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陈宝琛 历史故事

1912年2月12日,在袁世凯的提议下,隆裕太后颁布了《退位诏书》,大清国、也是封建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溥仪宣布退位,大清在延绵270余年后正式灭亡。

树倒猢狲散,曾经将忠心耿耿说的义正言辞的那些权贵大臣一哄而散,留下失落的隆裕、年幼的宣统、以及空荡荡的紫禁城。这也难怪,因为不管他们愿意与否,大清灭亡的事实都已经发生,他们需要适应新的时局。

难道当时就没有大清的忠实遗臣吗?不,传承数千年的儒家思想还是熏陶了一部分人。在这些人心中,“忠君爱国”并不是口号,而是判定一个人道德风尚的标准,他们必须遵从。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个人十分值得我们尊敬,一个是梁鼎芬,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陈宝琛

梁鼎芬被誉为“晚清第一幕僚”,连胡林翼等人也自叹不如。他常年跟随张之洞,为张之洞的崛起立下汗马功劳。后来,在张之洞的举荐下才开始做官。梁鼎芬和陈宝琛最让人佩服的不是清朝健在时的所作所为,而是清朝灭亡后的“离奇行为”。

清朝历代帝王的寝陵都有绿化,可光绪的崇陵却没有。梁鼎芬为了给光绪的崇陵筹措买树的钱,整日游走于清朝遗臣、民国大员们的府地之间,有时还会赖在人家家里不走,最终,才有了现在的崇陵“十八罗汉松”。光绪这边刚完事,1916年,他又主动回到北京为年仅10岁的溥仪做师傅,还为溥仪写了《起居注》。临死前,梁鼎芬还给溥仪写了一封信,希望他能恢复大清江山梁鼎芬的赤胆忠心天地可鉴,但是,如果和陈宝琛比起来,还稍微有些差距

陈宝琛是福州人,同治七年的进士,因屡屡直言上谏遭到排挤,被罢官还乡。直到宣统元年(1909年),才在张之洞的举荐下回到京城,宣统三年开始担任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

大清灭亡后,65岁的陈宝琛依然孜孜不倦地教导溥仪,并用时常向他灌输卧薪尝胆、东山再起的复辟思想。他还主编了记载光绪生平的《德宗实录》,被溥仪加封为太傅。虽然当时溥仪的加封已经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一把年纪的陈宝琛还是很高兴。

后来溥仪被逼出宫、来到天津,陈宝琛依然无怨无悔地追随溥仪。对于溥仪来说,陈宝琛与他的关系已经超出了师生之情,溥仪的回忆录里更是将陈宝琛称为“唯一的灵魂和智囊”,也是最忠于自己、忠于大清的人

1927年,日本开始制定侵华方针,其中有一条就是扶植一个亲日政权,思来想去,日本人决定扶持被废多年的溥仪。当日本特务土匪原秘密来到天津,想将溥仪接到东北成立伪满洲政府时,陈宝琛极力反对,并一再提醒溥仪“郑孝胥不可信,若贸然从事,只怕去时容易回时难”,说到痛处陈宝琛老泪纵横

陈宝琛一直支持溥仪复辟,但是,当得知要和日本人合作时,他又竭力反对,这不但表示陈宝琛对日本人有着强烈的戒备,也说明陈宝琛在国家意义上是爱国的。

起初溥仪还是倾向于陈宝琛,但是,之后两人不断收到威胁信和恐吓电话。在这样的情况下,1931年11月,溥仪瞒着陈宝琛与郑孝胥等人一起前往东北。作为爱新觉罗后裔,可能溥仪有着自己的梦想,但也许,他也不愿看陈宝琛再受到骚扰。只是没想到,到了东北后,他就被关东军和郑孝胥软禁

溥仪不辞而别,陈宝琛欲哭无泪,由于担心溥仪在东北无依无靠,12月他就只身前往东北,在冲破郑孝胥的重重阻挠后,他又见到了溥仪。溥仪告诉他,日本人准备建立一个满洲国,将让他出任总统。陈宝琛依然劝他不要受了日本人的蛊惑:若非复辟以正统系,何以对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离别时,陈宝琛再三恳请溥仪保重身体,才依依惜别

1932年3月,日本发表“建国宣言”,溥仪在日本的扶持下闪亮登场,定都长春、年号大同。9月,已经85岁的陈宝琛再次拖着年迈之躯来到长春,他将早已写好的密折交给溥仪,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今窃见陛下以不赀(zi)之躯,为人所居为奇货,迫成不能进、不能退之局,而惟其所欲为,始则甘言逼挟,谓事可立成。既悟其诳矣,而经旬累月,恣为欺蒙

他是在劝导溥仪,既然已经看清日本人的用心,何必再错下去。只可惜此时的溥仪已经身不由己。

晚年的陈宝琛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民族是不能得罪的。他还拿陆秀夫来对比自己——求为陆秀夫而不可得,意思就是,我想像陆秀夫那样背着皇帝投海,可惜我做不到了。

1935年2月1日,陈宝琛在天津去世,享年87岁。人们在给他换洗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在他贴身内衣口袋中竟然藏着在长春时给溥仪那道密折的原稿,虽然已经陈旧,但读起来却依然让人伤神。

如果用现在的眼光去审视梁鼎芬和陈宝琛,他们绝对属于“螳臂当车”的人,因为在历史趋势面前他们依然寄希望于恢复清制,这是种愚昧,也是种迂腐。可是,对于他们二人,我们实在无法投以不屑的眼光,因为在他们迂腐的背后所影射的恰恰是人性中最崇高、最难能可贵的东西——忠诚!

有人可能将其称为“愚忠”,也许吧,但同样让人肃然起敬,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