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释虚云 资料

近代中国,中原大战,外敌进兵;神州阔土之上狼烟四起,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为探寻救国救民之道,诸子学说及各路开放新思想再次百家争鸣。禅宗,一直是传统思想教派中的领衔,与儒、道两家共执天下学说之牛耳。

但是自清末而始,步步开放的思想革命大潮中,禅宗佛门却也随着受到极大冲击的传统思想教派,步步势微,大有日薄西山之景。然而在这一时期,佛门却诞生了一位扭转乾坤的大德高僧:他自青年起,弃儒学释,苦修一生,竟历经四朝五帝;

浩浩百年间,授道九州,传法十五道场,肩扛禅宗,重兴六大祖庭;法嗣八方,信众百万,佛法精深,能以一身兼承禅宗五派,连现如今法度众生的一诚长老和传印长老都是他座下弟子;这位普渡世人的“肉身罗汉”就是释虚云老和尚。

由于虚云老和尚实在是世间罕有的长寿高僧,经史学者们对他准确的生辰尚无有板上钉钉的定论,只是姑且相信他生于大清同治初年,即是十九世纪七十年代。

虚云老和尚出家前俗姓萧名古岩,字德清,别号幻游,虚云这个法名还是他学佛年久,自老年开始,人们称呼的法号。虚云老和尚生于,福建泉州,原籍在湖南,俗世家世是个富庶的商贾世家。

当时还叫俗名萧古岩的虚云出生时,由于胎样有异,胎盘裹附在身上,形如肉团;因生产而流血的生母受了惊吓,竟撒手人寰,于是出生即丧母的虚云,就由庶母带大。

年幼时,虚云被俗家父亲送到乡里私塾,研学儒术,指望着能让虚云日后考取功名。后来虚云看破红尘,无心恋世,就在成年后离湘入闽,十九岁时在福建鼓山涌泉寺剃度出家,拜常开老人为师,就此开始了他那长达一个世纪的佛门修行。

时至今日,当初的大德禅师已然坐化圆寂,往生极乐;虚云老和尚不在了,但是他的讲义和法理仍然流芳百世,亘古长存。

不过,万众信徒皆在追捧虚云老和尚的佛经解注和教义讲解,却少有人注意到了虚云老和尚往生前留下的遗言开示;将之反复久读之后,就会发现,漫漫人生路,时光长短,唯心所造,虚云老禅师的遗言,真切地令读懂的人,受益一生。

“时光长短,唯心所造,一切苦乐,随境所迁”这句话是虚云老和尚遗言通篇的点睛之笔,按字句解释来看:时间光阴是漫长还是短暂,要看一个人的心境对他/她的影响;眼前一时间所感受的苦楚或是喜乐,随着一个人身心境界的变化,也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变迁。

确实如此啊,生命的无常,就在于它完全无法预知未知的将来,亦无法更改既定的过去,而随着时间的掠过,对生命的认知和对人生的感悟又会截然不同。

其实这句话的真正用意就是通过论述度过时间的感受和心境的关系以及境界变化对品味人生苦乐的影响,进一步来提醒读者,想要在生命的无常和时光的黑洞中取得释放和解脱,就要时刻都抓紧修行,伏心明志了觉悟。这句话看似是虚云老禅师自己对人生的感慨,实则,其实是对俗世众生的勉励。

就如当初,虚云老和尚尚未出家时,表露出了遁入空门的意思,受到了来自全家的反对和父亲的百般责难。为了阻挠他出家,甚至将他软禁,包办了两房夫人,妄图绝了虚云的禅心。

然而虚云没有恼怒,没有愤懑命运阻挠连出家都不得遂愿的苦楚,反而与两位夫人同居不同房,久而久之甚至将两位夫人发展成吃斋礼佛的信众,这等坚韧却又淡然的禅心,何其难得;后来初入佛门时还要躲避父亲的“追捕”藏进野地岩洞,历尽千难。

时间久了,终于如愿地能自由地修行,这个时候的虚云和尚又陷入了禅心不升华,佛法不精进的难题,为此,苦修多年,行脚多年,仍然无果······一桩桩,一件件,虚云老和尚修禅路上波折不断,坎坷不停。

可虚云和尚的作为正是如他这句“时光长短,唯心所造;一切苦乐,随境所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坚持着自己的本心,不断地精进着禅心。

人的生命有限,生死演替,自然规律;但是在修行上有所造诣的人,可将生命的无常变化置之度外,探寻自己生命以外的真谛,然而即便生命能够置之度外,但生生不息的生命所带来的因果却不可以产生丝毫的误差。

一个人身死魂消,可是他/她在世一场所留下的精神的遗产及这份精神遗产所带来的影响却仍然在默默地影响着整个世界因果轮转的运行,禅宗讲人死灯灭,却也说“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

随着人的生命进行就会产生因与果,人的精神意识就会附带着“业”的力量,这股业力随着起始的“因”向终末的“果”流转,有因必有果,善因得善果,恶因讨恶报,旧的生命逝去,新的生命又开始了。

但是两者间牵连的因果业力却不会相差毫厘,众生在这样无尽的轮回之中,往往找不到真正的内心的解脱,因此,我们要畏惧因果,多修善业,修的念头清净,修得念头通达,才能得到最根本的解脱,这样讲,说起来有些封建迷信的意味,但是本质,却是劝人向善,善待世间万物。

虚云老和尚一生一衲、一杖、一笠、一钟行遍天下,由自度而度人。于一九五九年农历九月十二日示寂,世寿一百二十岁,戒腊一百零一,传法一生,无愧大德高僧,修行一生,无愧终身功德!

文/斋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