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邹伯奇 的故事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教授莫欧礼:我曾提出,邹伯奇是中国发明摄影术的人,虽然不是人人都赞同这个观点。邹伯奇之所以向同时代介绍摄影,我猜想,是他洞察到了自己生活的时代有深刻变化,毕竟那是伟大发明不断涌现的时代。怀海特(Alfred Whitehead,1861—1947)提出,19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是掌握了发明的方法。我认为邹伯奇是中国较早觉察到这点的人。

据传邹伯奇发明的照相机

我注意到邹伯奇,首先是因为他参与摄影活动之早。他是一位理论家,生活在南海,没有自己的摄影室,但有一台照相机。他曾提出照相机对绘制地图有帮助,但没说具体怎么操作。他对各种科学仪器有浓厚兴趣,一幅存世的照片拍的是他使用六分仪测量太阳,算是中国科学家投身西方科学体系的一幅影像,也许还是最早的一幅。与这种现代的、都市的自我表达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邹伯奇题自己相片的诗《自照遗真》:“平常容貌古,通套布衣新。自照原无意,呼之有如神。”这首古体诗所抒发的情感与其他晚清文人甚至更早时期文人们(通常是男性)自题在肖像画上的字联系起来。

邹伯奇自拍照

邹伯奇是摄影这个人类历史上首个全球性媒介的阐发者(interpreter),这是他的重要意义所在。摄影在全球的传播(一开始只有富有群体负担得起)激起了不同的社会反响,尤其在美国、巴西、中国、欧洲等地。摄影的早期观察者使用现成词汇来描述这项伟大的新事物,这些词汇来自他们所熟悉的科学、艺术词汇库,来自他们惯常看待世界的方式、寻常的情感和社会常识。但新事物要求新语汇,他们也发明创新。邹伯奇使用了“影”这个普通的词,意思是绘画或图像,但他用“影”发明了新词汇“摄影”,我没见到早于他使用这个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