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邓廷桢 个人资料

道光年间的广东查禁鸦片,世人皆知钦差大臣林则徐,却少有人提及两广总督邓廷桢。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年,邓廷桢出任两广总督。在当时,鸦片问题已成了广东的主要问题,邓廷桢躲是躲不去的。对于鸦片,邓廷桢刚来两广不太了解情况,认为应该将鸦片活动合法化,入关进行报税,给予一定限制,最终目的是防止清朝的白银流到外国。

图-清朝两广总督辖区示意图

不过,弛禁鸦片的效果并不好,鸦片泛滥成灾,白银大量外流。道光十八年,1838年6月,鸿胪寺卿黄爵滋上折子要求严禁鸦片。邓廷桢的幕僚劝他,禁烟是有利天下风化的大事,你支持鸦片,史笔如铁,将来如何评价你?邓廷桢醒悟,他调整了自己原来相对温和的态度,认为应该严厉打击鸦片,否则国将不国,民将不民。道光下决心禁烟。但是,道光完全可以让两广总督邓廷桢就近解决鸦片问题,却为什么另外派林则徐南下禁烟。

原因有很多。简单谈几点:一、邓廷桢是地方总督,而如果另择一人,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南下禁烟,代表的则是皇帝。二、林则徐当时任湖广总督,管着湖北、湖南两省,与两广总督邓廷桢是“邻居”,就近南下方便。三、林则徐禁烟的态度和邓廷桢差不多,二人不会在工作上产生矛盾。而在林则徐南下广州之前,邓廷桢就已在广东实行禁烟了。

图-清朝湖广总督辖区示意图

邓廷桢规定,不管是官还是民,只要被发现吸食鸦片,二话不说,先打一顿,然后在左脸上刻四个金光闪闪的题词——吸食鸦片。人都要面子,脸上题了金字,以后还怎么见人? 这只是初犯,如有再犯,在右脸上打上“再犯”金字,打一百杀威棒,流放三千里。如果屡教不改,第三次撞在邓廷桢手上,那就接着在脸上打码,臭揍一顿,流放到新疆。

现在的新疆美丽如画,交通发达,人们都喜欢去新疆旅游。但在当时,新疆是出了名的苦寒之地,风沙遍地。更重要的是,不可能高铁买张票送你去,全是徒步。上万里的路途,“艰难苦恨繁霜鬓”,自己掂量吧。打击吸食鸦片者,从买方市场打击鸦片,然后再打击卖方市场。对种植鸦片的,一经发现,处理方式和处理吸食鸦片相同,也是脸上题金字,棍棒之下血肉横飞,徒步押到新疆喝西北风去。

图-广东省地形图

吸食鸦片和种植鸦片,都没有死罪,贩卖鸦片有。邓廷桢规定,贩卖鸦片不到100斤(旧制一斤16两),脸上同样刻字,棍子伺候,充军发配,哪凉快哪待着去。如果贩卖鸦片数量超过100斤,那就不客气了,死刑、缓期执行。怎么个死法?绞刑,用绳子勒死。这个缓期不是两年,而是秋后,由朝廷秋审决定生死。死缓期间,脸上也不能干干净净,继续题词,“拟绞监候”,等着命运的判决吧。

邓廷桢知道,有能力进行大宗鸦片“贸易”的,都不是一般人,不是地方豪强,就是衙门里有人。这些人有条件弄到大船,出清朝海界,到国外和洋人做交易。这些人把鸦片装在船上,偷偷返回国内。邓廷桢在海上各个要道派船只来回巡逻,发现有装鸦片船只拒捕的,开炮轰炸。邓廷桢为什么敢这么干?很简单,这些地方豪强的关系再硬,也硬不过他邓廷桢。嘉庆六年进士,天子门生,安徽巡抚、两广总督,道光的亲信大臣。邓廷桢的“后台”硬,不怕这些人告他。

图-广西省地形图

往广东运鸦片的,外国所谓的商船也不少。邓廷桢针对这种情况下,严厉警告洋人:一旦发现船上有鸦片,你们做的正常生意,比如丝绸、茶叶、瓷器,全部封禁。做鸦片“生意”的,无论国内国外,都知道邓廷桢的手段,确实比以前收敛了很多。到了1839年的3月,钦差大臣林则徐南下,与邓廷桢一道打击鸦片。

林则徐在广东查禁鸦片期间,成就非凡,但历史却似乎遗忘了邓廷桢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邓廷桢并不在乎名利,全力配合林则徐禁烟。邓廷桢是两广总督,他手上的权力,有些是林则徐所没有的。所以,如果没有邓廷桢的协助,林则徐的禁烟效果不会那么好。 邓廷桢和林则徐合作了不到一年,道光十九年年底,也就是1840年1月,邓廷桢离任两广,改赴福州任闽浙总督。在闽浙总督任上,邓廷桢不改赤子情怀,对通过鸦片毒害清朝的洋鬼子严厉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