接叫人啐贾蓉,问他:爷(贾珍)还不怕热,哥儿(贾蓉)怎么先乘凉去了?

再有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中,贾珍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王熙凤管家的手段,贾蓉等人就看不出来,且看原文:

贾蓉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凤姑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贾珍笑道:“那又是你凤姑娘的鬼!哪里就穷到如此?她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实在赔得很了,不知又要省哪一项的钱,先设此法,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一个算盘,还不至于如此田地。”——第53回

王熙凤为了节省用度,故意提前在荣国府散布“偷贾母的东西去当”,就是为了方便其后行节省之举,减少阻力。贾蓉和荣国府诸人都被王熙凤的手段给唬住了,唯独贾珍,心中轻拨算盘,就完全看穿了王熙凤的心机。

综上所述,贾珍绝不是一般人,切莫用脸谱化“好色必是废物”的视野来看贾珍。如果抛开公公、儿媳妇的关系,单独看这两个人,其实很多方面都是匹配的,此两人能产生“情”,是有写实依据的,诸君须要着眼。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