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邓世昌 个人资料

北洋水师是清朝斥巨资筹建的一支近代化海军舰队,也是洋务派代表李鸿章“暂弃关外专顾海防”主张下苦心经营的核心海上军事力量。北洋水师建成后,其总吨位位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九。

1894年9月17日上午,北洋舰队在运送陆军前往鸭绿江口时与日本联合舰队发生遭遇战,世界历史上第一次铁甲舰之间的对决正式上演。

就舰队实力而言,装备210mm大口径主炮的北洋水师明显在日本联合舰队之上,特别是定远、镇远二舰的305mm主炮更是让日军十分忌惮。

然而,日本联合舰队却充分利用了最新列装的速射炮优势(射速为北洋水师的6倍),以“一字阵”与北洋水师的“雁行阵”展开对决。

最终,北洋水师以沉没4艘战舰(另有1艘广甲舰在撤退时意外搁浅被击沉)的代价败退,日本联合舰队虽然遭遇重创,但却未沉一舰。

在清朝沉没的4艘战舰中,超勇、扬威两舰为木质战舰外挂铁甲,防护能力极弱。但致远、经远舰却属于“穹甲”舰,舰船关键部位均有厚重钢板防护,虽不及定远、镇远这种全钢铁甲舰,但面对吨位更小的日本联合舰队,并不落下风。

据战后日本战报记述,黄海海战时,北洋水师火炮命中率远高于日本联合舰队。但即便如此,被北洋水师命中13弹的日军旗舰松岛号居然也未沉没。

关于致远舰沉没的原因,李鸿章的奏疏中曾提到:致远弹将罄,管带(舰长)邓世昌欲猛触吉野与同尽,结果被鱼雷击中沉没。李鸿章的奏疏内容依据主要是北洋水师丁汝昌的战报。因此,邓世昌驾船撞击敌舰途中被日军鱼雷击中的说法也就就此坐实。

但实际上,黄海海战刚一开始,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就被炮火击中身负重伤,舰队指挥陷入混乱,就连他自己都称“尔时炮烟弥漫,各舰难以分清”。而日本海军的作战报告中也称:仅在炸毁扬威舰时使用过外装鱼雷,除此以外并未使用过一枚鱼雷。

从2013年开始,国家文物局开始了长达6年的水下考古发掘,先后发现了北洋水师致远舰和经远舰残骸,并且有了不少新的重大发现。

首先是致远舰锅炉所在的核心区域,三层穹甲均向外翻,一个直径达1米的圆形铜质锅炉构件在右舷靠桅杆处被发现,距锅炉核心区域甚远。

这表明,致远舰沉没的直接原因其实是锅炉爆炸,换言之,致远舰在弹尽粮绝后高速撞向敌舰时,因强排风导致锅炉压力过大引发爆炸。而致远沉没后,原本在水中被救起的邓世昌却选择了“自沉”,与全舰250余官兵一同壮烈殉国。

致远意外沉没后,身为僚舰的经远舰弹药也已用尽。据《北洋海军舰船志》记载,经远舰管带林永升下令撤除舢板和连接上下舱的木梯,全舰官兵手持毛瑟枪和佩刀在甲板集结,准备跳渡登上日本联合舰队比睿舰,展开白刃战,但遭遇比睿舰机关炮压制,最终舰沉。

在对经远舰水下考古时,在艏部区域发现大量毛瑟枪子弹,这印证了经远舰官兵的确打算靠步枪与日军战舰作战,经远舰官兵这一举动让人泪目的同时,也让对手钦佩不已。

在战报中,日军记载道:“敌军终未升起降旗,一直奋战,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

除了以上2大新发现外,水下考古还发现了北洋水师所用开花弹,并填充有铅丸,推翻了此前认为的北洋水师仅装备有实心穿甲弹的传统观点。

可见,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士兵素养,北洋水师丝毫不逊色于日本联合舰队,其最终战败有着更为深层的原因:当日本以举国之与北洋水师决战时,清王朝的南洋水师、福建水师、广东水师却按兵不动,眼睁睁看着孤军奋战的北洋水师战败覆没,清廷内部,更是忙于为慈禧太后筹备寿诞。如此境况之下,即便北洋水师官兵再英勇,也终究无法以一旅对抗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