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人物 > 文章详情页

龚自珍 个人档案

1860年10月,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一把火烧毁了这座“万园之园”,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事后,出现了一种说法,是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带领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的。在好几种野史里,都有这个记载。

《清朝野史大观》载:“庚申之役,英以师船入京,焚圆明园,半伦实与同往。半伦单骑先入,取金玉重器而归。”

《圆明园残毁考》中说:“所以焚掠圆明园者,因有龚半伦为引导。半伦名橙,自珍子,为人好大言,放荡不羁,窘于京师,辗转至上海,为英领事纪室。及英兵北犯,龚为向导曰:’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及京师陷,故英法兵直趋圆明园。”

《孽海花闲话》中载:“英使(威妥玛)在礼部大堂议和时,龚橙亦列席,百般刁难,恭王(奕訢)大不堪,曰:龚橙世受国恩,奈何为虎象翼耶?龚厉声说:吾父不得官翰林,吾贫至糊口于外人,吾家何受恩之有?恭王瞠目望天,不能语。”

这些记载有鼻子有眼,细节逼真。那么,龚半伦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龚半伦,原名龚橙,字孝棋,又名孝拱,晚年号半伦,著名诗人龚自珍的长子。

龚自珍是晚清著名诗人,才华横溢。但是,他仕途不顺,1829年(道光九年)考中进士,但是在殿试中过于激进,触怒了曹振镛等考官,被排在三甲第十九名,没能进入翰林院,只是被任命为内阁中书。1839年(道光十九年)初,由于龚自珍屡屡上书揭露朝廷时弊,触怒了当朝官僚。加之他和上司相处不愉快,便辞职回到老家。后来在江苏丹阳的云阳书院当教师。但是没过几个月就暴病身亡了。

龚自珍在京期间,龚半伦也随父亲在京城。这段时间,他学习了满文、蒙古文、唐古特(青藏地区及藏族)文等文字,语言天赋极高。

龚家藏书富甲江浙,所以龚半伦自小就特别爱读书,读了很多书籍。史书上说他“凡藏书无所不读,为学治博无涯”。但是,龚半伦为人放荡不羁,性格孤僻,寡言少语。参加科举考试,考了几次都没能考中。

父亲龚自珍死后,龚半伦前往上海。由于他精通英语、法语等外语,偶然机会,他结识了在上海海关税务司工作的英国人威妥玛,深得威妥玛的赏识,聘用他担任幕僚,从此两人交往密切。后来,威妥玛担任英国全权专使额尔金的翻译,龚半伦也跟随额尔金一行人前往北京。

火烧圆明园后,龚半伦回到上海。他本是个读书人,不善经营,加之他狂放不羁,日子越过越穷。最后到了不得不售卖藏书度日的地步。

李鸿章在上海时,曾“怜其才,哀其贫”,每月派人送给他二百两银子。一些野史上说,他拿着这笔钱吃喝嫖赌,很快就 败光了。

至于龚半伦到底有没有为英法联军引路烧毁圆明园,现在历史学家也没有定论。而那些有鼻子有眼的野史,到底有多少是可信的,也很难说。由于他是威妥玛的幕僚,当时又北京,即使他没有领路,只要有一点点风声,当时的舆论也不会放过他。难怪会有如此多的野史笔记记述这件事。

龚半伦这个人是有性格缺陷的。他之所以自号“半伦”,是说,自古有五伦,也就是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而他这些都不尊崇,“无君、无父”,只爱自己的一个小妾,算是在夫妻之伦中占了一半,因此便自号“半伦”。

晚年居住上海期间,他和原配妻子同在一城,但是十年不见面。他的两个儿子偶尔来看他,经常被他一顿臭骂。渐渐地,儿子们也不再同他往来。他的弟弟对他恨之入骨,根本不同他往来,形同陌路。

1870年,龚半伦在上海去世,身边连一个看望他的亲人都没有,他就在孤寂中一睡不醒。而他的那些文稿,也没能传世,至今难见踪迹。