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龄官 历史故事

我一直认为贾元春省亲当晚所说,皇宫是见不得人的地方,是一种矫情,是一种变相的炫耀。直到看懂戏子龄官两次拒演后才明白贾元春在皇帝后宫生活的苦。

01

龄官第一次拒演发生在省亲当晚。

贵妃省亲,除了吃吃喝喝还要有精神和文化上的享受,在那个时代就是听戏。贾府为此还专门花五万两购买戏子、购买戏服和所需之物。

省亲当晚,戏子们唱戏过后,有个太监拿着一盘糕点进来,问谁是龄官?贾蔷便知是赐龄官之物,忙龄官叩头。太监传贾元春口谕,让她再唱两出,贾蔷忙命龄官唱《游园》、《惊梦》。龄官执意不从,而是唱了《相约》《相骂》二出。

龄官此举没有直接拒绝贾元春,但是拒绝了代表贾元春的贾蔷。

没想到听完戏文后贾元春为高兴,命“不可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 ”,还额外赏了两匹宫缎、两个荷包皮并金银锞子、食物之类的东西。

龄官得到贾元春的赏识,主要是因为戏唱的好。

其实除了唱的好之外,最主要龄官扮相好。龄官是女孩,但在戏台上她却是小旦角色——假扮男人。她的说学逗唱、一言一行都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模样。贾元春喜欢听,喜欢她这个角色,是因为她喜欢扮演的男人,喜欢那些戏文男人对女人说的话。本质上是她内心里渴望被男人重视,而这个男人就是皇帝。

02

龄官第二次拒发生在皇宫内。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贾宝玉听人说龄官唱红好听,便到梨香院找龄官让她唱戏。

贾宝玉到梨香院后,见龄官独自倒在枕上,见他进来,纹风不动。贾宝玉在她身旁坐下,央她起来唱《袅晴丝》。龄官见他坐下,忙抬身起来,正色说道:“嗓子哑了。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有唱呢。”

龄官的话透露,贾元春传戏班进宫里给她唱戏。要求一定会如省亲当晚所听的一样,让龄官女扮男装,唱那种男人追求女人的戏文。

贾元春想听这种戏的背后,其实是渴望得到皇帝的重视。现实中得不到的,通过戏文来安慰自己、排解内心愁绪是很正常的做法。

03

贾元春渴望被皇帝重视的背后,其实是她宫内艰难生活的真实写照。

两个太监到贾府里要钱的举动更深刻的说明了这一点。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旺儿媳妇在为自己儿子娶彩霞之事,向王熙凤和贾琏求情时,有人报告,宫里来了小太监。原文如下:

一语未了,人回:“夏太监打发了一个小内家来说话。”贾琏听了,忙皱眉道:“又是什么话?一年他们也搬够了。”

王熙凤马上明白小太监的来意,连忙让贾琏躲起来,自己应对小太监。

小太监到来之后,直截了当地说夏太监看中了一栋房子,少200两银子,让贾府借点钱救急,末了还强调说,以前借的1200两银子过几天就给送过来。

王熙凤让平儿拿了拿出两个金项圈,当了两银子将小太监打发走之后,贾琏出来了,笑着说:笑道:“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凤姐笑道:“刚说着,就来了一股子。”贾琏道:“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的地方儿多着呢。这会子再发个三五万的财就好了!

贾琏的苦恼从侧面深刻地表明贾元春在宫中的难处。

04

没钱就没实力。

贾元春受不到皇帝的恩宠,一个普通的贵妃在在宫内生活,只能借助于娘家的力量。

王熙凤向旺儿媳妇曾经说过自己的一个梦: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她作什么,她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她是那一位娘娘,她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她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

王熙凤的梦其实是一种暗示,表明贾元春在皇宫不仅仅没受到重视,还被人欺负。

一个戏子敢拒演,一百匹锦缎有人来抢,两个太监到贾府里吃拿卡要,这些事情的背后,就是贾元春在宫内艰难度日的真实写照。

声明:本文资料重点引自《乾隆庚辰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胡适藏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郑振铎藏本》【文/小涵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