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贾琏 的资料

作为师承《金瓶梅》的世情小说,虽然作者极尽化俗为雅之能事,但为了推动情节和刻画人物之需要,仍旧有不少风月笔墨,这也是许多人将《红楼梦》视为颜色小说的原因。

有趣的是,《红楼梦》中最不堪的风月笔墨是用于贾琏身上,但是女方却不是她的妻子王熙凤,而是多姑娘,这多姑娘是荣宁二府多半人都得手过的,所以作者如此揭露,是非常有理由的。

反而是在贾琏与妻子王熙凤恩爱时,作者用的都是曲笔,如果读的不注意,或者反应比较慢,往往会错过这些细节。

譬如第七回的白日秘戏,就是一出妙文。

周瑞家的受薛姨妈之托,要给贾府几个姑娘和王熙凤送宫花。刚走进院子,坐在正屋门槛上的小丫头赶紧摆手,示意她往东屋去。周瑞家的到了东屋和巧姐奶娘说了几句话后,那边屋门开了,只见平儿端着铜盆出来叫小丫头打水,屋里随之传来贾琏的笑声……

一字风月笔墨都没有,却很巧妙地告诉了我们一件事儿——贾琏和王熙凤大中午在秘戏呢。

在旧时,即便是夫妻,也要矜持的,类似中午嬉戏这种事,传出去要被人笑话的。所以周瑞家的走进东屋,问那巧姐的奶娘“奶奶还在睡觉呢”的时候,奶娘是边摇头边撇嘴,什么意思?就是无法接受这样的行为,觉得过于开放了呀。

显然,这种事发生不仅一次,加之王熙凤素日里行举大胆泼辣,难免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她很开放。

可是怪事来了,在第二十三回,王熙凤与贾琏吃饭,在为将“管理小道士和尚”的活派给谁而商讨时,王熙凤坚持要先给贾芹,并保证下一次的活会派给贾芸,贾琏听后突然话锋一转,说了一句:

“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

作者为了隐晦地描写王熙凤的夫妻生活,可真是煞费了苦心。两人对话中见缝插针一句,如果不细读真的就囫囵过去了。细细一看,这句话表达了什么,明眼人都会知道。

这就让人不解了,那行举豪放大胆的王熙凤,为何到了晚上变成了另一个人?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贾琏的行举超越了王熙凤的认知范围。

如果我们留心,会发现在前不久,贾琏刚和多姑娘苟且过一段时日。这贾琏原本常在风月中行走,然而在多姑娘面前却只有惊叹的份。

所以,贾琏突然要改个样,是将王熙凤看做了多姑娘,而这明显超越了王熙凤的接受范围。

其次,王熙凤本人,是非常保守的。

王熙凤虽然自幼被假充男儿教养,养成深细的心机,伶俐的口齿,以及长袖善舞的本事。但王家到底名门世族,那种来自礼教的约束根深蒂固,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王熙凤是本能的矜持,加之大家世族对女儿的保护,王熙凤在家时也如贾府四春一样,是不可能见识过什么风月之事的,思想自然也就保守了。

即便素日与叔侄嬉笑怒骂,那也不过是她交际的方式,甚至可以说是为了顺利展开她的工作而使用的一种手段。因此在贾琏为此吃醋时,平儿如此担保:

“他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原行的正走的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了。”

王熙凤其人,是那种行举大胆但内心非常保守的人,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被贾瑞出言调戏时,她怒从心头起,继而生出恶恨,发誓要狠狠教训他一次。

至于贾蓉,那也不过是一个闲的无聊的女人跟一个同龄侄儿过过嘴瘾罢了,想要进展下一步, 是不可能的。因为对于王熙凤来说,权力才是她最迷恋的东西,正如平儿跟一众婆子说过的:

“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他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

最明显的一点,是为了告诉我们,王熙凤表面孟浪,但骨子里非常保守;

再次,是为了后面王熙凤和贾琏的重重矛盾埋下伏笔。

第七回的白日密戏时,王熙凤和贾琏新婚不久,两人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实乃天作之合,婚后几年仍旧恩爱非常是必然的。王熙凤对贾琏一度非常依恋。譬如在贾琏护送黛玉回苏州后,她便意兴阑珊起来,每日忙完便和平和胡乱睡下,两人还掰着手指计算贾琏的行程。

再后来,即便协理宁国府期间忙得焦头烂额,王熙凤仍旧会关心贾琏在苏州的情况,遇到同去苏州的小厮回来,便是吩咐要盯紧琏二爷,不可教他在外头勾引混账老婆。

可是后来,王熙凤彻底醉心事业,一心只想敛财,不再刻意讨好贾琏。

另一边,贾琏的纨绔本性越发显露,在与多姑娘之流的女子苟且后,对王熙凤也就有了更多的要求。

显然,王熙凤不可能满足他的要求,夫妻关系也就渐渐紧张了。

所以,从白日秘戏到夜间扭手扭脚,不仅侧面反映王熙凤的矜持,还意味着贾琏夫妇的感情,要从亲密走向疏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