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贾蔷 档案

《红楼梦》开篇不久,便立下主旨,谓之“使闺阁昭传”,故纵观全文,多是关乎女儿文字,而除宝玉外,其他男性都成了点缀。

虽然是宁府的正派元孙,比起贾蓉、贾琏甚至贾环这些贾府子孙,贾蔷的出场次数是非常有限的,而且在第三十六回后,便神秘消失,便是贾府除夕祭祖、贾敬殡天也未曾出现。但是,这并不妨碍贾蔷仍是读者最感兴趣的红楼男性之一。

“龄官画蔷”,是发生在大观园里的一个诗意故事,姑苏买来的小优伶龄官,苦恋这位贾府“二爷”,蔷薇架下以树枝代笔,在地上重复画出贾蔷之名,意柔柔而斐斖,情欸欸而纡萦。宝玉始初不解,后至梨香院,才了悟原来这世上人生情缘,各有分定。龄官和贾蔷两情相悦,惺惺相惜,缠绵不尽,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宝二爷,龄官娇痴敏感,贾蔷则体贴备至,这一对小儿女,俨然是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翻版。为此,不少读者被痴情温柔的贾蔷圈粉。这也是读者对贾蔷印象最深的一处描写。

贾蔷自小父母双亡,后被贾珍带至宁府过活,但是,在其长到十六岁时,却被贾珍命出去另住,并与其房舍。论理,贾蔷一个孤儿,为同派的宁府所收留,是极正常不过的,要知道宁府这样的人家,也不在乎多那副碗筷,多少闲人清客都养得起,可这贾蔷年方十六岁,也毫无娶妻的意思,贾珍为何要早早打发其出去自立门户呢?其实贾珍是有自己的顾虑的,文中就如此写道:

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辞。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由此可知,贾珍让贾蔷自立门户,是不得已之举,而其担忧的,是因为下人们“造谣诽谤主人”,风闻口声不好,要避嫌,所以不惜另分房舍与了贾蔷,以绝非议。

那么,贾蔷到底做了什么?以致会被下人们“造谣诽谤”、“垢谇谣诼”?而人说身正不怕影子斜,贾珍既然会有所担忧,必定是因为下人的“谣言”不是空穴来风的。但是,从贾珍命贾蔷出去自立门户,不仅分房与贾蔷,后来仍未减少对贾蔷的照顾,譬如元春省亲前苏州采办戏班子这种油水大的差事,贾珍和贾蓉便和王熙凤争取了,交由贾蔷负责。所以,贾蔷是做下了授人话柄的事情,而由贾珍后来仍对贾蔷的庇护来看,贾珍做的这些事,贾珍也参与在内。

在第九回,素来不喜读书的宝玉在会过秦钟后,二人借读书之名在学堂耳鬓厮磨,期间还沾惹上香怜、玉爱这一对尤物。这香怜玉爱原被众人惦记多时,皆惧于薛蟠不敢下手,谁料秦钟和宝玉来后,倒互相有了心意,每每咏桑寓柳、八目相勾,为此令众人醋妒不已。某日,秦钟在和香怜窃语时,被金荣抓到,为此闹出了一段风波,贾蔷亦在学堂内,见此形状,自然要做出表态。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贾蔷和贾蓉亲厚,正常来说,贾蔷该毫不犹豫帮助秦钟的,可是贾蔷另有顾虑,他怎么想的呢?文中写道:

“金荣贾瑞一干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向日我又与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我们岂不伤和气?待要不管,如此谣言,说的大家没趣。如今何不用计制服,又止息了口声,又不伤了脸面。”

在这段话中,贾蔷透露出几段意味深长的关系。其一,薛蟠和金荣、贾瑞等人是相知,这“相知”什么意思?以薛蟠一两年资助金荣七八十两银子来看,这“相知”乃男风无疑。其二,便是贾蔷与薛蟠的“相好”,以薛蟠为人,这关系必然也是男风。如此,贾蔷是近墨者黑,行径与薛蟠、金荣无异。

如此贾蔷,其和素有“聚麀之诮”的贾珍父子,关系又能清白到哪儿去?且看文中如何描述:

贾蔷……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虽然应名来上学,亦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仍是斗鸡走狗,赏花玩柳。总恃上有贾珍溺爱,【蒙双行夹批:贬贾珍最重。】下有贾蓉匡助,【蒙双行夹批:贬贾蓉次之。】

贾蔷和贾蓉亲厚,二人形影不离,这绝非仅仅是兄弟友爱。既贾蓉能与贾蔷不清白,贾珍这个宁府之脏首更不会放过贾蔷这个俊俏的男孩子。正因此,才会被下人们非议,而贾珍明显是做贼心虚。然而,贾蔷自立门户后,不仅没有变的洁身自好,反而越发浪荡,这不过是贾珍几人换个地方继续胡闹罢了。故脂批:“贬贾珍最重。”。

而贾蔷不仅作风有问题,品质也不敢恭维,如其在“闹学堂”事件中,是个挑唆闹事的主,可将火点燃后,便借口溜之大吉,悠然而去,卑劣至极。这样的贾蔷,即便后来对龄官柔情蜜意,百依百顺,但是这份感情能维持多久?还需要打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