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香菱 个人资料

那一次黛玉坐在山石上,听戏出神,几乎落泪。香菱从背后走来,击了她一下,黛玉直呼“你这个傻丫头”。香菱又拉着她的手,催她回家——脂砚斋评“恐石上冷”。

那个时候,“孟光还不曾接了鸿梁案”,黛玉与宝钗还不曾有后来的亲密,黛玉的心里还对宝钗设了防。我们竟然无从知晓,黛玉与香菱是何时相识、交好的。可是我们又丝毫不觉得突兀,那一天的一切是那样自然而然,顺理成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黛玉与香菱都是姑苏人氏,二人幼年的生活也有较高的相似度,都是家里的独女,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其出身相似,父母都不俗。同样的水土与家庭的熏陶,使她们具备美好的“根基”。

尽管那美好的时光匆匆逝去,她们都失了父母,远离家乡,可是两颗同样美好的心灵还是相遇了。哪怕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却也因为大观园,因为诗歌结下了深深的情意。

香菱的纯美,使她羡慕着雅女黛玉的才思,要拜她为师;黛玉的率真,使她欣然应许,圆这孤女一个遥远的梦。

原来孤傲的林妹妹是外冷内热、循循善诱的林妹妹:她给她讲解作诗的基础知识,给她留作业,给她荐书——她照亮了香菱心中那盏将熄的灯。

原来“呆”香菱是矢志不渝、勤奋刻苦的香菱:她搜心挖胆,废寝忘食,终于吟成好诗——她还黛玉以温柔和信任。

香菱纯然的一点呆气,与黛玉高洁的一点痴情,相得益彰,相映成趣。香菱爱慕着大观园,她更向往着诗歌。若不是童年的飞来横祸,她会在自家园子里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她那恬淡脱俗的父亲会亲自教授她诗文。

可叹人有旦夕祸福,幼年的幸福早已是前尘往事,她已俱忘记。只是她经历的那些苦难,竟然丝毫不能折损她的高贵,那与生俱来的美好使她对未来仍然怀有一丝不死的憧憬——那就是诗。

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的诗,也不知道她是怎样爱上的诗。薛蟠的妾——这个身份使她还不如丫鬟,丫鬟好歹还能随小姐出入大观园,能在小姐身旁看她们吟诗作对。薛蟠之俗,俗不可耐;宝钗虽雅,却以针黹女红为本分,难以请教。香菱“慕雅女”的心思,大概是一个生命对美的本能的追求与渴望。

不得不说,呆霸王的出行竟是成全了香菱。宝钗的表现也实属难得——她知道香菱心里爱慕着大观园,便携她同住。虽然,她并不理解香菱对诗的热爱,可是她带香菱进园就是对香菱最大的成全。有人说,世间最好的善良都是不动声色的。我说,宝钗对香菱的成全便是这样一种善良,堪比冬天的阳光。

“精华欲掩料应难”,香菱的光彩就如同那皎洁的月光。“影自娟娟魄自寒”,对于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灵魂,黛玉是无法拒绝的,因为她同样敏感。曾经,对于世俗的团圆与相聚,她有着本能的抗拒:既然终究是要离散的,何苦还要相聚呢?为了不看落花流泪,她拒绝了花开的绚烂。可是当香菱走向她,亲近她,向她寻求帮助时,她内心的一朵花就悄然绽放了。

那花儿的芳香,弥漫在大观园的上空,芬芳了一个季节。

诗歌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香菱对诗的渴求,是不死的灵魂的呐喊,是对生命的叩问。苦难使她将父母家乡一并忘怀,却无法使她泯灭了美与善。黛玉对香菱的无私,是对美的接纳与欣赏,她与宝玉一样,不忍见香菱落入“俗”套,她要在精神上做香菱的引路人。回家的路即使在梦中也迷失了,可是精神的回归却藏在诗歌之中。

香菱吟咏的月亮里有她自己的影子。她的心灵就如同天上的月亮一样皎洁纯白。她永远是笑嘻嘻的,就像月亮洒下的光辉,那份静美恬淡让人心生怜爱。“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这样的感喟李商隐也曾经发出过,“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虽然,香菱的未来是早已被写定了的悲剧,“香魂返故乡”也是不可挽回的命运的溃败,可是这学诗的经历却极大程度地丰富了她的生命历程。正是因为有了这段大观园作诗的时日,才使得她破败的人生里有了值得骄傲的光彩,即使她的生命完结,也将留下一段记忆,证明她曾经在诗歌的殿堂漫步过。

她没有辜负她的美好与纯真,她短暂的不可多得的幸福时光里,除了大观园的繁花似锦,更有黛玉带给她的清雅与诗香。如果没有黛玉,即使香菱随宝钗进了大观园,她也没有机会成为她自己——宝钗是不会教香菱作诗的。黛玉的存在,点亮了香菱的诗意人生,就像流星在天际划过,虽然短暂,亦是永恒。

而黛玉,她的“泪尽而逝”是不可逆转的结局,在悲剧尚未到来之时,她还活着,哪怕是忧伤都如此优雅。香菱学诗之时,黛玉已与宝钗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风雨交加的秋天,她们“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香菱的加入,使黛玉的生命愈加光彩照人起来。生活不止爱情一件事,友人也不止宝钗一个——潇湘馆的鹦鹉吟诗时代结束了,黛玉教的,可是“精华欲掩料应难” 的香菱啊!

她们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亦是生命的一点慈悲。两个孤苦的灵魂,会互相吸引,两个美好的灵魂,会彼此靠近。诗,是载体,是外在表现形式。作者对香菱的钟爱在于他不忍明珠暗投,哪怕香菱惨淡的人生里只剩下最后一丝希望,他也要让她显现那最后的光华。而黛玉,恰恰如同一道光,照亮了香菱的世界。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