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邢岫烟 历史解读

邢夫人不爱她这个便宜侄女,迎春态度过于软弱、无法管控手下的丫头婆子们,邢岫烟非但不能正常使用迎春的东西、反而要典当衣服换钱讨好她们。

这件事情先后被薛宝钗、史湘云、林黛玉等人知悉。

史湘云发现邢岫烟的丫头悄悄递东西给莺儿,好奇心起、玩心过度,“偷”来当票。

薛宝钗私下悄悄解释,林黛玉和史湘云方才知晓原委。

史湘云当即表示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气冲冲想去找迎春,放话“我骂那起老婆子丫头一顿”,被黛玉和薛宝钗拦住。

史湘云依旧不死心,提议“把她接到咱们苑里一起住”。

史湘云说的“咱们苑”,是指哪里?

当然是说薛宝钗居住的蘅芜苑。

我们知道薛宝钗住在贾府,虽然使用了贾府的房屋,但除此之外一应生活开销都是薛家自己的。

从史湘云的视角来看,既然邢岫烟在贾迎春处受欺负,那么不如接来薛宝钗这里住。

这一提议可行吗?

当然是孩子气的异想天开。

第一点,暴露贾府溃烂内里,伤和气、伤脸面、伤体统。

虚伪如贾府,最在意什么?

在意诗礼簪缨世家、名门望族的所谓脸面,永远假装一碗水端平。

贾宝玉的真实待遇,远非同辈其他孩子可比,但贾府表面上给宝玉、小姐们、公子们乃至于亲戚家的孩子们每个月发一样的零钱,都是二两银子。

倘若史湘云去大闹一场,就等于一个耳光狠狠打在贾府脸上。

撕开贾府和善待客的假象,揭露出邢夫人冷漠的真相。

撕开贾府井井有条的假象,暴露出丫头婆子欺负客人的真相。

撕开贾府和谐有序的假象,暴露出内里真实的溃烂和衰败。

所以,原本典当衣服的邢岫烟是受害者;

但倘若史湘云大闹一场,有理的邢岫烟都会变成“不懂事的白眼狼”。

揭穿贾府不堪真相的人,会成为众人心中一致的标靶。

第二点,邢岫烟和薛蝌尚未成婚,依附薛宝钗居住名不正言不顺。

史湘云想的道理,特别天真简单:我能跟着宝姐姐住,你为什么不能?

从亲属血缘的角度来说,史湘云是贾母娘家的孩子,跟贾母儿媳妇王夫人的姐妹的孩子薛宝钗,几乎是八竿子打不着;但大家感情好,她就可以跟着薛宝钗住在蘅芜苑。

按照这个逻辑,邢岫烟自然也可以搬来同住。

更何况,邢岫烟是未来的薛家儿媳妇,更应该趁早搬来和薛家姑娘一起住。

事实上,大观园里哪个姑娘都可以和薛宝钗一起住,唯独只有邢岫烟不行。

正因为邢岫烟是定下亲事的未来的薛宝钗弟媳妇,所以才更加要讲究礼法、规矩。

薛家虽然不是贾府、王府这样的官宦世家,但要遵守的封建礼教规矩一条也不少。

未过门的弟媳妇,偶尔跟着未出阁的大姑子一起玩耍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大观园里集体活动多),不用避讳。

但倘若让邢岫烟跟随薛宝钗一同居住,则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有违礼数的奇怪举动。

史湘云的一腔义愤,并不能真正帮助邢岫烟。

但史湘云这份真心实意的热心肠,倘若邢岫烟知晓,一定会分外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